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form id="nfdm4"></form>
    <wbr id="nfdm4"><legend id="nfdm4"></legend></wbr>
  • <nav id="nfdm4"></nav>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視頻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招聘小品編劇
    欄目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重點推薦劇本
    醫師節抗疫感人小品劇本《情系武
    衛生院醫生小品劇本《夕陽紅》
    警察教大家防拐賣兒童小品劇本《
    網絡警察小品,網警小品劇本《不信
    適合小學生表演的課本劇劇本《自
    超市三句半臺詞劇本《真情超市》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超市三句半臺詞劇本《真情超市》
    優秀黨員小品劇本《我是黨員》
    關于修路解決拆遷房屋征收土地小品
    公司發展成長歷程年會節目情景劇劇
    憲法朗誦稿子,憲法詩歌《新憲法》
    高速公路服務區加油站年會小品劇本
    全國人民萬眾一心戰勝疫情劇本《我
    醫院醫患關系音樂劇劇本《我愿意為
    二十大同心共圓中國夢小品(我心中的
    建筑公司項目部年會情景劇劇本《加
    主播帶貨搞笑小品,直播帶貨小品劇本
    記者調查三農小品劇本(真假調查)
    關于去醫院打新冠疫苗小品《接種疫
    公務員廉潔自律小品劇本《廉潔家訪
    眼科小品劇本(醫路有你)
    村鎮基層干部如何搞好群眾關系小品
    家庭教育情景劇劇本,親子矛盾情景劇
    宣傳職業技術學校三句半劇本臺詞《
    油氣田搞笑小品《HSE監督員》
    適合重陽節表演勸老人打新冠疫苗小
    適合國慶節表演以抗疫為主題的小品
    改善人居環境詩朗誦《人居環境我最
    關于稅務局打擊偷稅漏稅開假發票小
    銀行服務小品劇本,關于宣傳銀行小品
    護林員小品,林長制小品劇本《熊大護
    關于拆遷鄉村振興小品劇本《鄉村美
    經典小品笑死人不償命,能笑死人的小
    炭纖維新型技術發展快板臺詞《科技
    健康扶貧的醫院小品劇本《好人好夢
    建筑工地施工小品劇本《你最偉大》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 搞笑短視頻段子 > 網絡短劇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短劇劇本-搞笑短視頻段子   會員:zhrfa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2/10/17 5:29:27     最新修改:2022/10/17 9:22:34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欄目短劇劇本名:《網絡短劇》
    (原創劇本網)作者:張榮發
    中國國際劇本網短劇創作室專業代寫各種欄目情景劇、電視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網絡短劇

     

                                      目錄

         

     

    1. 高人
    2. 相親
    3. 酒鬼
    4. “醋”女
    5. 小強與小偷
    6. 城管與小販
    7. 宅男與女傭
    8. 戰士與軍犬
    9. 賣假者新生
    10. 離奇的案件

     

     

     

     

     

     

     

     

     

     

     

     

     

     

     

     

                                 高人

     

         主要人物:

                馬局長   男   

                高科長   男   

              

          劇情:

    縣醫院病房

    馬局長年輕的妻子得了一種怪病,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昏迷不醒。

    馬局長苦著臉,守護在病床前,呼喚著妻子:老婆,你醒醒,你醒醒呀!

    然而,不管馬局長怎么呼叫,妻子就是不醒。

    幾位科長走進病房,他們有的提著水果,營養品,有的手捧鮮花前來看望馬局長的妻子。

    王科長問馬局長:馬局長,夫人的病怎樣?我們幾位科長十分關心夫人的病情,特來看望夫人,祝她早日康復!

    趙科長說道:馬局長,聽說嫂夫人一直昏迷不醒,嫂子得是什么?

    馬局長愁眉苦臉,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

    張科長說道:局長,您別發愁,要注意你自己的身體。

    揚科長說道:是呀,局座,您自己的身體也很重要,您要多保重,別太難過了,嫂夫人的病會好起來的。

    馬局長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大聲吼道:你們來干什么?還帶著大包小包,你們是什么意思?

    王科長忙說:局長,我們來沒別的意思,只是關心嫂夫人的病情,來看望她。

    馬局長怒道:誰要你們關心,誰要你們來看望?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跑到醫院里來,違反工作紀律,不像話!你們統統給我回去,深刻檢查!

    趙科長連忙說道:局座,你別生氣,別發火,我們這就回去上班,你息怒,你息怒。

    幾個科長連忙退出病房。

    馬局長叫道:把你們帶來的東西統統拿走!

    科長們頭也不回跑走了。

    馬局長拿起科長們帶來的水果、營養品、鮮花等東西扔出病房,叫道:不像話,太不像話!

     

    病房陽臺上

    馬局長坐在病房陽臺上的椅子上,愁眉苦臉抽著香煙。

    馬局長的手機響了,馬局長掏出手機,沒好氣地:誰呀?

    手機里一個男子的聲音:馬局長,我是高人,高科長。

    馬局長:高科長呀,有事嗎?

    電話里,高科長:局長,最近我工作很忙,事情很多,沒時間前來看望嫂夫人,請您見涼。

    馬局長:高科長,你做得對,要以工作為重,F在有些人名義上是關心領導,實際上是想得到領導的好感,將來好往上爬。我對這樣的人最反感!這是嚴重的不正之風!像你這樣,以工作為重,做好本職工作,這才是好干部。

    高科長:感謝局長的理解和鼓勵。局長,嫂子的病怎樣?

    馬局長嘆了口氣:唉,還是那樣,去過很多醫院,就是治不好,一直昏迷不醒。

    高科長:局長,我通過關系請到一個有名專家,專治各種疑難雜癥,包括一直昏迷不醒。這個專家很難請到,據說這個專家專門給中央領導看病,一般的病人他是不看的。我把嫂夫人的病情給那位專家說了,他說沒問題,保證藥到病除,只是出診費高些。

    馬局長:要多少錢?

    高科長:一萬。

    馬局長:沒問題,明天我把錢給你。

    高科長:你不用給了,我已經把一萬塊錢給了那個專家,明天他就來給嫂夫人看病。

    馬局長興奮地:明天就能來?

    高科長:對,明天上午十點,我帶著那位專家來醫院。

    馬局長:好!我期待!

     

    病房里

    高科長領著一個白發銀鬚,手拄拐杖的老專家來到病房。

    馬局長熱情迎接。

    老專家坐在病床旁,給馬局長妻子把脈。

    老專家地盯著馬局長的妻子問道:夫人很漂亮,今年青青幾何?

    馬局長沒明白老專家問什么:老專家,你問什么?

    一旁的高科長說道:老專家問嫂子今年多大歲數?

    馬局長答道:二十五歲。

    老專家問:局長今年高壽?

    馬局長回答:五十五歲。

    老專家嘆道:年齡相差三十歲,難得,難得。

    高科長在一旁說道:馬局長是二婚,老夫少妻。

    老專家連連點頭:好呀!好呀!

    把完脈,老專家說道:夫人是邪火攻心,鬼迷心竅,所以才昏迷不醒。我研制了一種特效藥,專治這種疑難雜癥,效果不錯,只是藥費高一些。

    高科長在一旁說道:錢不是問題,不差錢,只要能把嫂夫人的病治好,化多少錢都沒問題。

    老專家:高科長,明天你帶上錢,到我診所來取藥。

    高科長:要帶多少錢?

    老專家:不要多帶,帶上十萬就夠了。

    高科長:沒問題,明天我一大早就去。

    老專家:馬局長,我就告辭了,請你放心,保證藥到病除,你夫人一定會更加年輕漂亮。

    馬局長連連道謝,把老專家送出病房。

    馬局長握住高科長的手,感動地:高科長,只有你了解我此時的需求,你真是高人,是我肚子里的迴蟲!

    高科長謙遜地:局長過獎。我還不行,還有很大的差距,我還做得很不夠。局長,你放心,我會繼續努力,做得更好。

    馬局長:好!我期待!

     

    馬局長辦公室

    馬局長正在批閱文件。

    敲門聲。

    馬局長埋頭批文:誰呀?

    門外:我,高人。

    馬局長仍就頭也沒抬:高科長呀,有事嗎?

    門外,高科長:局長,有重要事情。

    馬局長抬起頭:有重要亊情?那進來說吧!

    高科長推門走進辦公室。

    馬局長仍就低頭批文件:高科長,什么亊?坐下說。

    高科長在馬局長對面坐下:局長,你兒子不是今年初中畢業想上重點高中嗎?

    馬局長猛地抬起頭:對呀!這是我家的一件大事,關系我兒子的前途!這些天為正為這事犯愁呢!

    高科長:局座,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兒子上重點高中的事解決了!

    馬局長有點不相信:解決了?怎么解決的?

    高科長:我和重點高中的校長是老朋友,老交情。我把您和您兒子的情況和校長說了,校長說,沒問題,只要他一批就行。

    馬局長驚喜:真的?

    高科長:板上釘釘!

    馬局長走過來握住高科長的手,感嘆道:高人呀高人,你真是高素質的人才呀!我沒看錯你,好好干,將來一定大有前途。

    高科長感激地:感謝局長栽培!

    馬局長:我兒子什么時候能拿到重點高中的入學通知書?

    高科長:明天!

    馬局長:好,我期待!

     

    會議室

    墻上掛著會議標題:年終總結會

    馬局長誠懇地:同志們,一年來,本人努力工作,恪守職責,領導全局在各項工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也存在一些不足和問題。我誠懇地希望大家對我的工作提出意見,本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精神暢所欲言,我一定做到有則改為,無則加勉。下面請大家踴躍發言。

    會場鴉雀無聲,誰也不說話。

    馬局長為打破沉悶的局面,點名發言了。

    馬局長:王科長,你先說!

    局長點到自己,王科長只能說幾句:我先說幾句,拋磚引玉。一年來,馬局長忠實履行職責,積極努力工作,十分辛苦,我局的工作有聲有色,取得了很大的成績,這是有目共睹的亊實。希望馬局長再接再厲,在明年取得更大的成績。

    趙科長接著發言:我完全贊同王科長的意見。馬局長一年來,玩命工作,本來身體就不太好,身患多種疾病,但馬局長沒把這些病放在心上,仍就沒日沒夜的工作,給全局同志作了很好的表帥。希望馬局長明年繼續努力,使我局的工作再上一個新臺階!

    馬局長聽后不以為然:大家不要光說好聽的,希望大家多提寶貴意見,尖銳一點更好,以便我進一步改進。

    高科長清了清嗓子說道:我說幾句,供馬局長參考。我同意大家的發言,馬局長一年來所取得的成績我就不重復了,一句話,功勞卓著,成績斐然!但是…

    高科長停頓了一下,提高了嗓音:但是,人無完人,金無足赤,馬局長雖然優點很多,但缺點也很明顯,也存在嚴重的問題!

    馬局長為之一顫,在座的科長們也大為震驚。

    高科長激動地:馬局長最大的問題是,正如剛才大家所說的,太不注意身體了!馬局長身患高血壓、高血脂、動脈硬化、前列腺肥大等多種疾病,有的病還很嚴重,直接危及到生命安全,但馬局長根本不把這些病當回亊,仍就沒日沒夜地工作,經常忙到深夜才回家,嫂夫人對此意見大得很呢!馬局長這樣干下去怎么行?把身體搞垮了怎么辦?這不僅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也是對我們局不負責任,說嚴重點,也是對革命不負責任!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身體搞垮了,一切都免談!

    高科長喝了口水,站了起來,飽含深情,語重心長地:馬局長,你要認識到,身體搞垮了,不僅僅是你個人的損失,也是我們局的重大損失,也是革命亊業的重大損失!馬局長啊,千萬千萬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馬局長的眼睛濕潤了。

    全場響起了熱烈掌聲。

     

    綜合科辦公室

    李科長坐在辦公桌前埋頭工作。

    主任科員老何喝著茶,科員小趙在玩電腦。

    老何喝了口茶,問李科長:李科長,聽說高科長要當副局長了?

    李科長頭也沒抬,答道:有這么回事。

    老何問:憑什么提拔高科長當副局長?

    小趙停止玩電腦,問李科長:李科長,為什么不提拔您?

    李科長抬起頭,嘆了口氣:我不如人家高科長。

    老何:你怎么不如高科長?論品德、論能力、論資歷他都不如你,憑什么不提拔你而提拔他?

    李科長:高科長的能力比我強。

    老何:他哪方面能力比你強?

    小趙:我看高科長拍馬的能力要比李科長要強。

    李科長感嘆道:小趙說得對,我在這方面的能力確實不如高科長。

    老何:那你得好好向高科長學習,大力提高拍馬的能力啊。

    李科長笑了笑:我這個人很笨,學不了高科長。

    老何:那你就要當一輩子科長了。

    李科長:我這個人胸無大志,當個科長就行了。

    小趙:看來我得好好向高科長學習,否則,我就要當一輩子科員了。

    李科長和老何哈哈大笑。

     

    馬局長辦公室

    馬局長正埋頭批閱文件,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

    馬局長拿起電話:誰呀?

    電話里,馬局長兒子焦急的聲音:老爸,大事不好了!

    馬局長嚇了一跳:兒子,什么事不好了?

    兒子:我被重點高中除名了。

    馬局長吃了一驚:怎么回事?你犯了什么錯誤?

    兒子:重點高中的校長被抓起來了。

    馬局長:為什么被抓?

    兒子:犯了受賄罪。

    馬局長:校長受賄跟你有什么關系?

    兒子:我是你們局那個高科長化了二十萬買通了校長才進到重點高中的,校方說,我進到重點高中是違規的,要把我清除出去。

    馬局長:這個高人,辦亊一點也不牢靠,我就預感要出亊。

    兒子:還有一件更大的事。

    馬局長:還有什么大事?

    兒子:我后媽正在醫院搶救,怕不行了!

    馬局長大驚:什么?你媽不行了?怎么回亊?

    兒子:醫院的大夫說,我后媽吃的那個專家研制的藥中毒了,正在搶救。

    馬局長拍案而起,大聲吼道:姓高的,你辦的什么亊,你他媽的渾蛋!我要罷你的官,撤你的職!

    馬局長倒在椅子上。

     

                                                           

     

     

     

     

     

     

     

     

     

     

     

     

     

      

                   相親

     

         主要人物:

         老  王    男   退休職工 

         婚介女    女   婚介所老板娘

         肥  姐    女   婚介所應征女

         瘦  妹    女   婚介所應征女

     

         劇情:

         老王背著手,東張西望,左顧右盼,來到“夕陽”婚介所門前。

    老王欲走進“夕陽”婚介所,身上的手機響了。

    老王掏出手機,大聲地:喂,你找誰?

    電話里,一個女人的聲音:你是老王嗎?

    老王:我是老王,你是誰?

    女人的聲音:我是應召女郎!

    老王:應召女郎?什么應召女郎?你找我什么事?

    女人的聲音:你是不是要找對象?

    老王: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對象?

    女人的聲音:我不僅知道你要找對象,還知道你家的住址,你的手機號; 你的情況我都很清楚,你的年齡,你的身體狀況,你血壓多高、血脂多高、血糖多高,我都知道;還有你的收入多少,住房多大,我也知道;再有你結過幾次婚,屁鼓上有塊傷巴我都知道。

    老王喝道:住嘴!你怎么會知道我的情況?還知道這么詳細,你從那里弄到我的信息?

    女子的聲音:你別管我從哪里得到的信息,我們能個見面嗎?

    老王大聲地:見你個屁!亂彈琴!

    老王收起手機,欲進婚介所,手機又響了。

    老王接電話:你找誰?

    電話里一個男子的聲音:你是老王嗎?

    老王:我是!你找我什么事?

    男子的聲音:你是要找對象嗎?

    老王:我找對象關你屁事?

    男子的聲音:我媽想嫁給你,但要看你有多少遺產。

    老王:去你媽的!

    老王收起手機,憤怒地:怎么搞的?我要找對象的消息全世界都知道了!每天夜里要接十幾個電話,連覺都睡不成,真是亂彈琴!    

    老王走進婚介所,大聲地:有人嗎?

    婚介女扭著腰從里屋走了出來:來啦,來啦!

    老王:我是老王,你們婚介所約我來相親的。

    婚介女大喜:喲!你就老王,貴客,貴客,請進,請進!

    老王:你是婚介所的老板?

    婚介女:我是這兒的老板娘。不過,我們這兒不興叫老板娘,叫老板娘太俗氣,這兒的人都叫我“媽咪”,你就叫我“媽咪”吧!

    老王沖著婚介女叫道:媽咪!

    婚介女大聲應答道:噯!請坐,請坐!

    老王在沙發上坐下:老板娘媽咪,現在找老伴的多嗎?

          婚介女:多,多得很!現在找老伴老人越來越多,都想找個老伴一起睡覺。

    老王感嘆道:是呀,時代變了,老年人也要與時俱進了!

    婚介女:可不是嘛,現在有的老年人可時髦呢,還沒結婚就睡在一起了。

    老王驚奇地:什么?未婚同睡?這也太開放了吧,真是亂彈琴!

    婚介女笑道:你真是老“奧特”了!

    老王:什么“奧特”了?

    婚介女笑道:你落后了,沒有結婚就不能睡在一起?

    老王:這是違法行為!

    婚介女:哪條法律規定沒結婚就不能睡在一起?

    老王:婚姻法規定的。

    婚介女:婚姻法哪有這條規定?只要兩個人愿意,誰也管不著!

    老王:派出所不管?

    婚介女咯咯笑道:派出所管不過來。

    老王嘆道:這世道真的變了。這種情況要是在以前,派出所就會當流氓抓起來!

    婚介女:退休前你是干什么的?管什么亊?

    老王:保密。

    婚介女:喲,還保密?

    老王:退休前,我管的事多著呢!

    婚介女:你都管什么?

    老王: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間還要管空氣!

    婚介女:你還管空氣?你是怎么管的?現在PM2.5越來越嚴重,空氣越來越糟糕!

    老王:那不能怪我。

    婚介女:怪誰?

    老王:怪老天爺,怪老天爺不刮風。只要老天爺一刮風,什么霧霾,什么PM2.5,統統都刮跑了!

    婚介女:是呀,風能刮跑PM2.5,可刮來了沙塵暴!

              老王:老板娘媽咪,相親的人來了嗎?

    婚介女:著急呀?

    老王:著急,我都空巢多年了。

    婚介女:早就來了,都在這兒等你哩!

    老王:那就快把她們叫來。

    婚介女:是一個一個來,還是一塊來?

    老王:來了多少個?

    婚介女:多著哩,大約有一個加強班。

    老王:這么多?都是些什么樣的人?

    婚介女:品種齊全,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隨你挑,隨你選。

    老王:還有男的?

    婚介女:我怕你女的看不上,特地準備兩個男的做后補隊員。

    老王:男的不要!我又不是同性戀。

    婚介女:你看怎么見面?

    老王:還是一個一個來吧,一塊來我怕看花了眼。

    婚介女:好吧,一個一個來。

    婚介女一拍巴掌,大聲喊道:相親現在開始,請一號上場!

    在一陣鑼鼓聲中,一號應征女“肥姐”邁著大步,大搖大擺走上場。

    肥姐是個大胖子,足有二百來斤。肥姐搖搖晃晃朝老王走了過來。

    老王被這個胖女人驚呆了,站了起來:這么肥呀!體重有多少?

    肥姐沖著王老干大喝一聲:住嘴!

    老王嚇了一跳,跌坐在地上。

    肥姐一手扠腰,一手指著老王,氣洶洶地:你這個老頭一點規矩都不懂,那有一見面就問人家體重的?

    婚介女笑道:老王,和女士見面是不能問人家體重的,這樣很不禮貌。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女士叫肥姐。

    老王從地上爬起來,坐在沙發上:肥姐,確實肥!

    肥姐:我以前可苗條呢。后來,我嫁給了一個有錢的老公,天天猛吃猛喝,所以就發胖了。

    老王驚呀地:你有老公還來相親?

    肥姐:后來我那個老公又看上別的女的,所以我就把他開除了。

    婚介女:老王,你看這位肥姐怎樣?

    老王:我看見就害怕。

    肥姐:怕啥?我又不是老虎,別看我胖,我可溫柔呢。說著,坐在老王身邊。

    老王趕忙往沙發一端躲。

    肥姐:你躲啥,我又不會吃你。

    肥姐站起來,猛地坐在老王的腿上。

    老王一聲慘叫:哎喲!

    肥姐在老王的腿上蹾了幾下,問道:感覺怎么樣?

    老王慘叫:壓死我也!

    肥姐又在老王的腿上蹾了幾下:舒服嗎?

    老王連聲慘叫:壓死我也!壓死我也!你起來,快起來,我的骨頭都壓斷了,受不了啦!

    肥姐:讓我起來?行呀,拿紅包來!

    老王:什么紅包?

    肥姐:見面禮!

    老王:見面還要紅包?

    肥姐:當然,不能白見。

    老王:亂彈琴!

    肥姐:你給不給?

    老王:不給!

    肥姐又在老王的腿上蹾了幾下,老王又一陣慘叫:我的腿斷了!

    肥姐:給不給紅包?

    老王實在受不了,連聲說:給!給!

    肥姐:拿來!

    老王:多少?

    肥姐:一千!

    老王:這么多?能不能少點?

    肥姐:不講價,一分也不能少!

    老王:太多了,少點!

    肥姐又在老王腿上蹾了幾下,老王又一陣慘叫。

    肥姐:給多少?

    老王:一千,一千!

    肥姐:拿錢來!

    老王:你起來呀!

    肥姐站起來:差勁,經不起一點壓力。給錢!

    老王掏出錢包,一邊掏錢,一邊說道:太厲害,太厲害,骨頭都給你壓斷了。

    肥姐:你也太沒用了?禳c,給錢!

    老王拿出一千元。

    肥姐一把搶過錢:拿來吧!

    老王:你搶呀?

    肥姐一邊數錢,一邊說道:誰搶你的?是你自己情愿的。

    婚介女在一旁笑道:怎么樣,這位肥姐行嗎?

    老王連連擺手:不行!不行!太肥,太粗,太厲害,誰要娶了她做老婆,非得壓得成煎餅不可。受不了,實在受不了,不要,堅決不要!

    肥姐:你看不上我,我還看不上你呢。

    這時,老王的手機又響了。

    老王拿出手機,大聲問道:你是誰?

    電話里女子的聲音:我是應招女郎,咱們能不能見面談談?

    老王叫道:談你娘的屁!

    肥姐走過去,奪過老王的手機:手機不錯嘛,還是個時髦的,給我看看!

    老王欲奪回手機:你要干嘛?想搶手機呀?

    肥姐:誰要你的手機?我拿去玩會,一會兒還給你。

    肥姐說著,扭著大屁鼓,走進里屋。

    老王追上去:把手機還我!

    婚介女拉住老王:她又不走,過一會,她就會把手機還給你。咱們接著相親,你不喜歡胖的,我這兒有瘦的,有苗條的。

    老王:有苗條的?

    婚介女:有,什么樣的都有,都給你準備好了。

    老王:那就換一個苗條的看看。

    老王看了看手表:抓緊時間!

    婚介女:你的手表不錯,讓我看看!

    老王:干嗎?還想搶我的手表?

    婚介女:誰要你的破表?

    老王:破表?這是名表?禳c,把苗條的叫出來!

    婚介女一拍手:二號上場!

    在音樂聲中,二號應征者“瘦妹”邁著模特的步伐上場。

    “瘦妹”一位又瘦又高的女人,穿著時髦服裝,一扭一擺來到老王跟前。

    老王驚訝看著瘦女。

    婚介女:我來介紹,她叫瘦妹。怎么樣,這位不肥吧。

    老王:不肥,不肥!簡直是皮包骨頭。

    婚介女:她是一位模特,還是一位名模哩!

    老王:還是名模?名模怎么都像玉米桿?

    瘦妹不高興:誰是玉米桿?這是骨感美!

    老王不解:骨感美?啥叫骨感美?

    瘦妹:骨感美都不知道,真是土老冒!

    老王:你今年多大歲數?

    瘦妹推了一把老王:討厭,那有一見面就問人家年齡的?

    婚介女:你又不懂規矩了,見面不能問女士的年齡!

    老王不解:不知道女的年齡,怎么搞對象?

    婚介女:你真是土老冒,愛情是不管年齡的。

    老王:愛情不管年齡?

    婚介女:怎么樣?這位瘦妹你喜歡嗎?

    老王:我喜歡豐滿的,不喜歡骨感的。像她這個樣子,皮包骨頭,身上一點肉都沒有,摸上去會扎手。

    瘦妹:瞎說,一點也不扎手,不信你摸摸。說著,往老王身邊湊。

    老王連忙躲避,叫道:不要過來!我不干偷雞摸狗的亊!

    瘦妹:你以為我真讓你摸,你這只癩蛤蟆還想吃我的天鵝肉?

    老王很不高興:誰是癩蛤?你說話文明點!就你這付德性,讓我摸我都不摸!

    瘦妹雙手扠腰:你敢!你敢摸我?

    婚介女:好啦,好啦,別打嘴仗了,你看她怎樣?

    老王:我是來找老伴的,不是來找骨感的。

    婚介女:沒看上?

    老王堅決地:不行!

    婚介女:你也太難伺候了,肥了不行,瘦了不行。

    瘦妹:你看不上我,我還看不上你呢,死老頭!

    老王:你怎么罵人?

    瘦妹:就罵了,怎么啦?

    老王大怒:太沒教養了!

    瘦妹也怒了:你說誰沒教養?

    老王指著瘦妹:你!

    瘦妹沖上去:老娘今天就讓你嘗嘗沒教養的滋味!說著,揪住老王。

    老王大驚,掙脫瘦妹,大聲叫道:你要干什么?

    瘦妹又撲了上去,說道:今天我讓你知道老娘的厲害。

              老王躲避瘦妹,在屋里轉圈逃竄,瘦妹緊追老王。

     瘦妹撲上去,緊緊抱住老王,在老王身上亂摸。

    老王大叫:來人呀!救人呀!出人命呀!

    瘦妹從老王身上摸出錢包,放進自己的衣兜里。

    婚介女趕忙上來把他們拉開,喊道:別鬧了!

    瘦妹氣呼呼地指著老王:死老頭子,你摸我,占我的便宜!

    老王:胡說,是你樓著我,摸我,弄得我象觸了電似的,渾身發抖!

    婚介女:好了,不管你們誰摟著誰,誰摸誰,反正你們倆抱在一起了。

    瘦妹:拿錢來!

    老王:什么錢?

    瘦妹:你抱了我,摸了我,給我精神補償費!

    老王急了:你胡說八道!

    婚介女:你就給她錢吧!

    老王氣怒地:憑什么給她錢?她訛詐我!

    瘦妹:誰訛詐?是你對我非禮,對我進行性騷擾!

    老王氣壞了:亂彈琴!你污蔑我,我抗議!

    瘦妹:你抗議也沒用,媽咪作證,你對我耍流氓!

    老王:你血口噴人!

    瘦妹:你是個老流氓,我要報警,讓警察來抓你!

    老王矇了,一時不知說什么:你,你,無恥!卑鄙!

    婚介女在一旁說道:算了,算了,一點小事,別驚動警察。你就給她點錢算了。

    老王:不給!

    瘦妹:你給不給?

    老王:不給!

    瘦妹:你不給我就報警!

    婚介女:你就給她點錢,息事寧人吧!警察真要來了,你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呀!

    老王傻眼了。

    婚介女:這事要是宣揚出去,對你的形象很不利呀!

    老王沒轍了,無奈地:算我倒霉,你要多少錢?

    瘦妹:五千!

    老王:這么多?你這是宰人!

    瘦妹:五千!不給就報警!

    老王:我就帶了三千,剛才給了那個胖女人一千,就剩兩千了。

    婚介女:兩千就兩千吧,賣買不成仁義在,不打不相識,說不一定你們倆以后還會成一家子呢!

    老王:誰要她,誰就是冤大頭。說著,從口袋里掏錢包。

    老王發現錢包沒了,大叫:我的錢包呢?我的錢包沒了!

    老王問瘦妹:你剛才在我身上亂摸,是不是你偷走了我的錢包?

    瘦妹:你胡說,誰偷了你的錢包?

    老王:準是你剛才模我的時候把我的錢包偷走了。

    瘦妹:你放屁!你看見我拿了你的錢包嗎?你有什么證據?

    老王:我的錢包就在你身上,快拿出來,不然就搜!

    瘦妹:你想搜查我?還想模我?剛才你在我身上亂摸,還沒摸夠?你來呀,來,來摸老娘,我讓你摸個夠!

    老王氣得說不出話來:你,你,亂彈琴!

    婚介女:是呀,你說瘦女拿了你的錢包,你有什么證據?可不能冤枉好人呀!

    老王指著瘦女:就是她,就是她偷了我的錢包!

    瘦妹跳了起來:你胡說!

    婚介女:你的錢包沒了,我們管不著。瘦女的精神補償費你還是要給的。

    瘦妹叫道:對,給我精神補償費!

    老王:我的錢包沒了,我沒錢!

    瘦妹:不給錢,我跟你沒完!

    老王:我沒錢,你想怎辦?

    瘦妹:報警!

    老王:報警就報警,讓警察來搜查你!

    婚介女:我看這樣吧,你身上沒錢,就把手表壓在這兒,明天你把錢送來,再把手表還給你。

    老王:沒門!

    婚介女:我們不是要你的手表,是壓在這兒。

    老王:不行!

    婚介女:瘦妹,他既不給錢,又不壓手表,那就報警吧,讓警察來處理這起性騷擾流氓案,再通知報社電視臺,叫他們來采訪報道。

    瘦妹拿出手機:好,我這就報警!

    老王急了:別報警,別報警,我把手表給你。

    老王摘下手表:算我倒霉!

    瘦妹奪過手表,樂滋滋地一扭一擺走進里屋。

    老王:我倒了八輩子霉!碰到你們這幫騙子!

    婚介女:誰是騙子?你才是騙子!

    老王:我的手機呢?把手機還給我!

    婚介女:你的手機不是給了胖姐嘛!

    老王:誰給了她?你不是說她一會兒會還給我嗎?

    婚介女:胖姐早就走了!

    老王氣急敗壞地:什么?那胖女人跑了?你們合起伙來詐騙我!我饒不了你們!

    老王氣呼呼往外走。

    婚介女:這就走了?歡迎你再來!

    老王轉過身,憤怒地:你們等著!

    婚介女哈哈大笑。

    婚介女拍著巴掌:來呀!都出來!

    從里屋走出胖姐、瘦妹。

    婚介女:把戰利品都交出來!

    肥姐、瘦妹把錢、錢包、手機、手表交給婚介女。

    婚介女:今天的收獲不少。

    胖姐:這老頭,真傻!

    瘦妹:像這樣的老頭,宰他沒啇量!

    三人哈哈大笑。

    老王和著兩個警察走了進來。

    婚介女見警察來了,叫道:警察來了,快跑!從后門撤!

    婚介女、肥姐、瘦妹三人慌忙跑進里屋。

    老王大喊:追!

    老王和警察追進里屋。

    兩個警察押著婚介女、肥姐、瘦女走出婚介所。

    老王洋洋得意地:這就是詐騙犯的下場!

                                         

                                          

     

     

     

     

     

     

     

     

     

     

       酒鬼

     

           主要人物:

                酒鬼   男    某酒業公司營銷員

          

           劇情:

    人才招聘會

    人才招聘會上,人頭攢動。

    酒鬼來到一個酒業公司的招聘臺前,說道:我來應聘營銷員。

    招聘員看了一眼酒鬼,問道:姓名?

    酒仙答道:姓酒名鬼。

    招聘員驚訝地:你是酒鬼?

    酒鬼:在下就是酒鬼。

    招聘員:既然你是酒鬼,你的酒量一定不小吧?

    酒鬼笑道:白酒一口能唱一斤。

    招聘員驚愕地:白酒你一口能唱一斤?

    酒鬼:牛皮不是吹的,你不信,可以當場測試。

    招聘員拿出一瓶白酒:這是我們公司生產的八十八度的高度白酒,你有本事能一口喝了?

    酒鬼:沒問題!

    招聘員:你喝給我看看。

    酒鬼拿過白酒,打口瓶蓋,將瓶子放進嘴里,一會兒功夫,酒瓶子里的酒就沒了。

    招聘員目瞪口呆。

    酒鬼把空瓶子還給招聘員:空酒瓶還給你。

    招聘員當場決定:你被錄取了!

    酒鬼:這就錄取了?

    招聘員:錄取了,明天就來上班!

    酒鬼高興地:太好了!

     

    馬路上

    酒鬼搖搖晃晃從招聘會上出來要過馬路,走到馬路中間,倒在馬路上。

    躺在馬路上的酒鬼招來了許多圍觀的群眾。

    一個老者問酒鬼:你怎么啦?

    酒鬼:我在這兒休、休息一會。

    老者:你躺在馬路上休息?

    酒鬼:就休、休息一小會。

    老者:你喝多了吧?

    酒鬼:我沒、沒喝多,就喝、喝了一斤。

    老者:還沒喝多,說話都說不清楚了。

    一個年輕男子說道:你快起來吧,躺在馬路上有危險,還影響交通。

    酒鬼:我就躺、躺一會。

    老者叫道:快起來,汽車來了。

    酒鬼:什么汽、汽車?

    老者:小汽車。

    酒鬼:沒、沒關系,讓它從我、我身上壓過去。

    年輕男子:快起來,大車來了。

    酒鬼:什么大、大車?

    年輕男子:大卡車。

    酒鬼:大卡車,讓它從我、我身上壓過去。

    老者叫道:救火車來了!

    酒鬼蹭地從馬路上爬了起來。

    年輕男子問道:你起來干嗎?

    酒鬼說道:我、我不起來,救火車壓了白、白壓,壓死我了,你、你負責呀!

    酒鬼搖搖晃晃走出馬路。

    圍觀的人群一陣轟笑。

     

    公交車站

    酒鬼搖搖晃晃來到公交車站,看見一個漂亮女子便走了上去,喊道:老婆,你怎么在、在這兒?

    女子沒理酒鬼。

    酒鬼見女子不理自己,上前一把拉住女子:老婆,你怎么不、不理我?

    女子嚇了一跳,甩開酒鬼的手,叫道:誰是你老婆?

    酒鬼一把抱住女子:老、老婆,跟我回、回家。

    女子打了酒鬼一耳光,叫道:臭流氓!

    酒鬼摟著女子說道:我不是流、流氓,我是你老、老公。

    女子大叫:來人呀,抓流氓呀!

    女子掙脫酒鬼,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叫:抓流氓,抓流氓呀!

    酒鬼追了上去,一邊追,一邊喊:老、老婆,別、別跑,別跑呀!

    前面走來一個警察,女子跑到警察面前說道:警察同志,抓流氓呀!

    警察吃驚地:怎么回事?

    女子:一個男人追我,對我耍流氓。

    說話間,酒鬼追到警察面前,警察一把抓住酒鬼,喝道:你要干什么?

    酒鬼說道:追、追我老婆。

    警察:她是你老婆?

    女子忙說:我不是他老婆,我根本不認識他。

    酒鬼:她就是我老、老婆。

    警察見酒鬼的醉樣,問酒鬼:你喝多了吧?

    酒鬼:我沒、沒喝多,就喝、喝了一斤。

    警察:喝了一斤還不多?走,到派出所去!

     

    酒店包間里

    夜,包間里燈火輝煌。

    酒鬼正在宴請一位趙科長。

    餐桌上擺著豐盛的菜肴,酒鬼舉杯向趙科長敬酒:趙科長,我敬你,干杯!

    趙科長謙遜地:我的酒力不行。

    酒鬼:我敬酒,你隨意。

    酒鬼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坐在趙科長身邊的妖艷女子站了起來,給酒鬼倒滿酒,舉起酒杯說道:我代表趙科長敬你,祝你生意興!

    酒鬼:趙科長,這位漂亮妹妹是你什么人?是小三還是情人?

    趙科長:不不,她是我的助理。

    酒鬼哈哈大笑,舉起酒杯:美女助理,干杯!酒鬼和美女助理碰杯,倆人一飲而盡。

    酒鬼:趙科長,你們訂購酒的事怎樣?訂購多少?

    趙科長:這要看你給的回扣是多少?

    酒鬼伸出兩個指頭:我給你百分之二十。

    趙科長搖搖頭:二十太少,別的酒廠比你給的多。

    酒鬼:你要多少?

    趙科長伸出三個指頭。

    酒鬼:三十?

    趙科長:你要同意,我訂購一百箱。

    酒鬼一拍桌子:成交!

    趙科長:有個條件。

    酒鬼:什么條件?

    趙科長:你得先支付一萬元回扣。

    酒鬼:沒問題。

    趙科長:拿合同來。

    酒鬼拿出合同,與趙科長在合同上簽字。

    酒鬼將合同放進提包,又從提包里拿出一萬塊錢:趙科長,這是一萬元,等收到貨款后再給你余下的回扣。

    趙科長收起一萬元:好!助理,敬酒!

    女助理給酒鬼倒滿酒:為慶祝我們的生意成功,咱們喝杯成功酒!

    酒鬼:好呀,喝、喝成功酒。

    倆人一飲而盡。

    女助理走到酒鬼面前:為慶祝我們的成交,咱們喝杯交杯酒。

    酒鬼:喝、喝,喝交杯酒!

    倆人端著酒杯,胳膞勾在一起,一飲而盡。

    妖女又給酒鬼倒滿酒:來,咱們再喝杯感情酒。

    酒鬼哈哈大笑:喝、喝,喝感情酒!

    倆人一飲而盡。

    酒鬼舉起酒杯:趙、趙科長,我敬、敬你…。

    話還沒說完,酒鬼就倒在餈桌底下。

    趙科長:把合同拿走!

    妖女從酒鬼的提包里拿出合同。

    趙科長:快跑!

    趙科長和女助理跑出包廂。

     

    酒店洗浴中心

    酒鬼搖搖晃晃來到洗浴中心。

    酒鬼問服務員:男浴室在哪邊?

    服務員:往右拐。

    酒鬼一邊走,一邊念叨:往右拐,往右拐。

    酒鬼走到拐彎處卻往左邊拐去。

    酒鬼走進了女浴室。

    女浴室里一片驚叫。

    幾個女的把酒鬼推了出來,對酒鬼拳打腳踢:打,打這個臭流氓!

    酒鬼哇哇大叫:別打了,別打了,我不是流氓,我是來洗澡的!

    一個胖女子一腳踢到酒鬼下身要害處,酒鬼痛得倒在地上,大叫:出腳太狠了,我要報廢了!

     

    小區樓門前

    清晨,酒鬼躺在一幢住宅樓門前呼呼大睡。

    一個女子從樓門里走出來,看見樓門口躺著的酒鬼,嚇得大叫:來人呀!來人呀!樓門口有個死人!

    幾個男子從樓門里跑了出來,其中一個胖男子認識酒鬼,說道:這不是三號樓的酒鬼嗎。

    一個瘦男子說:怎么死在我們樓門口?快報警吧!

    胖男子走到酒鬼跟前,蹲下去看了看酒鬼:他沒死,他是睡著了。

    瘦男子:睡著了?他干嗎睡在我們樓門口?

    胖男子:估計昨天晚上喝多了。

    胖男了推了推酒鬼,酒鬼醒了,眼開眼,看見這么多人圍著他,說道:怎么啦?發生了什么事?

    胖男子:你怎么睡在我們樓門口?

    酒鬼莫明其妙:我不是睡在我家里嗎,怎么睡在你們樓門口?

    眾人大笑。

     

    馬路上

    中午,酒鬼和李科長喝完酒,搖搖晃晃從酒店出來。

    酒鬼對李科長說道:李科長,對不起,上次我遇到一個騙子,騙走了我一萬元回扣,這次我只能收到你的貨款后再給回扣了。

    李科長:沒問題。

    酒鬼:我開車送你回去。

    李科長:酒后不準開車,讓警察抓住了可要關禁閉啊。

    酒鬼:沒事,你放心,警察中午都回家吃飯去了。

    李科長上了酒鬼的車,酒鬼開著車飛快地行駛在馬路上。

    酒鬼感覺前面的路在搖晃,車朝前邊的一棵大樹撞去。

     

    醫院病房

    酒鬼頭上纏滿繃帶,腿上打著石膏躺在病床上。

    一個交警對酒鬼說道:你醉酒開車,對你處于吊銷駕照,行政拘留十天的處罰。

    酒鬼哭喪著臉:我都這樣了,還關我禁閉呀?

     

                        

     

     

     

     

     

     

     

     

     

     

                 “醋”女

     

            主要人物:

                   阿香     女  

                   郝帥     男   

                   桃花     女  

                   揚主任   女  

             劇情:

    小區運動場

    星期天的早晨,陽光燦爛。

    運動場上,非常熱鬧。有跳舞的,有唱歌的,有打拳的,有耍劍的…

    在跳交誼舞的人群中,有一對舞者舞引人注目。男的叫郝帥,英俊挺拔,女的叫桃花,苗條嫵媚,倆人跳著華爾茲,舞姿輕盈優美,吸人眼球。

    在圍觀的人群中,一個矮胖女人怒目園睜,盯著郝帥和桃花這對舞伴,滿臉怒氣,拿出手機拍下郝帥和桃花摟在一起的錄像。她就是郝帥的老婆阿香。

     

     

    阿香家

    阿香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

    郝帥回到家,一踏進家門,阿香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大喝一聲:過來!

    郝帥嚇了一跳,望著滿臉怒氣的阿香說道:老婆,你怎么啦?

    醋女一手扠腰,一手指著郝帥厲聲問道:你剛才和誰跳舞啦?

    郝帥:我和好幾個人都跳啦。

    醋女:和那個女妖跳了沒有?

    郝帥:哪個女妖?

    醋女:哪個女妖你還不知道?

    郝帥:不知道。

    阿香拿出手機,指著手機上的錄像說道:你看,你看,你和那個女妖跳得多歡,挨得多近,摟得多緊,都快臉貼臉了,多親密呀!

    郝帥看了一下手機上的錄像,說道:跳舞嘛,都這樣。

    阿香:你怎么總跟她跳?

    郝帥:是她邀請我跳,我不好拒絕人家。

    阿香:她邀請你跳你就跟她跳,你怎么不跟我跳?

    郝帥:你又不會跳,再說你的體型跳起舞來也不好看。

    阿香更火了:那妖精體型好,嫵媚,勾人,把你的魂都勾走了。

    郝帥:你說什么呀!你是不是醋吃得太多了!

    阿香:我從來就不吃醋,我擔心那妖精把你叼走了。

    郝帥氣腦地:胡說!

     

    阿香家

    傍晚,阿香回到家。

    郝帥在廚房做飯。

    阿香走進廚房問道:家里來過人啦?

    郝帥:沒有呀,沒人來過。

    阿香:我一進門聞到一股女人味。

    郝帥:女人味?什么女人味?

    阿香:女人的香水味!剛才是不是有女人來過?

    郝帥:沒有,沒有人來。

    阿香:是不是那個妖精來過?

    郝帥:什么妖精來過?你神精有毛病吧!

    阿香:那妖精肯定來過,說不定就藏在床底下。

    阿香在屋里,在床底下到處尋找。

    郝帥:神精!

     

    小區運動場

    又一個早晨,運動場上依舊很熱鬧,晨練的人依舊很多。

    跳交誼舞的人群中,郝帥與桃花依然翩翩起舞。

    突然,從圍觀的人群眾沖出阿香,氣勢兇兇將郝帥從桃花的懷抱中拉開,伸手打了桃花一個耳光。

    跳舞的人群嘩然。

    桃花捂著臉,怒道:你干嗎打人?

    阿香指著桃花吼道:你這妖精,勾引我老公!

    桃花怒不可遏,叫道:誰勾引你老公?

    阿香叫道:你,勾著我老公,把我老公抱得那么緊,沒安好心!

    桃花叫道:我就抱著你老公,怎么著?

    阿香大怒,上前一把抓住桃花,揮手就打。桃花也不甘示弱,抓住阿香的頭發,抬腳就踢,倆人扭打在一起。

    人們跑過來拉架,將阿香和桃花拉開。

    郝帥拉住阿香,叫道:你給我回去,別在這兒胡鬧!

    桃花叫道:潑婦,你打人,我報警!

    阿香叫道:妖精,你勾引我老公,我跟你沒完!

    郝帥將阿香拉出人群,叫道:走!回去!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桃花沖著阿香喊道:這亊沒完,你等著!

     

    阿香家

         郝帥在掃地,阿香坐在沙發上看手機。

         郝帥:居委會揚主任要來找你。

         阿香:找我什么事?

         郝帥:你和桃花打架的事。

    居委會揚主任走進門。

    郝帥請揚主任坐下。

    揚主任批評阿香:阿香,怎么動手打人?

    阿香:她勾引我老公。

    揚主任:她怎么勾引你老公?

    阿香:她總找我老公跳舞。

    揚主任:找你老公跳舞很正常嘛,怎么能說她勾引你老公?

    阿香:她怎么不找別人跳,專找我老公跳?

    揚主任:你老公的舞跳得好嘛。

    阿香:跳得好的男的有的是,我看她是看我老公長得帥,喜歡上我老公了。

    揚主任:不要瞎說,人家桃花有老公。

    阿香:有老公的充當第三者的有的是,我看那妖精就想充當第三者。

    揚主任:不要亂說,跳個舞就是第三者?我看你是心態不好,醋意太濃。你還動手打人家,你應該向桃花道歉!

    阿香:她也打了我。

    揚主任:是你先動手打的人家,還說人家勾引你老公,你這是污蔑人格,你不向人家道歉,人家可以去告你!

    阿香:讓她去告去,老娘不怕!

    揚主任:你這樣無理取鬧不僅會影響群眾關系,而且會影響你和老郝的夫妻關系,到時候后悔就晚了,你三思吧!

     

    小區運動場

    又一個早晨,阿香向跳舞的人群走來,老遠就看見桃花摟著一個男子在跳交誼舞,阿香氣不打一處來,快步沖了過來,定睛一看,與桃花跳舞的男子不是郝帥。

    阿香在跳舞的人群中尋找郝帥,卻不見郝帥的蹤影。

     

    小區里

    阿香在在小區里走著,老遠看見郝帥扶著一個女人正在過馬路,阿香以為自己看錯了,快步走了過去,果真是郝帥扶著一個女人過了馬路。

    阿香悄悄跟在后面,看見郝帥扶著那女人進了前面一幢樓里。

    阿香快步追了過去,正要進樓門,迎面碰上郝帥從樓門出來。

    郝帥愣住了:你怎么來啦?

    阿香質問郝帥:你去這幢樓里干什么?剛才你扶著的那女人是什么人?

    郝帥:幾句話說不清楚,咱們回家說去。

    阿香:說不清楚?是不是你在外面有人啦?

    郝帥:別胡說!

    阿香勃然大怒:我胡說?好呀,郝帥,原來你在外面還搞了女人!

    郝帥吼道:別胡說八道!回家說去!

     

    阿香家

    阿香厲聲追問郝帥:說,你和那個女的是怎么回事?

    郝帥:說來話長。

    阿香:還話長?你和那個女的有多少年啦?

    郝帥:年頭不短了。

    阿香:年頭還不短了,以前我怎么沒發現?

    郝帥:這事我是瞞著你干的,我不敢告訴你。

    阿香:這種事你還敢告訴我,說,她是你的什么人?是情人?還是小三?

    郝帥:不是情人,也不是小三,是我戰友的妻子。

    阿香:好呀,郝帥,你把戰友的妻子都搞到手了,你行呀!

    郝帥:你別胡說好不好,你聽我說嘛!

    阿香:你說,到底是怎回事?

    郝帥:我在部隊時有個戰友在抗震救災中犧牲了,戰友犧牲時,托我照顧他的妻子和孩子。我復員后,找到了戰友的妻子,正好她也住在我們這個小區。我戰友的妻子身體不好,經常要去醫院看病,孩子在上小學,孤兒寡母,家里沒人照顧,所以我有空就去我戰友家幫忙照顧他們,並不是你想的哪回事。

    阿香:編,你就編吧!看來,你還挺有愛心,還是個當代雷鋒呢!

    郝帥:這不是我編的,這是真事。

    這時,居委會揚主任走了進來:大老遠就聽見你們倆口子在吵,吵什么呢?還在為跳舞的事?

    阿香:揚主任,你來得正好。他在外面不僅和那個妖精摟在一起,還在外面搞了個女人。

    郝帥:你胡說,誰在外面搞女人?

    揚主任:郝帥會在外面搞女人?我不相信。

    阿香:他瞞了我這么多年,今天我才發現,他在我們小區有另外的女人。

    揚主任:怎么回事?

    郝帥:就是我照顧戰友妻子的事。

    揚主任:這事呀,這事我知道。郝帥真是不錯,這么多年一直在幫助照顧戰友的妻子,不是你說的那種情況。

    阿香:這事我怎么不知道,為什么不告訴我?

    郝帥:你是個醋壇子,我敢跟你說嗎?

    揚主任:我說阿香呀,你這個愛吃醋的毛病得改改了。我知道你很愛郝帥,生怕別人把他搶走了,但你這種心態會影響你和郝帥的關系,你要是把郝帥逼急了,傷了郝帥的心,郝帥在家呆不下去了,真要跟別人走了,你后悔就來不及了!

     

    阿香家

    夜,阿香和郝帥躺在床上。

    郝帥在看書,阿香望著房頂想心思。

    突然,阿香側過身抱住郝帥:帥,明天早上,你教我跳舞吧!

    郝帥驚訝地:教你跳舞?真的?

    阿香:真的。我想學會跳舞,省得你去找別的女人跳。還有,下次你去你戰友的家,我跟你一起去,幫忙照顧你戰友的妻子和孩子。

    郝帥高興得抱住阿香:太好了!

     

     

    小區運動場

    早晨,陽光燦爛。

    人群翩翩起舞。

    郝帥在教阿香跳舞,阿香怎么也學不會。

    阿香:算了,我不是跳舞的材料,你還是去和別人跳吧。

    阿香走到正在跳舞的桃花面前,向桃花躹了一躬,真誠地:桃花,我對不起你,我誤會你了,還跟你又打又鬧,都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桃花大度地: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

    阿香拉過桃花:你去和我家老郝跳吧,我不是跳舞的材料,你們倆才是天生的一對舞伴。

    阿香在一旁看著郝帥和桃花翩翩起舞,拿著手機給郝帥和桃花錄像。

    居委會揚主任在一旁鼓掌:好呀!這才是和諧社會,美滿家庭!

     

                          

                         

     

     

     

     

     

     

     

     

     

     

     

     

     

     

     

      小強與小偷

     

           

            主要人物:

                      小強   男  

                      小偷   男  

     

           劇情:

     

    光明小區   夜晚

    小強家,一套復式住宅。

    廚房里,小強媽在洗碗。

    書房,小強趴在書桌上寫作業。

    小強媽來到書房,對小強說道:小強,媽去上夜班了,你做完作業早點睡覺。

    小強一邊寫作業一邊答道:知道了。

    小強媽正要離開,小強抬起頭,問道:媽,我爸出差什么時候回來?

    小強媽:明天。

    小強媽出門上夜班去了。

     

    家客廳 

    小強吹了一聲口哨,叫道:小虎、小妞來呀,晚會開始了。

    兩只可愛的小狗跑進客廳。

    小強:小虎、小妞,你們在沙發上坐好,演出現在開始。

    小虎、小妞跳上沙發,坐好,熱烈鼓掌。

    小強:第一個節目,歌曲《小草》,由小強演唱。

    小強扮成一個老太太,學著老太太的聲調演唱《小草》。

    小虎小妞使勁鼓掌。

    小強:下一個節目由小虎表演。

    小虎跳下沙發,表演后空翻節目。

    小強和小妞熱烈鼓掌。

    小強:下面由小妞表演。

    小妞表演跨欄桿節目,小強和小虎熱烈鼓掌。

    小強:下面由小強表演武術。

    小強表演少林拳,看著小強剛勁有力的拳術,小虎和小妞使勁鼓掌叫喊。

    小強:今晚的表演到此結束。

    小虎和小妞仍就不停地鼓掌叫喊,不愿離去。

    小強:時間不早了,大家早點休息,睡覺去!

    小虎和小妞戀戀不舍地跳下沙發,離去。

     

    房間  

    深夜,天空烏云密布,電閃雷嗚。

    小強躺在床上熟睡。

     

    樓外墻壁  

    電閃雷嗚中,一個小偷順著墻壁上的雨水管向上攀爬。

     

    媽的房間  

    小偷推開樓上小強媽房間的窗戶,向里面看了看,見房間里沒人,跳進房間。

    小偷打開微型手電,來到床頭柜前,拉開抽屜翻找東西。

                 小偷將一根金項鏈裝入衣袋中。

                 小偷轉身碰倒一個凳子。

     

    房間  

        小強被小偷碰倒凳子的聲音驚醒,他翻身

        下床,走出房間。

     

    媽的房間  

    小強走到媽媽的房間,推開門,看見房間里

    有個人影,小強大喝一聲:誰?

    小偷跑向窗戶。

    小強打開房間的燈,喝道:站!

    小偷回頭一看見是一個小孩,轉過身來。

    小強:你是怎么進來的?

    小偷:從窗戶里進來的。

    小強:你來干什么?

    小偷:不干什么,到你家找點東西。

    小強:找東西?你是小偷!

    小偷:對,我是小偷,你要把我怎樣?

    小強:抓住你,把你送派出所!

    小偷冷笑:我知道,今晚你們家就你一個人

    在家,你一個小毛孩還想抓我?

    小強:我叫人來抓你。

    小偷威脅小強:你敢叫,我打死你!

    小強大叫:抓小偷呀!

    小偷向小強撲了過來,小強一個閃身,伸腿

    將小偷絆倒。

                 小強拿起凳子向小偷砸去。

                

    的房間  

                 小偷走進小強的房間。

    黑暗中,小偷看見一個“魔鬼”站在房間里,“魔鬼”兩眼放著綠光,發出怪叫聲。

    小偷嚇得大叫:鬼!

    小強戴著“魔鬼”面罩步步逼近小偷。

    小偷連連后退,大叫一聲,跑出房間。

     

    樓梯  

    黑暗中小偷摸索著下樓梯。

    小偷摔倒,滾下樓梯。

    守在樓梯口的小強,舉起掃把猛揍小偷。

    小偷抱頭亂竄。

     

    客廳 

    小偷來到客廳。

    小強手持木棍從窗簾后閃出,舉棍向小偷打去。

    小偷大吃一驚,躲過小強打來的木棍。

    小強舉棍再打,小偷再躲。

    小強與小偷展開激烈的博斗。

    小偷抓住了小強打來的木棍,奪下木棍,向小強打去。

    小強一個翻滾跑出客廳。

    小偷追出客廳。

     

    餐廳 

    小強跑進餐廳,躲在門后。

    小偷追了進來。

    小強端起水槍向小偷射擊,水槍噴出激流沖擊小偷。

    小偷轉身跑出。

     

    廁所

    小偷走進廁所,躲在門后的小強拿起垃圾桶扣在小偷頭上。

    小強跑出廁所。

     

    廚房

    小強跑進廚房。

    小偷追進廚房。

    小強拿起一袋面粉向小偷砸去。

    面粉砸在小偷頭上,小偷頭上、臉上、身上全是面粉。

    小強拿起鐵鍋砸在小偷的腦袋上。

    小偷一聲慘叫倒在地上。

     

    客廳 

    小強來到客廳,拿起電話機要報警。

    小偷走進客廳向小強撲了過來。

    小強和小偷爭奪電話機。

    小偷奪過電話機,把電話機摔在地上。

    小強與小偷摶斗起來。

    小偷把小強壓在身下, 小強拼命掙扎,小偷死死壓住小強,用膠帶將小強的嘴封住,並將小強的手腳捆住。

    小偷:臭小子,你老實呆著吧!

     

    餐廳 

    小偷來到餐廳。

    小偷打開冰箱,拿出一瓶酒,

    又拿出幾根香腸,坐在餐桌上喝起酒來。

    小偷一杯接著一杯,喝得大醉。

     

     

    客廳 

    小偷搖搖晃晃走進客廳,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起來。

                手腳被膠帶捆著的小強躺在地上。

    小虎和小妞跑了進來,咬開小強手上的膠帶。

    小強撕掉嘴上、腳上的膠帶,將小偷的手腳捆了起來。

    小強對小虎、小妞說道:你們在這兒看著小偷,我去找保安去!

     

    小區保安室 

    小強來到保安室,兩個保安正在打磕睡。

    小強大叫:快去抓小偷!

    兩個保安被驚醒。

    保安問:小偷在哪?

    小強:在我家。

    兩個保安跟著小強跑出保安室。

     

    家客廳

    小強帶著保安來到客廳。

    小偷躺在沙發上還在呼呼大睡。

    保安推了推小偷,叫道:醒醒,醒醒!

    小偷迷迷糊糊:你們干什么?

    小強:送你去派出所!

    小偷叫道:我不去派出所,我要回家!

              兩個保安抬起小偷,走出小強家。

              小強、小虎、小妞歡呼。

     

     

                        

                                     

     

     

     

     

     

     

     

     

     

     

     

     

     

     

     

     

       城管與小販

       

        人物:

     城管   男

                 小販   男 

     

        劇情:

    啇場門前    

    商場門前,人來人往,熙熙哴哴。

    一個光頭小販,騎著一輛三輪車來到啇場門前。三輪車上擺放各種水果,有西瓜、香蕉、蘋果等。

    小販把車停在啇場門前,叫喊道:賣水果,賣水果,新鮮的水果,質優價亷,美味可口,買二送一,買西瓜送香蕉,買香蕉送蘋果!

    幾個顧客圍了過來,挑選三輪車上擺放的水果。

    一個女顧客問道:香蕉多少錢一斤?

    小販:五元一斤。

    女顧客:這么貴!

    小販:我的香蕉質量好,你看金黃金黃的,多漂亮。

    女顧客:香蕉是吃的不是擺著看的。能不能便宜點?

    小販:一分錢一分貨,便宜沒好貨。

    女顧客轉身離去。

    小販:大姐別走呀,還送你蘋果呢!

    女顧客頭也不回。

    小販不滿地:頭發長,見識短,女人買東西就是圖便宜。

    小販繼續叫喊:賣水果呀賣水果,進口的水果,超市里沒有貨,水果店里買不著,快來買呀!

    一個小伙子來到三輪車前,問小販:你這水果是進口的?

    小販拍著胸脯說道:絕對是進口的,假一賠十。

    小伙子笑道:你就忽悠吧!

    小伙子說完,扭頭走了。

    小販望著離去的小伙子,說道:這水果怎么不是進口的?你吃水果不是從口里進去難道是從肛門里進去?一點生活常識都不懂!

    小販繼續吆喝:賣水果!賣水果!進口的水果!

    一個城管向小販走來。

    小販發現城管,高喊:城管來啦!

    小販跳上三車輪,騎著三輪車飛快地逃離而去。

    城管追了過去,大喊:站!

     

    商場門前 

    一個女小販蹬著三輪車來到商場門前。

    女小販下車,東張西望,見沒有城管,將車停在商場門口馬路邊,叫喊起來:賣水果,賣水果!美女牌水果,美女牌水果!小姐吃了更美麗,女士吃了更漂亮!快來買水果呀,美女牌水果!

    一個年輕女子來到三輪車前:吃了你的水果真能更漂亮?

    女小販:絕對沒錯,小姐,吃了我的水果保你更漂亮,更年輕。

    年輕女子:盡瞎說!說完,一扭屁鼓走了。

    女小販繼續喊道:買水果,買水果,大家快來買美女牌水果!

    這時,城管來到啇場門口,向小販走來。

    女小販發現城管,大叫:城管又來了!跳上三輪車欲逃。

    城管沖上去,擋住了女小販的三輪車,喝道:站!往哪兒跑?

    女小販:干嗎?

    城管:這兒不能擺攤!

    女小販理直氣壯:為啥不能擺攤?這兒是馬路,是公共場所!

    城管:大姐,正因為這兒是馬路,是交通要道,你在這兒擺攤,會影響交通,影響大家的通行。

    女小販:馬路朝天,各走一邊。你走你的路,我做我的買賣,礙你什么亊?

    城管:城市管理有規定,不準在馬路上擺攤叫賣,你這種行為違反了城市管理的法規,你要不走,就要對你進行處罰!

    女小販雙手扠腰:要對我進行處罰?你說說看,要怎么處罰?

    城管:根據有關規定,對你罰款二百元!

    女小販叫道:沒門!

    城管:你不接受罰款,那就跟我走一趟!

    女小販:跟你走?你有老婆沒有?

    城管:我有沒有老婆跟你有什么關系?

    女小販:你要沒有老婆我就跟你走,我是個寡婦,正想嫁人呢!

    城管:去你的!跟我去城管辦接受處罰!

    女小販:罰個屁!老娘今天那兒也不去,老娘是釘子戶

    就在這兒扎下去了,你要把我怎樣?

    城管:你不接受罰款,就要扣你的水果!

    女小販跳了起來:扣我的水果?你敢!說著,坐在地上

    大哭起來:來人呀!城管欺侮人呀!城管欺侮我這個寡婦呀!

    城管:誰欺侮你?

    女小販從地上爬起來,拉住城管:城管同志,你可憐可憐我這個寡婦吧!

    城管甩掉女小販的手:躲我遠點!

    女小販向城管撲去,想抱住城管,城管躲避小販,小販撲空,坐在地上,叫道:來人呀,城管耍流氓呀!城管對我這個寡婦非禮呀!

    城管大怒,喝道:不要胡鬧!再胡鬧送你去派出所!

    女小販央求城管:城管同志,你可憐可憐我吧,我們小販掙點錢不容易呀!我還有個不滿周歲的孩子,在家里哭喊著要吃奶哩,求你放過我吧,放過我們孤兒寡母吧!

    城管起了側隱之心:你們小販也挺不容易的,好吧,不罰你了,也不扣你的東西了,你趕快離開這兒!

    女小販:謝謝,謝謝!

    女小販推車就要走。

    城管喊道:等等!

    女小販一愣:干嘛?你不是叫我走嗎?

    城管: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

    女小販:你見過我?

    城管走到女小販前,仔細打量著女小販:你是女的還是男的?

    女小販:我是男的還是女的你還看不出來?

    城管:我看你不像女的。

    女小販:我像男的?

    城管:我看你不男不女。

    女小販:你才不男不女呢!

    城管突然上前扯掉女小販的頭發套,女小販露出光頭。

    城管:你是上午在這兒賣水果的小販!

    小販見城管揭穿了他的面目,推車就跑。

    城管追了上去,叫道:站!

    小販拿起車上的蘋果向城管砸去,叫道:接招,手榴彈!

    城管躲過小販砸來的蘋果,喊道:站!

    小販又拿起一個西瓜向城管扔去,喊道:接招,炸藥包!

    城管躲避不及,西瓜正好砸在城管的身上。城管哎呀一聲,跌坐在地上。

    小販騎上三輪車飛快地逃走了。

     

    啇場門前 

    啇場門前人來人往。

    光頭小販推著三輪車,偷偷摸摸,左顧右盼,賊頭賊腦來到啇場門口。

    小販見沒有城管,放心叫喊起來:賣水果,賣水果!年輕牌水果!年輕牌水果,吃了我的水果,老頭會返老返童,老太太會永遠年輕!大家快來買水果呀!

    一個老太太來到三輪車旁:吃了你的水果真的能返老返童?

    小販:絕對沒錯!

    老太太:瞎說。

    小販:不信,你試試。你要吃了我的水果,保你能年輕五十歲。

    老太太:真的?

    小販:絕對沒錯!

    小販拿了一個香蕉給老太太:你嚐嚐,吃了我的水果,明天你就變成一個二十歲的大姑娘了,還能找一個高帥富的小伙。

    老太太吃著香蕉,欣喜地:真的?

    小販:絕對沒錯,你天天吃我的香蕉吧,也能越活越年輕!

    老太太笑道:太好了!多少錢一斤?

    小販:十塊。

    老太太驚訝地:這么貴?

    小販:這不是一般的香蕉,是返老返童的香蕉,老太太,你吃了我的香蕉就能延年益壽,長命百歲!

    老太太痛快地:借你的吉言,給我稱十斤!

    小販大喜:好咧!

    小販稱好十斤香蕉交給老太太。

    老太太接過香蕉,掏出一百元錢給小販,一扭一扭地走了。

    小販沖著離去的老太太喊道:老太太,吃完了再來,我給你優惠打折!

    城管向小販走來。

    小販見城管來了,趕忙躲到三輪車下。

    城管問旁邊的人:這水果攤是誰的?

    一個老頭,從三輪車下站起來,把城管嚇了一跳。

    城管:老大爺,這水果攤是你的?

    老頭點點頭,又搖搖頭:你是干嘛的?

    城管:我是城管!

    老頭打岔:罰款?專門罰款的?

    城管:什么耳朵?我是城管!

    老頭這回聽清楚了:你是城管呀,有亊嗎?

    城管:老大爺,在這兒擺攤賣水果影響市容。

    老頭裝聾:你說什么?你大聲點,我聽不見

    城管大聲地:我說在這兒擺攤影響市容。

    老頭打岔道:賣萌?我一個老頭賣什么萌?

    城管:誰說你在這兒賣萌,我是說,在這兒擺攤阻礙交通。

    老頭:賣空?我沒賣空,我賣的是實實在在的進口水果。不信,你嘗嘗。

    城管:老大爺,你在這兒擺攤違規。

    老頭:你說什么?

    城管:你在這兒擺攤違規。

    老頭:你是烏龜?

    城管:你才是烏龜!你在這兒擺攤犯法。

    老頭:你是王八?你怎么又變成王八?

    城管:你才是王八。你怎么總跟我打岔?老大爺,這兒不準擺攤!

    老頭:不準擺攤?那我走。

    老頭騎著三輪車要走。

    城管上前拉住老頭:站!

    城管仔細打量著老頭:我看你面熟,你是老頭嗎?

    城管伸手把老頭的頭發和胡須扯了下來,小販露出光頭,露出了本來面目。

    城管:小子,你以為化裝成老頭我就不認識你呀?下車!

        城管把小販從三輪車上揪了下來。

    小販腦羞成怒,沖著城管吼道:你要怎樣?你要怎樣?你們城管對我們小販,就知道驅趕、罰款,驅趕吧!罰款吧!無所謂!

    城管喝道:你在這兒違規擺攤,屢教不改,一會兒化裝成女的,一會兒又扮裝成老頭,企圖蒙混過關。今天,一定要懲罰你,讓你接受教訓!

    小販不干示弱,擺出博斗的架勢:讓我接受教訓?有種的你過來!

    城管喝道:你要干嘛?

    小販從三輪車上拿出了一把尖刀,對著城管大聲喝道:你過來!

    城管大聲喝道:你要干什么?你敢暴力抗法?

    小販揮舞著尖刀,吼道:老子就要在這兒擺攤,就要在這兒擺攤,誰也管不著,誰也管不著!

    城管喝道:你放下刀,放下刀!你敢亂來,我就報警了!

    小販舉起刀,對著一個西瓜切下去,把西瓜切成兩半。

    小販拿起半個西瓜,走到城管面前,恭敬地:城管同志,你辛苦了,吃塊西瓜,解解渴。

    城管不知小販要搞什么名堂:你這是什么意思?想用西瓜賄賂我?別來這一套!

    城管陪著笑臉:不是,不是,半個西瓜就能搞定一個城管,那有這么便宜的事。

    城管:你就是給一塊金子也搞不定,把西瓜拿回去!接受處罰,罰款二百元!

    小販撲通一聲跪在城管面前,痛哭起來:城管大爺,你饒了我吧,今天的買賣還沒開張,一個水果都沒賣出去,哪有錢交罰款呀!

    城管把小販扶起來:起來,起來,你這是干什么,有什么話站起來說。

    小販:城管同志,我窮,我沒錢,我苦呀!

    城管:你怎么苦?

    小販:我上有老,下有小。老父親、老母親有病,雙雙臥床不起,妻子離我而去,全家就靠我做點小買賣養家糊口,我家生活困難!

    城管同情地:你們家生活再困難也不能違反規定,到處擺攤影響市容交通!

    小販:城管同志,我犯了錯,違反了法規,應該處罰。

    小販掏出二百元錢交給城管:我交二百元罰款,接受處罰。

    城管接過罰款:好呀,你有這種認識,我很高興,我收下你的罰款。

    城管又從衣袋里掏出一千塊錢:這是我自己的一千塊錢,給你父母治病,錢不多,表示我一點心意。

    小販不要:不行,不行,我怎能要你的錢。

    城管:拿著吧,雖然我是城管,你是小販,但我們是兄弟。

    小販接過錢,激動地一把抱住城管,嚎嚎大哭起來:城管同志,我的好兄弟!

    城管:兄弟,為了城市的文明和諧,城管和小販要共同努力!

    小販擦干眼淚:對!為了城市的文明和諧,共同努力!

     

     

     

       宅男與女傭

     

            人物:

                   噠噠---男  宅男   

                   萌萌---女  機器人 

     

             劇情:

             噠噠家  

    中午,烈日炎炎,知了在窗外的樹上不停地嗚叫。

    噠躺在陽臺的睡椅上張著大嘴,打著呼嚕睡得正香。噠的呼嚕聲一會兒大,一會兒小,一會兒低沉,一會兒尖叫,怪聲怪調,吵得陽臺烏籠中的鸚鵡很是心煩。

    鸚鵡叫道:吵死了!吵死了!

    噠噠張著大嘴仍就打著呼嚕。

    鸚鵡拉屎,拉出來的屎掉進噠噠的嘴里。

    噠從睡椅上蹦了起來,大口吐出鸚鵡的屎。沖著鸚鵡吼道:是你往我嘴里拉屎?太缺穩了!

    這時,電話響了。

    噠拿起電話,沒好氣地:找誰?什么事?

    電話里:我們是機器人公司,你訂購的機器女傭人已經送到,請你到樓門口去迎接。

    噠驚喜:機器女傭來了,太好了!

     

    樓門口

    噠興致沖沖來到樓門口,只見機器人公司的人員抬著一頂花轎,吹著喇叭,敲著鑼鼓來到噠面前。

    噠問道:我訂購的女傭呢?

    機器人公司的人說:就在花轎里。

    噠上前撩開花轎的門簾,一個漂亮的女人走下花轎,亭亭玉立站在噠面前,向噠施禮,說道:官人好!

    噠慌忙還禮:你好,我不是官人,我是宅男噠。

    女機器人用甜蜜的聲音說道:歡迎您使用機器人公司制造的智能機器女傭人,我叫萌萌,我一定竭誠為您提供全方位服務,包您滿意。

    噠笑道:歡迎,歡迎!

     

    噠噠家

    噠把機器女傭人萌萌領到家里,客氣地:你請坐!萌萌在客廳沙發上坐下。

    噠給萌萌端來一杯水:請喝水。

    萌萌:謝謝,我們機器人不喝水。

    噠:對,對,你們機器人不喝水。

    萌萌:你只要給我充電就行。

    噠:沒問題,沒問題,我保證你的電力供應。

    萌萌親切地問道:噠噠,你為什么要買我?

    噠說:我是個宅男,一個人呆在家感到很寂莫,

    很孤獨,想找個人和我做伴,另外幫我做做家務。萌萌,你會干什么?

    萌萌:我是機器人公司研制的新一代智能機器女

    人,和你們人類一樣,什么都能干,有智商,有情啇,就有一項不會。

    噠:哪項不會?

    萌萌:不會生孩子。

    噠:生孩子就不用你了,不過,你確實很漂亮,

    說著,噠噠用手去撫摸萌萌。

    萌萌喝道:不要動手動腳,對我進行性騷擾。

    噠:我不是騷擾你,我是欣嘗你。你說說,你具體能干什么?

    萌萌:除了干家務、做飯、打掃衛生外,還能三陪。噠:你還能三陪?能陪我睡覺嗎?

    萌萌:陪你睡覺不行,你老婆會有意見。

    噠:我沒有老婆。

    萌萌問:你老婆呢?

    噠說:離了。

    萌萌問:為什么離了?

    噠說:她跟一個土豪跑了。

    萌萌:看來你老婆不怎么樣。

     

    噠噠家   

    萌萌在家掃地,擦窗戶,打掃衛生,洗衣服,噠很是滿意,夸獎萌萌家務亊做得好:看來,你做家務很專業,做得很好。

    萌萌驕傲地:我經過嚴格培訓,考試合格,取得了上崗證。

    噠:你還有上崗證?

    萌萌:當然,我們機器女傭人不經過考核合格是不能出售給顧客的。

    噠連連夸獎:好,好!

    這時,門鈴響了。

    噠開門,一個快遞員站在門口,問道:是噠家嗎?

    噠:我是噠。

    快遞員:這是你在網上訂購的一百斤大米,一百斤面粉。

    噠對快遞員說道:請你幫我把大米、面粉搬到廚房去。

    快遞員:我們只負責把貨物送到家門口,不負責搬運。說完,轉身就走了。

    噠犯難地:這么重的米面我怎么搬到廚房去呀!

    萌萌走了過來:我來。

    噠懷疑地:你行嗎?

    萌萌:看我的。

    只見萌萌一手提起大米,一手提著面粉,快步走進廚房。

    噠驚呼:沒想到你還是個大力士!

     

    噠噠家  

    萌萌在廚房做飯,洗菜、切菜、炒菜。

    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報紙。

    萌萌把做好的飯菜擺滿了一桌子。

    萌萌叫道:飯做好了,請用歺。

    噠應道:來了!

    噠坐在歺桌旁,一邊喝著酒,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菜。

    萌萌站在一旁問道:菜的味道怎樣?

    噠:味道好極了。沒想到你的廚藝這么好。來,你也來用夕。

    萌萌:我們公司有規定,只干活,不吃飯!

    噠:你太廉潔了。

     

    噠噠家 

    萌萌給噠洗腳。

    噠感動地:我從來沒享受這種待遇。一會我去洗澡,請你給我搓背。

    萌萌:搓背?什么叫搓背?

    噠:搓背就是搓澡,就是幫我把身上的污泥搓掉。

    萌萌:對不起,我的程序里沒有這項功能。

    噠:搓背這么簡單的程序也沒有?

    萌萌:當初你在訂購我時沒提出要有搓背功能。

    噠:訂購你時我沒想那么多。

    萌萌:沒關係,我有學習功能,只要你把需求提出來,我就能滿足你的需求。

    噠:你還有這種能力?你簡直是萬能的了。

     

    噠噠家浴室  

    噠在浴室洗澡。

    萌萌舉著一根棍子,棍子上綁著一把鞋刷,來到浴室:我來給你搓背啦!

    萌萌用棍子上的刷子死勁在噠的背上猛刷。

    噠痛得大叫:痛死我啦!痛死我啦!

     

    噠噠的房間 

    噠趴在床上,萌萌給他按摩。

    噠十分享受,說道:太舒服了!

     

    噠噠房間 

    深夜,噠躺在床上打著呼嚕睡得正香。

    房間的窗戶被推開了,一黑影從窗戶跳進房間。

    噠被驚醒,喝道:誰?

    噠打開燈,一個蒙面人撲了過來。

    噠大叫:來人呀!

    蒙面人撲到噠身上,用刀頂住噠,低聲唱道:不要叫,否則我捅死你!

    噠問蒙面人:你要干什么?

    蒙面人:把錢和銀行卡拿出來!

    噠:你把刀拿開,讓我起來,我給你拿錢。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萌萌出現在房間門口。萌萌一個箭步竄了上來,抓起小偷,一拳把小偷打倒在地。

    小偷從地上爬起,舉刀朝萌萌剌來,萌萌抬腿將小偷手中的刀踢飛。

    小偷從窗戶跳出跑了。

    噠噠夸獎萌萌:你很勇敢!

    萌萌說:保護主人是我應盡的職責。

     

    噠噠家臥室 

    噠躺在床上,頭上蓋著毛巾。

    萌萌給噠測體溫。

    萌萌看了看體溫表,叫道:四十度!趕緊去醫院!

    噠:我渾身沒勁,走不動。

    萌萌:我背你去。說著,萌萌背起噠走出房間。

     

    噠噠家客廳 

    萌萌背著噠回到家。

    噠躺在沙發上,萌萌細心照料噠,給噠喂水,

    喂藥。

    噠拉著萌萌的手流下了眼淚,感動地:我要有你

    這樣的老婆多好呀!萌萌,我愛你。

    蔡萌嬌滴滴地:噠噠,我也愛你。

     

            噠噠家

    噠手捧鮮花,跪在萌萌面前,向萌萌求婚:萌萌,你愿意嫁給我嗎?

    萌萌問噠:你為什么要娶我?我是個機器人!

    噠:我愛你,你雖然是個機器人,但你和我們人類一樣,聰明賢惠、善良能干,沒有我們人類的哪些毛病,我愿意娶你為妻。

    萌萌接過鮮花,深情地:我愿意嫁給你。

    倆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軍犬與戰士

                    (殉情)

     

            人物

               飛虎   軍犬

               李強   戰士

     

            

               劇情

    軍營訓練場。

    戰士李強在訓練軍犬飛虎。

    李強和飛虎一起玩耍。

    李強給飛虎洗澡。

    軍營醫療室

    飛虎病了,李強抱著飛虎去醫療室看病,給飛虎喂藥。

    飛虎躺在李強懷里,李強撫摸著飛虎,飛虎流下了眼淚…。

    軍營汽車里

    李強退伍了,他低著頭坐在汽車里。

    汽車開出了軍營。

    有人高喊:飛虎來了。

    李強抬頭一看,飛虎跟在汽車后面跑著。

    李強眼淚奪眶而出,沖著飛虎大減:飛虎!

    飛虎跟著汽車飛跑。

    李強大聲喊著:飛虎,回去!

    飛虎跟著汽車,不停地飛跑…。

     

    火車站。

    李強上了火車。

    飛虎跑進火車站。

    李強跑下火車,朝飛虎跑去。

    飛虎朝李強奔來。

    李強一把抱住飛虎,親吻飛虎。

    飛虎舔著李強的臉。

    李強和飛虎流下了熱淚。

    火車一聲長嗚。

    李強向飛虎揮手告別。

    火車開動了。

    突然,飛虎朝開動的火車追去。

    李強從車窗伸出身子,大喊:飛虎,回去!

    飛虎緊跟著火車狂奔…。

     

    火車在飛速前進。

    飛虎跟在火車后面,拼命飛奔…。

     

    下一個火車站。

    火車停下。

    飛虎追進車站。

    李強跑下火車,向飛虎跑來。

    飛虎撲向李強。

    李強抱住飛虎,飛虎在李強杯里急促地呼吸著。

    慢慢地,飛虎的呼吸由沉重到無聲,最后消失了。

    飛虎躺在李強懷里,閉上了眼睛。

    李強淚如泉涌,悲痛地呼喊:飛虎!飛虎!

    李強的呼喊聲在山谷中迴蕩…

     

     

     

     

     

     

     

     

     

     

                          賣假者新生

     

        人物:

             甲   賣假者   男

             乙   打假人   男

        劇情:

        茶館。

    茶館里,坐滿人。有打牌的,有下棋的,有聊天的。

        甲背著一個包走進茶館。

        甲東張西望,見茶館一角的一張茶桌上四個老太太正在打牌。

        甲走了過去,來到茶桌旁,從背包里拿出幾盒藥,壓低聲說道:要神藥嗎?

        一個老太太問道:什么神藥?

    甲 :延年益壽藥。

    老太太:真的能延年益壽?

     甲:絕對沒錯。吃了這種神藥,能活九十九!

    另一老太太:你的藥這么神?

    甲:絕對是神藥,F在優惠促銷,買一送二。

    另一老太太:是真的還是假的?

    甲:絕對是真的,假一賠十。

     這時,乙走進茶館,指著甲大聲叫道:他是賣假藥的!抓住他!

    甲大驚,急忙起身,從茶館的后門逃跑了。

     

        茶館

     兩年后,甲又坐在茶館里喝著茶。

    乙走進茶館,認出了正在喝茶的甲,他走了過去,拍了拍甲的肩膀:是你呀,老兄,兩年沒見,你可好呀?

    甲見是乙,忙起身說道:是你呀!老弟,來,坐下喝茶。

    乙坐下:老兄,這兩年你都干嘛去了?還在賣假藥?

    甲連連搖頭:早就不賣了。

    乙:那你干什么去了?

    甲:出去了。

    乙:到哪兒去了?

    甲:去學習去了。

    乙:學習去了?生意不做了?

    甲:不做了,脫產學習。

    乙:脫產學習?干嘛去學習?

    甲:給自己充充電,提高提高,將來更好地做生意。

    乙:好!站得高,看得遠。你去學什么?

    甲:你猜。

    乙:我猜不著。

    甲:你猜猜看嘛,和做生意有關。

    乙:學市場經濟?

    甲:不對!

    乙:MBA?

    甲:不對!

    乙:猜不著。

    甲:我告訴你吧,我去學法律去了。

    乙:學法律?干嘛去學法律?

    甲:只有學好法律,才能遵紀守法,做好生意。

    乙:說得對!你學習什么法律?

    甲:食品藥品安全法。

    乙:食品藥品安全法太重要了,學習后有什么體會?

    甲:太有體會了。

    乙:有什么體會?

    甲:體會很深。如果違犯食品藥品安全法,賣假藥,就要受到法律嚴懲。

    乙:說得對!應該嚴懲!

    甲:對賣假藥的,要狠狠地罰!

    乙:對!應該罰,要罰得他傾家蕩產!

    甲:這還不夠!

    乙:還要怎么罰?

    甲:要罰他老婆和他離婚,叫他妻離子散!

    乙:你這招更厲害!看來,通過學習,你的法律意識得到很大的提高呀!

    甲:確實大有提高!

    乙:你是怎樣學習的?

    甲:我是一邊勞動,一邊學習。

    乙:勤工儉學,掙錢交學費?

    甲:我們學習不用交學費。

    乙:不用交學費?有這種好事?

    甲:你去不去?

    乙:我不去。我的法律意識很強,用不著學習。你在哪兒學習?

    甲:不告訴你。你猜吧!

    乙:政法大學?

    甲:不是。

    乙:法學院?

    甲:不是。

    乙:黨校?

    甲:我想去黨校學,人家不要我。

    乙:你究竟在哪學習的?

    甲:我們是集中學習的。

    乙:集中學習?什么叫集中學習?

    甲:就是把一些人集中起來,集中吃,集中住,集中學習。

    乙:三集中呀!你們在哪兒集中的?

    甲:我們集中的地方是保密的。

    乙:保密?

    甲:對一般人不能說。

    乙:那么神秘?

    甲:咱們是老朋友,可以向你透露點。

    乙:快說,你在哪兒集中學習的?

    甲:就在西郊,離城里挺遠的。

    乙:在西郊?交通不方便吧?

    甲:交通是不方便,但我們集中的地方,依山傍水,風景優美。

    乙:是療養院?

    甲:你去不去?

    乙:我不去,我不需要療養。

    甲:我們是封閉學習,平時不讓出來。

    乙:管得那么嚴?

    甲:我們學習不僅管得嚴,而且保衛工作也是很嚴,可以說是壁壘森嚴。

    乙:怎么壁壘森嚴?

    甲:大門口有武警把門,還有武警巡邏。

    乙:有武警把門,還有武警巡邏?

    甲:院墻很高,上面還架有電網。

    乙:院墻上還架有電網?

    甲:對,高壓電網。

    乙:干嘛還架高壓電網?

    甲:防止有人逃學。

    乙恍然大悟:明白了,原來你上哪個地方集中去了。

    甲:你去不去?

    乙:不去!你怎么到那個地方去集中了?

    甲:這你就別問了,干嘛打破砂鍋問到底?

    乙:我這個人就是好奇,就愛刨根問底。

    甲:你傻呀,好人能去那個地方集中嗎?

    乙:我才不儍呢,是不是你賣假藥被抓了,進去了?

    甲:算你說對了。通過這兩年的學習,我的認識有了很大提高。

    乙:你有什么提高?

    甲:不能賺眛良心的錢,要遵紀守法。

    乙:說得對!做人要有良心,做買賣要講道德。

    甲:那些制假賣假的人既沒道德,也沒良心,應不應該受到遺責?

    乙:應該!

    甲:應不應該受到懲罰?

    乙:應該!

    甲:應不應該關起來?

    乙:應該!

    甲:應不應該接受改造?

    乙:應該!

    甲:應不應該悔過?

    乙:應該!

    甲:那你為什么不檢討?

    乙:我…

    甲:你為什么不悔過?

    乙:我…

    甲:你為什么不認罪?

    乙:我…我檢討什么?我悔過什么?我認什么罪?我又沒賣假藥。

    甲:我現在很后悔。

    乙:后悔也晚了。

    甲傷心地:我現在沒家沒業,慘得很啦!

    乙:你的家呢?

    甲:沒了。

    乙:你老婆呢?

    甲:跟我離了。

    乙:你的孩子呢?

    甲大哭:跟我老婆走了。

    乙:行啦,別哭了,好好吸取教訓吧!

    甲:我一定吸取教訓,重新做人。

    乙:下一步你打算怎么辦?

    甲:我要以實際行動打假,保護消費者的利益。

    乙:好呀!有什么具體想法?

    甲:我辦了個打假學習班,教大家怎么打假,維護自己的權益。

    乙:好主意!

    甲:我需要你幫忙。

    乙:有什么困難盡管說,我一定全力幫你!

    甲:我們的打假學習班缺少老師,我想請你當老師,去學習班講課。

    乙:請我去講課?不行!不行!

    甲:我高薪聘請你。

    乙:高薪聘請也不行,我沒那個水平。

    甲:我看你行,你在搞假冒方面挺在行。

    乙:你才搞假冒在行。

    甲:不是,我是說你打擊假冒方面挺在行,很有經驗。

    乙:你說得對,這是我的專長。我打擊假冒很有成果,得到大家的認可,被公為打假斗士,還被授予打假英雄、打假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

    甲:所以,你去打假學習班講課太合適了。

    乙:行,我答應你,到假冒學習班去講課。

    甲:不是假冒學習班,是打假學習班。

    乙:對對,打假學習班,你都把我搞糊塗了。走!現在就去!

    甲大喜:你現在就去講課?

    乙:對,現在就去講課!

    甲:好!走!

    倆人興沖沖走出茶館。

                                           

     

     

     

     

     

     

     

     

     

     

     

     

     

    離奇的案件

            

         主要人物:

             李隊長   男  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

             趙局長   男  縣公安局局長

         劇情:

    某縣縣城,光明住宅小區

    夏天的夜晚。

    一個男子從一幢樓的六層窗戶上跳下,隨即響起一聲槍聲,槍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

    槍聲把幾個坐在樓下葡萄架下乘涼聊天的老太太嚇了一跳。隨即,從葡萄架頂上掉下一個男子,摔在地上一動不動。

    幾個老太太嚇得驚叫。

    一個老太太大喊:來人呀!來人呀!

    幾個男子聽到喊聲跑了過來。

    一個男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男子,說道:已經沒氣了,快報警!

    一個男子用手機撥打110。

    不一會,一輛警車急駛而來,從車上下來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李隊長和警官小張、小王。

    李隊長讓圍觀的人群離開摔死的男子,警官小張和小王拉起警戒線。

    李隊長和小張、小王對死者和現場進行勘察。

     

    縣公安局會議室

    縣公安局刑警隊正在召開案情分析會,公安局趙局長很重視這個案件,親自參加。

    李隊長:現已查明,死者名叫馬明,男,今年三十二歲,家住光明小區5號樓2單元604室。昨晚七點二十八分,一位目擊者看見馬明從六層的一個窗戶跳下,后聽見一聲槍聲響,然后看見馬明掉在樓下的葡萄架上,落在地上。經我們現場勘察和對尸檢,一顆子彈擊中死者腦袋。

    趙局長:死者是從六層跳下自殺還是有人將他推下去的?死者的腦袋中了一槍是怎么回事?是有人對死者開槍后再把死者推下去的嗎?

    李隊長:目擊者說,先是看見死者從窗戶上跳下,緊接著聽見一聲槍聲。也就是說,死者是先從窗戶跳下去的,在墜下的過程中腦袋中了一槍。

    趙局長:死者是在跳樓墜下的過程中被人開槍打中了腦袋?

     

     

    光明小區5號樓2單元604室

    李隊長、小張、小王來到死者馬明的住室。

    李隊長、小張來到客廳的窗戶前察看,看見窗臺上有腳印。

    小張用像機照下腳印。

    小王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李隊,絕命書!

    李隊長接過絕命書,上面寫著:我不想活了。

    李隊長:是死者寫的嗎?

    小張:很可能。

    李隊長:拿回去鑒定。

     

    趙局長辦公室

    李隊長把絕命書遞給趙局長:這是在死者家里找到的絕命書,經過對絕命書的筆跡鑒定,證實是死者寫的。

    趙局長:這么說,死者確是跳樓自殺。那死者在墜落

    過程中頭上中了一槍是怎么回事?

     

    公安局刑警隊辦公室

    李隊坐在辦公桌在正在查看電腦。

    一個老者走進辦公室。

    李隊問:老同志,你有什么事?

    老者:我來自首。

    李隊:自首?

    老者:是我開槍打中了我兒子。

    李隊驚訝:什么?你開槍打中了你兒子?怎么回亊?

    老者說道:前天晚上大約七點半,我拿著獵槍對著坐在窗前的老婆扣動了板機,只聽一聲槍響,從獵槍里射出一個子彈,這子彈沒有打著我老婆,卻打中了從樓上跳下的兒子。

    李隊一頭霧水:你說什么?我沒聽明白,是你開槍打中了你兒子?

    老者:是,我兒子是我打中的。

    李隊:你為什么要開槍打你兒子?

    老者:我不是要打我兒子,當時,我的獵槍是對著我老婆的,扣動板機時我老婆一躲,子彈正好打中了從樓上跳下的兒子。

    李隊:你為什么要用獵槍打你老婆?

    老者:我這個人有一個愛好,喜歡玩槍。我有一支祖上傳下來的獵槍,平時總愛端著獵槍對著我老婆,嚇唬我老婆。我家里沒有子彈,獵槍里也不會有子彈,所以我和老婆都不在意?汕疤焱砩,我對著站在客廳窗戶前的老婆扣動板機時,槍里卻射出了一顆子彈,莫明奇妙打中了從樓上跳下的兒子。我事先不知道槍里有子彈!

    李隊:你和你兒子住在同一個樓同一個單元?

    老者:是。

    李隊:你住幾層?

    老者:我住三層,我兒子就住我上面六層。

    李隊:你槍里的子彈是哪兒來的?

    老者:我不知道啊。

    李隊:你兒子跳樓是怎么回事?

    老者:唉,我這個兒子很不爭氣,我們給他在我們樓上買了房子,給他娶了媳婦,可他不好好工作,染上了吸毒,媳婦跟他離婚了,工作也丟了,說不想活了,沒想到他真的跳樓自殺。

    李隊:是誰把子彈放進槍里的?

    老者:我不知道呀!

    李隊:你的槍呢?

    老者:在家里放著呢。

    李隊:走,到你家看看去。

     

    老者家

    李隊走到客廳窗前,向上看了看,又向下看了看,對老者說道:你是站在什么位置開的槍?

    老者:我就是站在這個位置朝站在窗前的老婆開的槍。

    李隊:把你的槍給我。

    老者從房里拿出獵槍交給李隊。

    李隊接過槍拉動槍栓,從槍膛里蹦出一個彈殼,李隊撿起彈殼,對老者說道:這槍和彈殼我拿走做一個鑒定。

     

    公安局會議室

    李隊拿著獵槍說道:經過對獵槍、彈殼及死者腦袋上的槍傷進行比對鑒定,證明確實是這把獵槍射出的子彈擊中了死者的腦袋。

    趙局:這么說,死者從六樓窗戶上跳下經過三樓窗戶時,被他父親開槍打中了腦袋。

    李隊:是的。

    趙局:死者父親為什么要開槍打自己的兒子?

    李隊:這完全是巧合。據死者父親說,他根本不知道他兒子在那個時間會從樓上跳下來,也不知道槍里會有子彈。

    趙局:是呀,死者的父親不可能準確地在他兒子墜到三樓窗戶時開槍打中了兒子的腦袋?蓸尷锏淖訌検钦l放進去的?

     

    刑警大隊辦公室

    一男青走進辦公室。

    男青年:我找李隊長。

    李隊:我就是。你是誰?找我什么事?

    男青年:我是跳樓人的弟弟。我來向你們反映一個情況。

    李隊:什么情況?

    男青年:是我哥哥把子彈裝進我父親獵槍里的。

    李隊吃了一驚:你怎么知道的?

    男青年:我親眼看見的。那天我在家,看見我哥將一顆子彈裝進獵槍里,又將子彈退了出來,這樣來回好幾次,我以他是在弄著玩,也沒在意,F在看來,是他把子彈留在獵槍里的。

    李隊:你哥為什么要把子彈放在槍里?

    男青年:我認為他是想借我爸之手殺死我媽。

    李隊又吃了一驚:為什么?

    男青年:我哥不是我媽生的,我哥和我媽的關系不好。我爸開了一家公司,我家的錢都是由我媽掌握著。我哥因為吸毒,經常問我媽要錢買毒品,我媽不給,我哥就恨我媽,揚言要殺死我媽。他知道我爸經常用獵槍指著我媽玩,所以他就把子彈留在槍里,想借我爸之手殺死我媽。

     

    公安局會議室

    趙局:現在看來,該案先是死者從六樓跳下,經過三樓時,碰巧被死者的父親用獵槍擊中頭部,死者掉到地上時死亡。你們認為造成死者死亡的原因是什么?

    小張:我認為是死者父親用獵槍擊中死者的頭部造的。死者先是掉在葡萄架上,再落在地上,如果死者頭部沒有中彈,不至于死亡。

    小王:死者從六樓跳下來摔在地上也可能死亡。

    李隊:這起案件的性質是自殺還是他殺?

    趙局:你們的看法呢?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