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form id="nfdm4"></form>
    <wbr id="nfdm4"><legend id="nfdm4"></legend></wbr>
  • <nav id="nfdm4"></nav>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視頻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招聘小品編劇
    小說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重點推薦劇本
    公司年會情景劇劇本《公司成長記
    礦業公司晚會娛樂搞笑小品《家里
    飲食服務行業演出搞笑小品《挑剔
    法院單位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優秀
    公司娛樂演出搞笑小品《項目部的
    建筑工程公司娛樂演出感人搞笑小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憲法朗誦稿子,憲法詩歌《新憲法》
    高速公路服務區加油站年會小品劇本
    全國人民萬眾一心戰勝疫情劇本《我
    醫院醫患關系音樂劇劇本《我愿意為
    二十大同心共圓中國夢小品(我心中的
    建筑公司項目部年會情景劇劇本《加
    主播帶貨搞笑小品,直播帶貨小品劇本
    記者調查三農小品劇本(真假調查)
    關于去醫院打新冠疫苗小品《接種疫
    公務員廉潔自律小品劇本《廉潔家訪
    眼科小品劇本(醫路有你)
    村鎮基層干部如何搞好群眾關系小品
    家庭教育情景劇劇本,親子矛盾情景劇
    宣傳職業技術學校三句半劇本臺詞《
    油氣田搞笑小品《HSE監督員》
    適合重陽節表演勸老人打新冠疫苗小
    適合國慶節表演以抗疫為主題的小品
    改善人居環境詩朗誦《人居環境我最
    關于稅務局打擊偷稅漏稅開假發票小
    銀行服務小品劇本,關于宣傳銀行小品
    護林員小品,林長制小品劇本《熊大護
    關于拆遷鄉村振興小品劇本《鄉村美
    經典小品笑死人不償命,能笑死人的小
    炭纖維新型技術發展快板臺詞《科技
    健康扶貧的醫院小品劇本《好人好夢
    建筑工地施工小品劇本《你最偉大》
    預備黨員小品劇本《入黨故事》
    健康管理師小品劇本《感動你我》
    人社局三句半臺詞,人社局春節節目三
    公職人員廉潔自律相聲劇本《瀟灑走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小說 > 歷史小說 > 民族魂 (改編本)第二十七章
     
    授權級別:授權發表與使用   作品類別:小說-歷史小說   會員:戴修橋編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2/10/12 13:38:20     最新修改:2022/10/13 10:46:28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小說名:《民族魂 (改編本)第二十七章》
    (原創劇本網)作者:愚翁

      第二十七章

                                                                  除掉二熊

    說得是:

    登山耐側路,踏雪耐危橋,一個耐字極有意味。

              如傾險之人情,坎坷之世道,若不得一個耐字

              撐持過去,幾何不墮入榛莽坑塹哉?

    月光下,不大的松林象罩了一層薄紗,一片片土地好像睡著了似的,顯得多么靜謐,又多么神秘!

    魏振亞在松林里再次召開碰頭會,點名時發現張波濤還是缺席。

    魏振亞問:“焦亞林同志,張波濤又為什么缺席?”

    焦亞林氣撲撲地說:“魏書記,你就是不問起這個張波濤,我也要向你回報,這個人過于貪戀女色,把他開了吧,大年午夜逮只兔子,有他也過年,無他也過節!

    紀從海道:“這是危險的禍源,早晚要落入劉修益的黑殺隊手里,那時候好比一泡雞屎攪壞了一缸醬!

    魏振亞道:“我再和他談一次,以觀后效!

    曹克勇道:“現在黑殺隊活動的非常猖獗,我們不得不防哇!

    紀從海道:“老百姓都很害怕,給我們的行動造成極大的障礙,敵人這一手太狠毒了!

    魏振亞感慨地說:“我們共產黨人好比魚,人民就是水,那水要是干涸了,魚就無法活下去,我們必須打開這個局面。下一個打擊的對象就是劉修益和這支黑殺隊!

    正在這時,我土山情報員呂育才匆匆而來,他向魏振亞匯報道:“熊步年回來了,聽說要任黑殺隊副隊長!

    魏振亞問:“住在什么地方?”

    呂育才道:“還是陸瑁的家!

    魏振亞又問:“消息可靠嗎?”

    呂育才肯定地說:“完全可靠!

    魏振亞當機立斷道:“好,今夜干掉他,給王亭奎同志報仇!

    同志們無不振奮,爭先報名:“我去,我去……”

    魏振亞道:“這次夜襲,人不能太多,我點名!

    同志們都道:“政委,你就點名吧…….”

    魏振亞道:“王成鳳同志,紀從海同志、曹克勇同志、蘇光亞同志。我們五個人參加行動,現在開始準備!

    “是!”

    夜很深了,淡淡的月光如水,瀲滟地灑向大地。深深淺淺的樹影,濃濃淡淡的白,背月之處還是那么黑。

    五個靈敏矯健的身影出現在陸瑁家的院墻外,留下王成鳳一人于墻外警械,有四人搭上人梯越過了墻。這四人越墻入院,躡手躡腳向后堂屋走來,屋內還亮著燈,他們來到墻下,聽的屋內有男女的說話聲。

       熊步年緊緊地摟著紅杏在床上嬉嬉哈哈地逗著樂,如癡如夢,如魚得水,有不盡的樂乎。

    紅杏道:“跟著有本事的男人,心里就覺得踏實,覓上如意郎君,不穿棉襖也能過三冬!

    熊步年道:“杏兒,我問你什么樣的男人才算有本事?”

    紅杏道:“做大官的男人!

    熊步年道:“獨占花魁的男人才是真男人!

    一對狗男女又是一陣歡笑, 一陣狂風急雨過后, 直弄得熊步年人困馬乏。

    紅杏又道:“躲了幾個月的風,寄人籬下真不是個滋味!

    熊步年道: “這叫做避其鋒芒,殺了王亭奎,那個魏振亞能放過我們嗎?”

    紅杏說:“我還是心有余悸!

    熊步年道:“黑殺隊殺得他魏振亞亡魂喪膽,他們已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嘍,還不知到哪里逃命去了!

    紅杏道:“劉大區長和聶鎮長保舉你回來當黑殺隊副隊長,我心里真高興,男人能出人頭地,女人也自豪。你那大哥是個膽小如鼠小人,你說我們一起回來有多好!

    熊步年說:“劉區長要我給他去信,回來讓他當區文書!

    紅杏問:“信寫好了沒有?”

    熊步年道:“寫好了!

    紅杏道:“地址別寫錯了?”

    熊步年道:“安嶶省固鎮縣南馬崗輔!

    魏振亞猛地推開窗戶,舉槍向屋內的床上打去,一連數槍,屋內發出幾聲慘叫。同時紀從海、曹克勇破門而入。

    魏振亞也沖了進去,三人入室,見紅杏已死在熊步年的懷里,再看熊步年也絕氣而亡,曹克勇搜出枕頭下一把短槍,魏振亞從床前的抽屜里搜出了寫給熊步仁的這封信。

    眾人凱旋而歸。

    正是:

          色授魂與幾時歡?歸馬放牛入黃泉?

          時日曷喪天不留,罔水行舟舉步難。

     

    某個村莊一家農戶。

    魏振亞主持召開了幾名領導骨干會議。

    在會上他指出了:“劉修益的這支黑殺隊行動詭密,況且都是敵人訓練有方的特工人員所組成,使我黨的力量受到極大的削弱,造成我們和人民群眾流血和犧牲。我們必須早日采取一定的針鋒相對的方法,揭露了敵人的陰謀,徹底地消滅了這股敵人,讓革命的烈火重新燃起。目前,我們的行動也要小心謹慎,萬萬不可掉以輕心,粗心大意,曹克勇同志,焦亞林同志,你二人對那個張波濤要盡力說服教育!

    焦亞林說:“我多次提醒他,自已家不可常住或久住,卻讓他十分反感,說什么干革命如果不要老婆,他就不干了!

    魏振亞大怒道:“豈有此理,停止他的一切活動,他所接觸的,知情的聯絡人員和地點必須轉移和封閉,這件事由王習之同志負責!

    王習之道:“好,近日就辦,去安嶶的人員敲定了沒有?”

    魏振亞道:“王成鳳、蘇光亞同志與我前往!

    李敦盛道:“安嶶省固鎮縣南馬崗鋪,那是我潛伏過的地方,我同你們一起去。我那里還有其親朋的掩護,有便于我們的行動.”

    紀從海問:“準備工作做好了沒有?”

    魏振亞道:“刑樓保長刑興光給我們賣好黃花菜做掩護,我準備從大許家上火車!

    王習之道:“你是我們邳雎銅地區西工區的書記,武工大隊政委,肩挑挑該地區革命重任,一定要注意安全!

    “魏書記,你要保重!

    “魏政委,一定要注意安全……”

    魏振亞道:“王習之同志你負責臨時工作,好,謝謝同志們……”

    大許家火車站。

     這是一個很小的火車站,除了幾間站房,兩條鐵軌,與鄉村無別。魏振亞,蘇光亞,李敦盛打扮成地道的農民,挑著幾口袋黃花菜(干菜)來到了火車站

    客運火車進站了,上下車的寥寥無幾,他們登上了列車。

    魏振亞一行四人上了火車,車上有個靑年熱情地迎上前來,笑容滿面地:“魏政委,您也來了!

    正在這時幾名車警也迎面走來.

    這個青年楞頭楞腦地一句:“魏政委你來了!

    可把蘇光亞李敦盛嚇岀一身冷汗,魏振亞不能回答,當作全然不知.但又突然想起來。

    魏振亞的心很不平靜,仔細地想了想,這個靑年能是何人?是敵還是友?突然想起來了,他,是守運河時住的一家房東!

    王成鳳故將那青年向車廂里處擁搡,并厲聲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朝里去!

    魏振亞在這種情況下怎好答理,暗送目光與蘇李二人,還要注意這個青年的一舉一動,以防不測。這個青年看魏不理睬于他,也就把臉轉過去了。

    魏振亞也想,我現在己不是那時的衣貌,他恐怕也辨不太清楚我就是當時的大隊政委了。雖然這么想,還依然保持著高度警愓。

    到了徐州下車,已是黃昏,魏振亞由王成鳳,蘇光亞和李敦盛前后夾在人群中走出站外。

    魏振亞他們出站后就急忙到侯車的地方把斗蓬蓋上臉裝睡,王成鳳,蘇光亞、李敦盛、三人注意周圍動靜,心情雖然緊張,但表面上還是沉著。

    天逐漸黑了,魏振亞他們才上南去的車,只有王成鳳坐在車廂內看守著行李,魏振亞他們三人爬在車箱上邊。列車奔馳,風聲呼嘯,夜幕深沉……

    拂曉時到了固鎮,下了車心情才安定下來。四個人分開著走,魏振亞和李敦盛同行,蘇光亞,王成鳳同行,并無人盤問,他們混過了敵人的東門崗哨。

    魏振亞一行四人挑著裝著黃花菜的口袋,行走在丘陵起伏的土石小路上。小路彎彎崎嶇不平,四野光禿禿的,空曠而又荒涼,這里與蘇北相比起來,顯得人煙稀少,即是路過一些村莊,星星散散,少有人家,多是矮小的茅草屋,正是一派貧窮落后的景象。

    李敦盛介紹這里的情況,他道:“這個村莊只有八九十戸人家,只有一戶富農,頑保長又是別村的人,從未有敵人到此活動過,確是我們潛伏行動的好地方。我是原來的住戶,因家鄉困難在這里混過窮,住過幾年,來來去去沒有人懷疑!

    魏振亞道:“我們來此地不是以潛伏為目的,打掉熊步仁便立即返回,家里也是一團亂麻,容不得耽擱!

    蘇光亞問:“若是有人詢問起來又如何回答?”

    李敦盛道:“魏書記就以我弟弟來此躲現役兵的,其他的不要說,由我來應付!

    蘇光亞又問:“我呢?”

    魏振亞道:“我們不是帶著黃花菜嗎!

    蘇光亞道:“好吧,我是做小生意的!

    王成鳳問:“我如何回答?”

    蘇光亞道:“你和魏書記就伴小夫妻吧!

    正是:

           守經達全靠機靈,同明相照心相通。

           指揮若定有謀略,無出其右可建功。

     初冬的黃昏來得是很快,太陽就落進了西山。于是,谷中的嵐風帶著濃重的涼意,驅趕著白色的霧氣,向這里游蕩;而山的陰影,更快地倒壓在村莊上,陰影越來越濃,漸漸和夜色混成一體,但不久,又被月亮燭成銀灰色了。

       魏振亞一行四人來到馬崗輔,這也是不大的一個村落,這里的農戶很少有院,多是幾間茅草房。一進村雖然沒有人走動,卻有兩只黃狗咬道。

    李敦盛敲響一家農戶的房門,并輕聲喊道:“大叔,大叔!

    開門是一個五旬開外的老人, 他見是李敦盛,喜出望外,道:“是大侄子,喲,還有兩個人?,快進屋,他娘快做飯,敦盛大侄子來了!

    魏振亞他們進了屋,于老漢年齡相仿的老婦人也異常熱情,迎過來道:“大侄子,一走就是幾年,我和你大叔時常嘮叨著你,生怕你發了財,把窮叔窮嬸子給忘了呢?快坐, 客人們快坐,我說幾句就去做飯,炒菜!

    李敦盛把口袋放下,故意向魏振亞道:“兄弟,這就是大叔和大嬸!

    魏振亞即景生情道:“大叔,大嬸您們好哇!

    老婦人問:“你是?”

    李敦盛道:“他就是往天我與您說的我弟弟,老家抓壯丁,抓翻了天,我把他帶來躲上幾日!

    大家坐了下來,老漢為他們倒了幾碗開水,道:“先喝碗開水,要你表嬸炒幾個菜,咱們喝幾盅!

    李敦盛問:“虎子兄弟呢?”

    老婦人愀然作色道:“鬧著要娶媳婦,還要去參加新四軍!

    這時從里間屋走出一個濃眉大眼很英俊的小伙子, 他道:“那國民黨兵,千萬不能當,要想當兵去當八路軍和新四軍!

    他就是陳虎。

    蘇光亞道:“這位兄弟說得對!

    陳虎問:“這位哥哥是?”

    李敦盛道:“他是我的弟弟,一來逃避抓壯丁,二來做個小買賣!

    老漢道:“虎子,去侉子那買幾斤酒去!

    魏振亞問:“有侉子在這里賣酒?”

    老漢笑了笑道:“這里的人把我們北方人叫侉子!

    陳虎道:“那個小賣店可能不開了!

    老漢問:“開的好好的,怎么說不開就不開了?”

    陳虎說:“熊家二兄弟,大熊是做大買賣的,煙酒店是二熊開的,二熊帶著老婆回老家了!

    蘇光亞問:“大熊是做什么買賣的?”

    陳虎道:“我只知道他住在他親戚家里,總是腳底無線,來了無影去了無蹤,做什么買賣?不知道!

    老婦人道:“熊大先來幾日,沒有隔多久,熊二就帶著老婆來了,他的這家親戚也不寬裕,怎能坐吃山空,熊二就開了一個小店,賣些煙酒針頭線腦的,要他老婆看著,二兄弟去固鎮、蚌埠做些大生意,說他們做什么,也不是正路人,日賭夜嫖的!

    王成風問:“他的這家親戚是這里老住戶?”

    老漢道:“也不是,他也是你們蘇北人,他的老婆不是起小結發,是拐來的,還帶來個女兒,與虎子同齡!

    老婦人道:“那個女孩子人長得不差,來的時候才六七歲,要和俺虎子好,我不樂意,你大叔也不高興!

    陳虎一副孩子氣又使出來了,彎腰抱住了李敦盛哀求道:“表哥,我的好表哥,我爹是你的親表叔,我們是親表兄弟,替表弟我求求情,點水之恩應涌相報,用著表弟的時候,上刀山下火海,萬苦而不辭!

    老漢吼道:“這路人的女兒,你不能娶!”

    陳虎憤然地:“一說起秀兒,你們就像禿子頭上撒把鹽,我與秀兒好,礙你們什么事?她爹壞她不壞, 她是良家之女, 我就要娶她,否則我就上廟當和尚!

    陳虎說罷拿起一個大酒壺氣撲撲地走了。

    老婦人又嘮叨起來:“他爹不是個好人,也是蘇北人,據人傳言是在老家殺了人逃亡到安嶶的,這路人不是個好東西。根不正苗不正,結個葫蘆歪著腚,與我們的家水火不同爐,我們是老實的莊稼人,他要娶那個野丫頭,除非是我死了!

    李敦圣道:“我想起來了!

        這是多年前的事了。

    一個很大池塘,早晨的太陽紅澄澄的,升到光輝的銅色的霧里。這霧便熱郁地閃著赤光,仿佛是透明的塵土,昏昡地籠在水面上。一群雪白的水鳥伸長了脖頸,刷刷地打著翅臁,繞著田畻邊的灌木飛過,大氣里又轉為沉寂。一會兒太陽又沖破浮云薄霧,又把光輝灑向水面上,放射出綺麗的色彩,而且倏忽變易,這里的一切太美了,讓人陶醉。

    李敦盛挑著剛割好的還帶著露水的青草,赤著腳,褲腿也被露水滲透了,濕漉漉的,涂滿了草葉和泥漿,他來到池塘邊,放下草擔子,一手提著鞋向池塘走去。不遠水塘的水里映出一個女孩的倒影,李敦盛抬頭看去,那里坐著一個女孩,身后有條水牛正在不緊不慢地覓吃著地上的草尖。

    她就是秀兒。

    秀兒自哀自嘆道:“爹哇,你為什么給我生個女人之身,我要是一個男兒,殺莊賊,一定為您報仇,我今年就十五歲了,爹,九泉下的爹,您放心,我殺莊賊無能為力,我要為你找一個有能力的女婿,為您報殺身奪妻之仇,陳虎,陳虎,你快長大,我嫁給你,你好為我報殺父奪母之仇人,莊世才!

    李敦盛想起這段往事,便問:“那秀兒現在的爹可叫莊世才!

    老漢道:“是啊,他叫莊世才,在固鎮和人在開大煙館!

    老婦人問:“秀兒現在的爹?她這個爹不是親爹?”

    李敦盛說:“不但不是她的親爹,還是她殺父的仇人!

    魏振亞問:“那個莊世才在固鎮開大煙館?固鎮開煙館的能有幾家?”

    老漢道:“明的你一家也找不到,暗的,十家八家有的是!

    莊世才的家。

     這是一棟農式宅院,院墻高有丈外,有主屋有偏房,還有過道,虎坐門樓,顯得儼然富豪。   

    陳虎來到莊世才的家,叫開了門,開門的姑娘正是秀兒。

    秀兒:“是虎哥,快進屋!

    陳虎問:“大毒蟲在家嗎?”

    秀兒罵道:“可能外死外葬了!

    陳虎道:“他要外死外葬就好了,省得你心病不癒!

    秀兒道:“那也不解我的恨,我親眼看見他砍了我爹八刀,我爹還沒有死,我娘跪著求他,留下我爹一條命,她還是向我爹的胸膛又狠狠地扎下一刀。我現在想起來,殺他一百刀,方解我心頭之恨!

    陳虎跟后進了屋.

    屋里還亮著燈, 這是秀兒的臥室.

    秀兒笑容可掬地問:“虎哥,你想好了沒有,只有參加新四軍才能殺掉莊世,才為我爹報仇!

    陳虎問:“留下嬸子怎么辦?”

    秀兒道:“我恨我娘又很可憐她,她太懦弱了。我問過我娘,我娘說,我爹在外教書,這個莊世才家里有錢,更有勢力,是個不務正業浪蕩漢,見她長得俊就多次強暴了她,最后又殺了我爹,這個世道哪有講理的地方,只有殺他,才能冤冤相報!

    陳虎說:“俺表哥來了!

    秀兒問:“哪個表哥?”

    陳虎道:“我的親表哥,他叫李敦盛!

    秀兒道:“我想起來了,他是個好人!

    陳虎神秘兮兮的說:“他可能是新四軍!

    秀兒問:“你怎么能知道他是新四軍?”

    陳虎道:“我摸到他身上帶著槍!

    秀兒:“是真的?”

    陳虎道:“我何時騙過你!

    秀兒喜上眉梢拉起陳虎,迫不及待地說:“求你表哥帶我們兩個去參加新四軍!

    陳虎道:“你家還有酒嗎?”

    秀兒道:“有,還有半覃子,你有力氣都抗走, 還有,你表哥不答應帶我們參加新四軍,俺就跪著別起來!

    陳虎道:“就是八路軍也行,這兩個軍是一母同胞;孿生兄弟,都是共產黨的隊伍!

    秀兒道:“好!

    門開了,陳虎扛著酒覃子秀兒緊隨其后進了屋,屋中央擺著一張飯桌,桌上擺著幾味菜,盅筷也己經放好,魏振亞他們聊著家常。一對青年進了屋,把老婦人嚇了一跳道:“虎兒,把酒覃子都扛來了?”

    只見二青年往李敦盛面前跪下, 這些人等都詫異起來。

    李敦盛去攙扶陳虎道:“表弟,表弟,你怎么跪起來了,快起來,快起來!

    陳虎道:“表哥,您不答應我,就跪死在您的面前!

    李敦盛向秀兒看了看道:“女大十八變,越長越好看,秀兒就是個好姑娘,典莊秀雅,人材出眾。表叔表嬸,您們就答應他們了吧!

    陳虎道:“俺還有一個請求!

    李敦盛道:“還有什么請求?”

    秀兒淚道:“俺要當新四軍!

    陳虎道:“八路軍也行,只要是共產黨的隊伍都行!

    李敦盛向魏振亞看了看,沒有回答。

    陳虎道:“我知道表哥是隊伍里的人!

    李敦盛還在推脫著說:“我?”

    陳虎說:“你不是隊伍里的人,為什么帶槍?”

    李敦盛大驚道:“我帶槍?”

    魏振亞這才道:“你們為什么要當新四軍?”

    陳虎斬釘截鐵地說:“給秀兒報仇, 報殺父大仇!

    魏振亞問:“殺誰?”

    秀兒哭道:“殺莊世才!

    秀兒一邊哭著一邊從懷里取出一把尖刀,她咬牙切齒地說:“這把刀我從十二歲就磨好了,我要殺莊才為我爹報仇,我娘告訴我,我爹也是共產黨員,我這里還有我爹一個小本子!

    魏振亞道:“把本子拿來我看看!

    秀兒撕破棉襖取出一個陳舊的小紅本子來,魏振亞接過看了看道:“你爹是我們的同志,他參加過古邳暴動!

    蘇光亞走過來道:“原來你是革命的后代,魏書記答應他們的要求吧?”

    魏振亞將秀兒扶起來道:“我答應你!

    秀兒向魏振亞看著呢喃道:“你姓魏?”

    魏振亞點點頭。

    秀兒問:“您可叫魏振亞?”

    魏振亞道:“是啊,你怎么會知道我叫魏振亞?”

    秀兒又撲通跪在魏振亞的面前哭道:“叔叔,我跟您去殺仇人,共產黨的仇人,天下窮人的仇人!

    魏振亞問:“你不能叫我叔叔,叫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是魏振亞?”

    秀兒說出了一段往聲事來……

    數月前。

    堂屋亮著燈,傳出頻頻的碰杯聲,和高聲大嗓的說話聲,秀兒輕輕的腳步走到窗下,向內窺視。

    莊世才坐在首位,左有熊步仁,右有熊步年,紅杏在作陪著。

    熊步仁說:“我熊步仁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魏振亞!

    熊步年道:“只要魏振亞在,你我兄弟就難回邳縣……”

    秀兒一番言語打動了陳虎的父母,二位老人這才從情感上徹底的改變。

    老漢感慨地說:“錯怪了孩子,原來你也是良家人的后代,窮人的女兒!

    老婦人伸手把秀兒扶起緊緊地摟在懷里道:“我冤枉了孩子!

    老漢也將虎兒拉了起來道:“兒哇,爹我支持你!

    魏振亞問:“熊步年現在何處藏身?”

    秀兒說:“聽娘說他們今天都回來!

    魏振亞:“秀姑娘,你先回去,半夜給我們開門,今夜為你報仇!

    秀兒和陳虎大喜便陪著魏振亞他們吃了晚飯,因身有重任只是少飲了幾盅,便做起戰前準備。

    陳虎興高采烈地送走秀秀,這且不說。

    月亮落下去了,當空一抹淡淡的白云,磷光閃閃。接著,云塊仿佛被撕裂了,它噴射著,迷漫著,五光十色的火花迅速飛向四面八方,原來是一大串流星從天空飛過。

    魏振亞、蘇光亞、李敦盛,還有陳虎來到大門前,陳虎已輕輕地敲響了秀秀的窗戶,片刻大門也輕輕地開了。

    秀兒輕聲道:“熊步仁住東屋,莊世才住堂屋,都沒有插門。

    魏振亞他們撲進了院子。

    魏振亞與蘇光亞推開門,床前有張桌子,桌上的燈火還在跳著燈花,熊步年在酣睡著。

    魏振亞向熊歩仁的頭部,胸部連開了三槍,這時堂屋也響了兩槍。

    正是:好利者,逸出于道義,其害非淺,利也就是害,害人也害已。

    有詞《菩薩蠻》為證:

                 青苔院中響槍聲,槍聲響后天自明。

                 天理乃循環,善惡有報應。

                 秋風昜水寒,霜落人間冷,

                 法網疏無漏,雪冤定無情。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小說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