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form id="nfdm4"></form>
    <wbr id="nfdm4"><legend id="nfdm4"></legend></wbr>
  • <nav id="nfdm4"></nav>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視頻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招聘小品編劇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中醫院小品劇本《剛好遇見你》
    口腔牙科醫生關于牙齒的小品劇本
    醫師節感人情景劇本(做媽媽的接班
    便衣警察音樂小品劇本《城市套路
    邊防警察小品劇本(禁漁令)
    維護生態環境建設美麗鄉村快板《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公司發展成長歷程年會節目情景劇劇
    憲法朗誦稿子,憲法詩歌《新憲法》
    高速公路服務區加油站年會小品劇本
    全國人民萬眾一心戰勝疫情劇本《我
    醫院醫患關系音樂劇劇本《我愿意為
    二十大同心共圓中國夢小品(我心中的
    建筑公司項目部年會情景劇劇本《加
    主播帶貨搞笑小品,直播帶貨小品劇本
    記者調查三農小品劇本(真假調查)
    關于去醫院打新冠疫苗小品《接種疫
    公務員廉潔自律小品劇本《廉潔家訪
    眼科小品劇本(醫路有你)
    村鎮基層干部如何搞好群眾關系小品
    家庭教育情景劇劇本,親子矛盾情景劇
    宣傳職業技術學校三句半劇本臺詞《
    油氣田搞笑小品《HSE監督員》
    適合重陽節表演勸老人打新冠疫苗小
    適合國慶節表演以抗疫為主題的小品
    改善人居環境詩朗誦《人居環境我最
    關于稅務局打擊偷稅漏稅開假發票小
    銀行服務小品劇本,關于宣傳銀行小品
    護林員小品,林長制小品劇本《熊大護
    關于拆遷鄉村振興小品劇本《鄉村美
    經典小品笑死人不償命,能笑死人的小
    炭纖維新型技術發展快板臺詞《科技
    健康扶貧的醫院小品劇本《好人好夢
    建筑工地施工小品劇本《你最偉大》
    預備黨員小品劇本《入黨故事》
    健康管理師小品劇本《感動你我》
    人社局三句半臺詞,人社局春節節目三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留余慶》(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bengalgenocide.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2/4/29 17:47:25     最新修改:2022/4/30 12:03:06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戲曲劇本名:《《留余慶》(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余慶

    (又名《村老嫗解救千金女》)

    根據紅樓夢》改編)

     

    【劇情簡介】

          劉姥姥女兒女婿家貧,為了改變窘況,劉姥姥帶外孫板兒到榮國府攀親。榮國府女眷賈母、王夫人和王熙鳳好心相助,劉姥姥女兒女婿家境好轉。后來賈家敗落,賈府一干人等鋃鐺入獄。王熙鳳死在獄中,其女巧兒被狠心的舅舅王仁和奸惡的堂兄賈蘭合伙販賣。劉姥姥為報王熙鳳濟困扶窮之恩,說服女兒女婿賣田換銀,之后自己攜銀帶板兒四處尋訪巧兒。最終巧兒從煙花巷被贖回,長大后與板兒成親。

     

    【場次】

        第一場    劉姥姥勸婿走舊親 

        第二場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

        第三場    劉姥姥二進榮國府   

        第四場    劉姥姥驚聞賈家訊

        第五場    王熙鳳獄中托孤女

        第六場    千金女慘遭舅兄賣

        第七場    村老嫗解救千金女

        第八場    李宮裁痛喪做官兒

        第九場    千金女嫁與鄉村郎

     

    【人物】

       劉姥姥——老寡婦,在女兒女婿家幫忙。

       狗  兒——劉姥姥的女婿,務農為業。

       劉  氏——劉姥姥的女兒,在家操持家務。

      板  兒——狗兒和劉氏的兒子,出場年齡分別是五六歲、八九歲、十一二

                      歲、十四五歲和十七八歲。

      青  兒——板兒的姐姐,比板兒略大。

      王熙鳳——又稱鳳姐、鳳哥、璉二奶奶、鳳辣子、鳳丫頭。替姑姑王夫人

                        當家,管理榮國府。

      巧  兒——王熙鳳的女兒,比板兒略小,出場年齡分別是四五歲、七八歲、

                      十來歲、十二三歲和十五六歲。

      平  兒——王熙鳳的大丫頭。

      周瑞妻——賈府仆人周瑞的妻子,王夫人的陪房,在榮國府管理太太奶奶

                       們出行的事。

      賈  母——賈府老長輩。

      李  紈——字宮裁,榮國府長孫賈珠之妻。賈珠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賈

                      蘭。

      賈  蘭——李紈的兒子,巧兒的堂兄,出場時分別是十三四歲和十七八歲。

      王  仁——王熙鳳的哥哥,巧兒的舅舅,貪財忘仁之輩。

       老  鴇——滿春院的鴇母。

       看門人、女眷、丫鬟、公差、販子、路人以及將士若干。

     

    第一場  劉姥姥勸婿走舊親

                【幕啟,普通農家陳設,一只桌子,另加幾只舊方凳。

    劉姥姥   (右側上,邊掃地邊念叨)這塵土哪里來的,天天掃天天有。

    板  兒   (內)姥姥,青兒打我。

    青  兒   (內)姥姥,板兒先打我。

    板  兒   (內)是你先打我。

    青  兒   (內)是你。

    劉姥姥   (停止掃地,沖舞臺內呵斥)你姐弟又想吃掃帚柄,是不是?嗄!

               (邊說邊揮舞掃把)

              【姐弟不再作聲。

    劉姥姥    小孩子要嚇唬嚇唬才會安靜。(繼續掃地。掃畢,把掃把扔到角

                 落,拍拍身上的灰塵,回到舞臺前)嗐!

               (唱) 七十有余一寡婦,

         夫主早早先亡故。

           只生一女嫁狗兒,

           務農為業忙碌碌。

           接我過來一同住,

           兩個外孫要照顧。

           老有所依自滿足,

           一心一意日子度。

           奈家中有限收入,

           吃有穿無實也苦。

           狗兒無端常發怒,

           女兒受虧常啼哭。

           老身委實看不過,

           乜時要把話吐露。

    (白)老身劉氏,今年七十幾歲了,大人小孩都是叫我“姥姥”。夫主早逝,只生一女,嫁給王狗兒為妻。夫妻二人務農為業,一對男女仔無人照顧,因此女婿接我過來幫忙。老身本來只靠兩畝薄田獨自度日,甚是孤單。既然女婿要接來一同生活,豈有不愿之理?自然一心一意替這個家操勞。莊稼人家常常難以周轉家計,女婿因此苦惱,常常喝酒罵人,女兒不敢回嘴只會偷哭。老身實在看不過,暗暗替他們想了一個辦法,看看乜時在他夫妻面前提起。

    板  兒   (內)姥姥,板兒肚子餓了。

    青  兒   (內)姥姥,青兒肚子也餓了。

    劉姥姥     知道了,姥姥這就去煮飯。(下)

                【狗兒趔趔趄趄從左側上,嘔吐了一回。

                 【一陣寒風。

    狗  兒    (抱緊雙肩)冷!

                 (唱) 秋去冬來冷颼颼,

                            冬事未辦心煩憂。

                           愁愁愁,無良謀。

                           離家上街頭,

                           吃了幾杯酒。

                          酒精下肚未忘憂,

                         轉回家門步躇躊。

    (欲進門又縮回腳,夾白) 唉!昔日祖上也曾風光一時,不想我王狗兒今日落此地步。

            (接唱) 祖上風光空回首,

                           家業蕭條城難留。

                          搬來鄉下村莊守,

                          做牛做馬只糊口。(苦笑)

                          這日子乜時熬出頭,

                         乜時他媽的熬出頭?

               (復嘆氣,進門絆了一下,栽倒在地,呼呼睡去)

                 【又一陣寒風。

    劉  氏    (內)哎呀!

                (內唱)到村旁,洗衣裳——

               (快步上,一手以袖擋風,另一手挎著一籃洗好的衣服)

               (接唱)到村旁,洗衣裳,

                             歸來但嫌去路長。           

                            薄衫不耐天轉寒,

                           寒風刺骨透身涼。  

                          穿小巷,步匆忙,

                          權借只手把風擋。

    (繞場后止步,白)可算到家了,真冷。ㄟM門,發現地上的丈夫)這冤家又是去喝酒。姥姥,鹽水泡一碗出來,狗兒又喝醉了。(把手里的籃子放到角落)

    劉姥姥   (內應)來了來了。(端鹽水上)沒用的人,三天兩日酒醉。

                【劉氏將狗兒拖到方凳上坐下。劉姥姥給女婿灌下鹽水后,順手把碗

                 放桌上。

                 【狗兒醒過來,看看妻子看看岳母,嘆氣再三。

    劉  氏    (膽怯)狗兒,我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狗  兒    (沒好氣)當講你就講,不當講你就別講。

    劉  氏    (欲言又止)… 嗄!

                (唱) 天氣轉寒,天氣轉寒,

                            可憐老幼衣仍單。                               

                           你三天兩日醉顛顛,

                          醉后倒地睡酣酣。

                          家中無剩幾錁錢,

                         不知冬衣幾時添。

                        你是堂堂男子漢,

                         理應一肩挑重擔。

    狗  兒    (指著妻子)住…住…住口! (搖搖晃晃起身)

                 【劉氏躲到母親身后。

    狗  兒    (唱)  休要在此管夫男,

                            婦人絮叨教人煩。

                           我盡日流汗顧田園,

                          只可維持日三餐。

                          再無本事賺他錢,

                         再無本事冬衣添。

                         你有雙腳共雙手,

                         因何不能同承擔?

    劉  氏     我… 我有什么辦法?

    狗  兒     你沒辦法憑什么管我?下次再多嘴,小心吃拳頭。

    劉  氏     姥姥,您看他… (哭)

    狗  兒     哭什么哭,吵死人。(兀自坐回方凳)

               【劉氏不敢放聲,只是抽抽噎噎。

    劉姥姥    (旁白)肚子里的話今日要說出來。(轉向女婿)姑爺,你別怪我

                  多嘴。

                (唱) 鄉下村莊人…人平凡,

                            哪個不是守碗吃飯?

                            你因小時托了老子福,

                            吃好穿好成習慣。

                            如今有錢顧頭不顧尾,

                            沒錢心中煩躁火氣燃。

                             動輒罵妻要揮拳,

                             這算甚乜男子漢?

    (白)憑我這老貨粗粗想來,咱們雖然住在這鄉下,終歸還是天子腳下。城里遍地都是銀子,只可惜你不去拿,在家跺腳也是沒用。

                 【劉氏停止抽噎,轉身傾聽二人對話。

    狗  兒     您說話好像吃軟粿,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難道叫我去搶劫不

                   成?

    劉姥姥     誰叫你去搶劫?我是說銀子沒腳,不會自動跑到咱們家里來,咱們

                  要想辦法。

    狗  兒    (冷笑起身)有辦法還等到這時候?

              (唱) 我乃區區一窮漢,

                         位卑言微人輕看。

                        并無親戚能收稅,

                       更無朋友在做官。

                       有乜辦法可以想?

                       即便有——

                      只怕無人肯可憐。

    劉姥姥    不然。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咱們謀劃了,靠菩薩保佑,有些機會

                   也未可知。我倒是替你們想了一個辦法。

    狗兒/劉氏 (齊聲)有什么辦法,快快說來。

    劉姥姥    你們聽!

                 (唱) 你家原與金陵王家連過宗,

           二十年前他家還認這門親。

           如今是你們要面子太拘謹,

           才漸漸,漸漸兩家疏情分。

    (夾白) 當初我共女兒你還去過一遭。他家二小姐會待人,沒什么架子,如今是榮國府賈二老爺的夫人。

    (接唱) 聞說她上了年紀,

                   越發愛恤老憐貧。 

                   何不去走動走動,

                  只怕她還認舊親。

                   她拔根汗毛比咱腰更壯,

                                     只要她仍念舊肯發好心。         

    狗兒/劉氏  哦—— (各自思忖)

    狗  兒   (旁唱) 姥姥話粗情理存,

                狗兒心底暗活動。

    劉  氏    姥姥,您的話雖然有道理,可是女兒有點擔心。

    劉姥姥    擔心甚乜?

    劉  氏    擔心啊——

               (唱) 咱們這等人,

                          如何得進那侯門?

                          只恐她家看門人,

                          不肯進內傳口信。

                          我等白白去丟人,  

       到時豈不難為情?

    劉姥姥    這也確實…

    狗  兒     吔—— 姥姥既然當年見過王家二小姐,雖然她如今成了賈二老爺的

                 夫人,也可再去見她,也許能見著,給咱家帶回一些好處。

    劉姥姥    哎喲,侯門似海,賈府仆人都不認識我,我去了也是白去,不去不

                   去。

    狗  兒    無妨,我教你一個辦法。你帶小板兒去,先去找太太陪房周瑞老

                 婆。周瑞周大爺昔年與人爭奪田地,我父親曾經替他出力,兩家本

                來關系極好。

    劉姥姥     我也知道此事,只是多時互不往來,不知他家如今是何光景。

    狗  兒     總要去了才知道,否則,咱們還有什么辦法來過冬?

    劉  氏     姥姥,狗兒這話倒是不錯。

    劉姥姥     唉,罷了罷了!

                (唱)女婿身為“唐補人”,

                          這嘴臉自然不能去。

                         女兒你是年輕媳婦,

                        賣頭賣腳也不合適。

                       唯有我,

                       舍下這副老臉去試試。

                       果然得見且獲益,

                        一家過冬就容易。

    狗兒/劉氏  只好有勞您老人家了!

    劉姥姥     不要假情假意。

                  【狗兒夫婦相視而笑。

    劉姥姥    今日遲了,明日再進城。走,先去吃晚飯。飯后早安歇,明日早出

                發。出發前還要梳洗一番,換上干凈衣服。是了,還要教板兒幾句。

    狗兒/劉氏  聽憑姥姥主意就是!

    劉姥姥    走。(徑自下)

                【狗兒和劉氏跟下。

    ——幕落——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

                  【幕前。

    劉姥姥    (內)板兒一齊走吔。恐辶鶜q的板兒從左側上)

                (唱) 天未明,離鄉村,

                            帶著外孫同進城。

                (白)板兒,教你的話還記得不?

    板  兒     記得。

    劉姥姥     一定不能忘記,知道嗎?

    板  兒     知道。

    劉姥姥     知道就好。走。

                 【二人繞場。

    板  兒    (旁唱) 姥姥三步兩叮嚀,

                                板兒未曾放在心。

                               要進城,太高興,

                                無不隨口來應承。

                  (白)姥姥,前面那么熱鬧,是不是到城里了?

    劉姥姥     正是正是,那條街是寧榮街。

    板  兒     哇,人真多! …  那邊還有耍猴戲的,真好看。ê闷娴厮奶帍

                   望)

    劉姥姥     哎唉!

                 (旁唱) 小子進城喜啊喜不勝,

                                 老身心似擂鼓跳怦怦。      

                                 窮人無奈攀富親,

                                 難知事成事不成。

    板  兒    姥姥您看,那是誰家?門前有兩只石獅,門口都是轎馬。

    劉姥姥    兩只石獅?榮國府這么快就到了。(撣撣衣服,拉板兒) 到別人家

                   不能像在家里,要規矩一點,知道嗎?

                 【板兒點點頭。

    劉姥姥    正門人多,咱們到角門去打聽。(拉板兒溜到舞臺右側,打起笑臉

                   向舞臺內請安) 太爺們納福!

                【一老一少倆看門人上。

    看門人   (打量良久) 哪里來的?找誰?

    劉姥姥    老身從鄉下來,要找太太的陪房周嫂,煩兩位太爺替請出來。

    年輕看門  鄉下來的,要找周大娘?你到那個角落去等著,她家過會兒就有

                   人出來。(說畢,向老看門人眨眼睛)

    老看門人  何苦捉弄她?(轉向劉姥姥)老人家,周家在后街,你繞到后

                  街,再去問人。

    劉姥姥    如此多謝兩位太爺!多謝,多謝! (牽起板兒,繞到左側下)

    年輕看門 (看著劉姥姥的背影,“撲哧”笑出聲)太爺,她叫咱們“太爺”。哈

                 哈哈… 哈哈哈… (徑自下)

    老看門人 (搖搖頭)何苦捉弄鄉下人?(也下)

               【幕啟。王熙鳳住處,舞臺中間是堂屋,右邊是她女兒睡房,左邊是

                  她自己房間。堂屋墻上掛著鐘。

    周瑞妻   (左側內) 姥姥,隨我來。

    劉姥姥   (內應) 哎!

    周瑞妻   (引領劉姥姥和板兒上)

                (旁唱) 當年丈夫賴她親翁助, 

                               今日理當替她來引路。

                              太太早已不理事,

                              領她來見新當家作主。

            (夾白) 姥姥,如今這府內是璉二奶奶當家。太太不見倒也罷,二奶

                奶一定要見上一面,才不枉來此一遭啊。

                (接唱) 趁這大中午,

             快去她住處。

             若是遲一步,

             事情會被誤。

               (白)只有午飯時候她才得空,過后回事的人一多,就難見她了?

                 走快走!

    劉姥姥    哦,板兒快跟上。

                 【三個人急急繞場行。

    周瑞妻    到了。你們在外面稍候。

                【劉姥姥點頭。

    周瑞妻   (進堂屋,喚)平姑娘在家嗎?

    平  兒   (右側內應)來了來了。(上,到堂屋)哦,是周大娘。

    周瑞妻    是,我帶一個人來找二奶奶。(放低音量)當年太太常會,故此今

                  日我帶她過來,想來二奶奶也不會怪我莽撞吧。

    平  兒   (點頭)既如此,帶她到我家小姐房間。 (說畢,退到右側房間等

                  候)

    周瑞妻    是。(走到堂屋門口招呼)姥姥進來。

    劉姥姥    哦。(牽著板兒小跑進堂屋) 什么味道這么香?(抬頭茫然四顧)

               (唱) 一陣香氣撲人臉,

                           流光溢彩耀人眼。

                          身子好似在云端,

                          飄飄忽忽空中懸。

    周瑞妻    姥姥來,到這邊來。

    劉姥姥    哦。(跟隨周瑞妻進入東邊房間,仍舊到處看,不停地咂嘴念佛)

    平  兒   (打量劉姥姥,笑)老人家,請坐吧!

    劉姥姥    哦,好,好。(坐下)

                  【板兒躲到姥姥身后,祖孫二人局促不安。

                  【平兒示意周瑞妻和她一起坐到床沿。

    劉姥姥    (偷看平兒)

                (旁唱) 眼前這美人容如花貌似月,

                               插金戴銀,遍身綾羅,

                               定是當家主人無別個,

                              待我喚聲“姑奶奶”請安——全禮節。

                 (正欲出口)

    周瑞妻    姥姥,她是平姑娘。

    劉姥姥    ?哦,(起身打拱)平姑娘安!

    平姑娘    不必多禮!趕緊坐回。

    劉姥姥    哎,哎。(坐回)

    平  兒    丫鬟,捧茶出來。

    小丫鬟   (內應)來了。(端茶上,遞給姥姥和板兒后,下)

                 【祖孫二人喝茶畢,放下茶杯。

               【堂屋里掛著的鐘“當”“當”敲了七八下。

    劉姥姥    (緊張,嘀咕)什么聲音?

    板  兒    (驚恐狀,小聲)姥姥,我怕。

                  【劉姥姥摟住板兒。

    平  兒     別怕,這是我家的自鳴鐘在報時。

    劉姥姥     哦。(略略放松)

                【一群小丫頭從左側亂跑上,進堂屋,過右邊房間下,一邊亂嚷“奶

                 奶來了”。

               【平兒和周瑞妻忙起身。

               【平兒先出去迎接主人。

    周瑞妻    姥姥你只管這邊坐,時候到了我來叫你。 (也迎出去)

    劉姥姥    好好好。

                 【笑聲一陣陣傳來。

    劉姥姥    (起身,旁白)定是姑奶奶聲音。

                (旁唱) 她笑聲這般爽朗,

                               我聽著兀自更慌。

                              心里頭八下七上,

                              見了面待要怎樣?

                (嘻嘻笑,拱手) 姑奶奶安!不行不行,這樣問安好像誠意不夠。

                 【又一陣笑聲。王熙鳳滿面春風上,一群婦人前后簇擁。

    王熙鳳    (唱) 當家做主好威風,

                              上下仆從前后擁。

                             家大事雜雖勞神,

                             巧于應付人稱頌。

                             權勢握在雙手中,

                             偶聽微辭我裝聾。

    平兒/周瑞妻(立在堂屋門口)二奶奶請。ㄓ阶筮叿块g)

                 【平兒替王熙鳳解下披風掛到衣架上。

                 【王熙鳳坐下,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平  兒    (吩咐婦人們) 汝等出去傳午飯過來。

    婦人們    (齊聲)是。(下,端菜上)

    平  兒     二奶奶,吃午飯吧。

    王熙鳳     嗯。(睜眼坐好,拿筷子略動了幾口,放下筷子,漱了口,示意撤

                  走)

                【婦人們把菜端到隔壁房間,放到桌上,下。

    板  兒    (流口水)姥姥,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劉姥姥    (重重打了一巴掌)再叫!在家怎么教你的?

                【板兒委屈要哭,沒敢出聲。

    王熙鳳     隔壁乜人聲音?

    平  兒     二奶奶—— (附耳低語)

    周瑞妻   (補充)當年太太常會,故此我帶她過來,二奶奶切莫見怪!

    王熙鳳   (點頭)那就把人帶過來吧。

    周瑞妻    哎。ㄗ叩教梦菡惺郑

                 【劉姥姥會意,緊緊張張拉起板兒隨周瑞妻到王熙鳳房間。

    周瑞妻     姥姥,快上前見過二奶奶。

    劉姥姥     哦。(撲通跪地拜了幾拜)姑奶奶安!

    王熙鳳    (和平兒相視而笑)周姐姐——

    周瑞妻     二奶奶!

    王熙鳳   (唱) 快快把她,把她攙扶,

                             我年輕輩怎堪受她長輩俯伏。

    周瑞妻    是。姥姥起來。〝v起)

    平  兒    姥姥這邊坐。 (引到床沿坐下)

    王熙鳳    老人家——

                (接唱) 不知您輩數,

                               不敢亂稱呼。

                               倘有失禮數,

                                萬望…望寬恕。

    劉姥姥     大人小孩都是叫我姥姥,姑奶奶也這樣稱呼就是。

    王熙鳳     也好。

    劉姥姥    (拉板兒)快去給姑奶奶作揖。

                   【板兒死也不肯。

    劉姥姥     你這孩子。

    王熙鳳     姥姥不必為難孩子。平兒,拿果子給他吃。

    平  兒     是。(從桌上抓一把果子給板兒)

    王熙鳳    (問周瑞妻) 回了太太不曾?

    周瑞妻     等奶奶示下。

    王熙鳳     你去看太太得不得閑,得閑就回了,看她怎么說。

    周瑞妻     是。(下)

    小丫頭    (上) 二奶奶,外面有許多管事媳婦來回話。

    王熙鳳     平兒你出去問,有要緊事帶進來現辦,沒要緊事晚上再來。

    平  兒     是。(和丫頭一起下)

    周瑞妻    (上,進屋) 二奶奶——

                (唱) 太太她今日不得閑,

                             她讓二奶奶裁奪辦。

                (夾白)她說——

              (接唱)兩家祖上一處做官,

                            更是連了宗,不可太簡慢。

    王熙鳳     哦—— (笑)知道了,知道了。

    周瑞妻    (轉向劉姥姥)

               (接唱) 太太又問姥姥安——

    劉姥姥   (忙起身)哦,太太問我安?

    周瑞妻   (點頭)

                (接唱)多謝姥姥仍掛念。

                              若是乜事有困難,

                              盡管說出莫隱瞞。

                (白)太太說,您有什么困難,盡管告訴二奶奶,一樣的。

    劉姥姥    也沒什么,只是來看望姑太太姑奶奶。

                【王熙鳳笑而不語。

    周瑞妻   (悄說)姥姥,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說,否則就白來了。

    劉姥姥    哦——

               (旁唱) 周嫂之意我自明,

                             話未出口臉先紅。

                            待要不說,今日來此為何因?

                           待要不說,一家老小怎過冬?

              (夾白) 唉,罷了。

               (接唱) 顧不得難為情,

                              卸下臉面吐腸衷。

    (白)姑奶奶,實言相告,天氣冷了,女兒女婿一家難以過冬,故此我今日帶你侄兒來此投奔。(拉板兒)你爹在家怎么教你的?只顧著吃。

    王熙鳳    (笑)不必說了,我知道了。

    平  兒    (上,進屋)二奶奶,那些管事媳婦并無要緊事,小婢叫她們散

                    了。

    王熙鳳     嗯。(起身)姥姥你聽我說——

                (唱) 你方才所說之意,

                           我心中全然已知。

                          兩家既是,既是親戚,

                         原該早去照應才是。

                         奈如今家中多事,

                        并非存心要忽視。

    劉姥姥     明白。

    王熙鳳    (接唱) 太太她上了年紀,

                                  也許一時想不起。     

                                 我才正接管家事,

                                 許多親戚不熟悉。

                                況且宦門也有宦門難,

                               平民百姓怎得知?

    劉姥姥     哦——

                (旁唱) 她那里言說難處,

                               我這里倒抽冷氣。

                              今日定是空手去,

                               枉自來回費腳力。

    【平兒又抓一把果子給板兒。

    王熙鳳    雖說我家也有難處,不過,你大老遠到此,又是頭一遭和我開口,

                  怎么也不能讓你空手回去。

    劉姥姥    哦——

               (旁唱) 乍驚復乍喜,    

                              激動無話語。

                【周瑞妻拍了拍劉姥姥。

    王熙鳳    平兒。

    平  兒    二奶奶。

    王熙鳳    昨日太太給丫頭們做衣裳的銀子還沒動,先拿出來用。

    平  兒    是。(下去取銀子上)奶奶,銀子在此。

    王熙鳳   (接過)姥姥,這是二十兩銀子。

    劉姥姥   (難掩喜色)二十兩。ń舆^)

    王熙鳳    你不嫌少,就帶回去做幾件冬衣。

    劉姥姥    不少不少。(又拉板兒) 還在吃,快來拜謝姑奶奶!

    板  兒    哦。(把手中果子都塞進嘴里)

    祖孫倆   (跪下) 多謝姑奶奶大恩!

    王熙鳳    起來吧!

    劉姥姥    哎! (起身,順手拉起板兒)

    王熙鳳    平兒、周姐姐,帶她二人去吃午飯,然后送出府門。

    平兒/周瑞妻  是。

    王熙鳳    (轉向劉姥姥)改日無事再來,多走動走動才像親戚,今日就不虛

                   留你們了。

    劉姥姥     哎!

    平兒/周瑞妻  姥姥走吧!

    劉姥姥     哎! (走幾步忽又回頭,扯著板兒再次跪地拜謝)多謝姑奶奶大

                   恩!

    王熙鳳     哎呀,不必如此!

    ——幕落——

     

      劉姥姥二進榮國府

                  【幕前。

    劉姥姥    (內)板兒快走。

    板  兒    (內應)哦。

                【祖孫上,姥姥挑擔板兒挎籃。二人繞場行。

    后  臺    (伴唱) 祖孫再結伴,

                                急急把路趕。 

                                一人肩挑擔,

                               一人手挎籃。

                              瓜果菜蔬才出園,

                             棵棵樣樣都新鮮。

                            不敢拿去換銀錢,

                            孝敬恩人心意虔。

    劉姥姥    快走。

    板  兒    嗯。

               【二人下。

              【幕啟。舞臺一隅,周瑞妻指揮兩三個丫鬟搬放瓜果菜蔬,劉姥姥和

               板兒一旁站著。

    平  兒    (上,進屋)喲,姥姥來了。

    周瑞妻/丫鬟  (恭敬站立)平姑娘回來了。

    劉姥姥     請姑娘安!

                  【平兒點點頭。

    周瑞妻     平姑娘你看,姥姥今兒挑這一大擔子來。(揮手示意丫鬟繼續干

                      活)

    平  兒     難為老人家了,這擔子一定很重。

    劉姥姥     不重,不重。

                (唱) 難關已過人歡心,

                           擔子再重也覺輕。 

                          早想進城報大恩,

                          奈何農家忙不停。

                         今年多打兩石糧,

                         瓜果菜蔬也豐盛。

                         偷閑送來供嘗新,    

                        也算我家的窮心。

               (白)也算我家一點窮心。

    平  兒    多謝費心!見過二奶奶了嗎?

    劉姥姥    見過了。(往外瞅了瞅)天氣晚了,我們也該走了,免得城門關了

                 出不去。

    周瑞妻    姥姥您稍等片刻,我去和二奶奶說一聲。(下)

    丫  鬟    平姑娘,瓜果蔬菜都擺放好了。

    平  兒   (點頭)你們去吧。

    丫  鬟    謝姑娘。ㄏ拢

    周瑞妻   (笑上)姥姥您真有福氣。

    平  兒    此話怎講?

    周瑞妻    姥姥投了二奶奶共老太太的緣了,二奶奶留她過夜,老太太請她去

                  見見。

    劉姥姥    ?不能不能,我這生相怎么去見?周嫂,你就說我走了。

    平  兒    無妨無妨,老太太最是惜老憐貧。走,本姑娘共周大娘送你們去。

    劉姥姥    這… 當真見得?

    平  兒    走吧走吧。(拉劉姥姥下)

    周瑞妻    板兒,咱們也走。(拉板兒下)

                【燈暗。

    后  臺   (伴唱) 窮人投了富人緣,    

                留吃留住留游玩。

    【燈復亮,大觀園景。

    王熙鳳   (內)老太太慢走。

    賈  母   (內應)嗯。

              【一行人左側上。王熙鳳攙著賈母在前,劉姥姥緊跟在后,最后面一

               個丫鬟牽著板兒,另一個丫鬟牽著巧兒。

    李  紈   (內)老太太。(攜丫鬟從右側上,丫鬟手里捧著一個盤子,里面有

                各色菊花)孫媳才掐了菊花要送去。(示意丫鬟把菊花送到賈母跟

                前)

    賈  母   (揀了一朵大紅的簪在鬢上,回頭招呼劉姥姥) 過來戴花。

    劉姥姥    哎。(揀了一朵方要插頭上)

    王熙鳳   (壞笑)且慢——

                (唱)姥姥你且慢,

           讓我來打扮。

    劉姥姥    好好好。

                【王熙鳳把一盤花橫三豎四插了劉姥姥一頭。眾人大笑。

    李  紈    姥姥——

             (唱) 看她把你胡打扮,

                        頭上插了花滿盤。

                       你已成了老妖精,    

                       快用花兒摔她臉。

    劉姥姥    不必不必。

                (唱) 這個頭今日體面,

                           就讓它這樣妖艷。

                         老身年輕也風流,

                         今日索性再放誕。(搖頭晃腦,動作滑稽)

                【眾人又笑。

    賈  母    繼續逛我家的大觀園吧。

    劉姥姥    哎。

    賈  母    老親家,你說這園子好不好?

    劉姥姥    那還用說,自然好。

               (唱) 鄉下人逢年過節愛貼畫,

                         都認為畫里不過是虛假。

                        不曾想今日真在畫里走,

                        回到家定要向人夸一夸。

                【眾人再笑。

    王熙鳳    還有好看的,今日都讓你瞧瞧。

    賈  母    走,先去瀟湘館,我外孫女的住處看看,然后坐船到別處。

    劉姥姥    好好好。

               【眾人繞場。

    劉姥姥    兩邊都是翠竹,這條路有點窄,你們走中間,我走旁邊土地。

    王熙鳳    姥姥你小心滑倒。

    劉姥姥    不要緊,我們鄉下人走土地習慣了。(快跑幾步,咕咚跌倒)

               【王熙鳳和丫鬟們都大笑。

    賈  母    還笑,還不快快攙起。

    王熙鳳   (強忍住笑)是。(欲攙扶)

    劉姥姥    不用不用。(自己爬起來)

    賈  母    扭到腰了吧,快替老親家捶捶。

    一丫鬟    是。(走近)

    劉姥姥    哎呀,不用,不用。      

              (唱) 老身體格還算好,

                         哪里就能這么嬌?

                        天天下地跌兩跤,

                        真要人捶還得了。 

    賈  母     沒扭到腰就好,走。

              【一行人下,坐船從布景和舞臺之間的地方過到另一側。王熙鳳一邊

                 指著某處,一邊向劉姥姥無聲解說。

    后  臺   (伴唱) 窮人投了富人緣,    

                留吃留住留游玩。

                赫赫有名大觀園,

               姥姥有福全逛遍。

               不覺已過兩三天,

               姥姥辭行待回返。                  

              【燈暗。

            【燈復亮。王熙鳳住處,舞臺中間是堂屋,右邊是她女兒睡房,左邊是

              她自己房間。左邊房間堆滿半炕東西,王熙鳳摟著四五歲的巧兒坐在

               右邊房間,巧兒手里玩一個柚子。

               【平兒領劉姥姥上,二人進右邊房間。

    平  兒     二奶奶,姥姥來了。

    王熙鳳     來了。

    劉姥姥    (笑答)是。

                 (唱)來向姑奶奶告辭,

        今日一定要回去。

        已經叨擾兩三日,

        不曾經歷都經歷。

       回去無乜可報答,

      惟有請香念阿彌。

      求佛祖保佑——

     保佑老的共小的。

    王熙鳳     你確實應該請香念佛,老太太為了你被風吹病了,我家這個也著涼

                   發熱。

    劉姥姥     唉,老太太有年紀的人,不慣十分勞乏。小姐呢,怕是在園里遇見

                  什么,可查查祟書看看。

    王熙鳳     哎呀,一語提醒了我。平兒,去叫彩明查祟書。

    平  兒     是。(從右側小跑下)二奶奶—— (又上)彩明查了,說病者乃因

                 八月二十五日在東南方遇見花神,可用五色紙送走。

    王熙鳳     對對對,園里可不就是花神,只怕老太太也是遇見了?烊ッ苏

                 兩份紙錢,替老太太共妞妞送祟。

    平  兒     是。(下,又上) 二奶奶,事已辦妥。

    王熙鳳    (摸摸女兒的頭)果然靈驗,熱退了。(牽女兒起身,作揖)謝謝

                 姥姥!

    劉姥姥     姑奶奶休要如此,折殺老身了。

    王熙鳳     姥姥!

               (唱) 到底是您老有經歷,

                         正好有一事要求您。

    劉姥姥     有事盡管說,求字不敢當。

    王熙鳳    (接唱) 我家妞妞未起名, 

                                 求您替她起名字。

                                 借您貧苦人歲壽,

                                 望她也有此福氣。

    劉姥姥     但不知小姐是幾時出生?

    王熙鳳     嗐!

                (接唱) 出生日子不吉利,

                               偏是七月初七日。

    劉姥姥     這個正好,“以毒攻毒以火攻火”,就叫她巧兒。

    王熙鳳     巧兒?

    劉姥姥     是。

               (接唱) 小姐起了這名字,

                             必然活到百歲余。

                            日后縱有不遂事,

                            也能逢兇化作吉。

    王熙鳳     既如此,就借姥姥吉言叫她巧兒。妞,過來謝謝姥姥。

    巧  姐     是。(鞠躬)謝謝姥姥!

    劉姥姥     不用不用,巧兒真乖。

                【一丫鬟牽著板兒上,板兒手里拿著一個佛手。二人進屋。

    丫  鬟     姥姥,板兒給您送來了 …

    劉姥姥     有勞姑娘。

               【丫鬟徑自下。

    巧  姐     娘親,我不要柚子了,我要佛手。

    王熙鳳     那是哥哥玩的。

    巧  姐     我偏要嘛。

    劉姥姥     板兒,佛手讓給妹妹玩。

    板  兒     我不給,這是我的。

    劉姥姥     你… (舉手欲打)

    平  兒     姥姥別… 板兒,妹妹的柚子又香又圓,可以當球踢,給你換佛手,

                  好嗎? 

    板  兒    (想一下)好,給。(互換)

                【巧兒玩一會佛手,隨后丟開佛手,去和板兒一起玩“球”,大人們看

                  著笑。

    后  臺    (伴唱) 柚子佛手莫做等閑,莫做等閑,

                               伏脈千里草蛇灰線,草蛇灰線。

    巧  姐     板兒哥哥,咱們到外面去玩。

    板  兒     好,走。

               【二人牽手下。

    平  兒     這倆孩子,玩得還挺好。

    王熙鳳    (點頭)是了,送姥姥的東西打點好了嗎?

    平  兒     打點好了,堆在那間坑上。

    劉姥姥     吃了玩了,又拿東西,心里過意不去。

    王熙鳳     沒什么,不過平常東西。平兒,你去吩咐小廝們車子雇一輛過來,

                 送她祖孫回家。

    平  兒     是。(下)

    王熙鳳     姥姥走,我帶您去過目一下。

    劉姥姥     哎。

                 【二人到左邊房間。

    王熙鳳    (指著坑上)這堆都是送您的。

    劉姥姥     這么多?

    王熙鳳     嗯,您聽我說——

                (唱) 這是各樣內造小餑餑,  

                           有你不曾吃,也有已吃過。

                           帶回家去擺盤碟,

                          總比買的要強些。

    劉姥姥     哎,哎。

    王熙鳳     這是您要的青紗,這是另外送您的實地月白紗,可做里子。這是綢

                  緞,年底全家做衣裳穿。

    劉姥姥     哎,哎。

    王熙鳳     這是你昨日裝瓜果的袋子。

                (接唱) 一袋裝兩斗御田梗米,

                               一袋裝各種各樣干果。

                              梗米熬粥很難得,

                              干果可用于請客。

    劉姥姥     哎,哎。

    王熙鳳     這兩包是銀子。

    劉姥姥     哎呀,銀子可不敢拿了。

    王熙鳳     盡管收下就是。(把兩包銀子放姥姥手里)

                (接唱) 這包八兩我心意,

                               切莫嫌棄禮太薄。

    劉姥姥     感謝還來不及,哪里能嫌棄?

    王熙鳳    (接唱) 這包一百兩老太太所托——

    劉姥姥     一百兩?

    王熙鳳     嗯。

                (接唱) 拿去做小本生意好好過活。

                               從此不再求親靠友,

                               賺吃賺穿穩穩妥妥。

    劉姥姥    (重重點頭)老太太共姑奶奶如此大恩,我家要怎樣報答?

    王熙鳳     您只要到年底各樣干菜送一些來就行,這里上上下下都愛吃。

    劉姥姥     哎,哎,這個好辦。(把銀子放衣兜里)

    平  兒    (帶兩個小廝上,進屋)奶奶,車子雇好了,我讓他們來搬東西。

                【王熙鳳點頭。

    平  兒    (吩咐小廝)動手吧。

    小  廝     是。(搬東西下)

    平  兒     姥姥,走吧。

    劉姥姥     哎。(轉向王熙鳳)姑奶奶,我走了。

    王熙鳳     走吧,閑時再來。

    劉姥姥     好,好。 (隨平兒走出房間,忽又轉身進屋,噗通跪地拜謝)

    王熙鳳     哎呀,不必如此。ㄗ鰯v扶動作)

                 【燈暗。

     ——幕落——

     

      劉姥姥驚聞賈家訊

               【三年后。

               【幕啟。

    王狗兒    (挎一籃子包子小跑上,吆喝)賣包子咯!熱氣騰騰剛出籠的包子

                 嘞!菜包肉包蘿卜包,韭菜(包)豆沙(包)花生包,甜的咸的應

               有盡有!皮薄餡多咬一口包你滿嘴帶香。肉包兩分一個,素餡包一

                個只要一分。要吃的快來啊,慢了就沒了啊。

                 【路人陸續右側上。

    路人甲    (招呼)王狗兒,來了。

    狗  兒     來了來了。今兒要什么餡的。

    路人甲     肉的菜的各來兩個。

    狗  兒     好嘞。(遞包子收錢)   

                【路人甲吃包子下,邊吃邊贊嘆。

    其余路人  (紛紛掏錢)給我五個肉的… 我三個蘿卜… 花生包四個… 菜包五

                  個… (陸續左側下)

    狗  兒   (忙得不亦樂乎)哎,哎。(甩動手里的錢) 天天都有錢賺,再也

                  不怕短衣少食了。哈哈哈! (錢放兜里)

                (唱) 賈家贈銀百余兩,

                           一家慘情大改變。

                          置了幾畝田,

                          開了一kan店。

                          改了壞習慣,

                          勤腳勤手干。

                         日日有錢賺,

                          吃好穿溫暖。

                         逢年過節間,

                        一家圍爐菜幾盤,

                        另外再加酒一盞,

                       妻兒輪敬如…如神仙。

                 (白) 哈哈哈!賣包子咯!賣包子咯!

    路  人    (紛紛從左側上)快快快,快去看。

    狗  兒    (攔。┤タ词裁?

    路  人     賈家出事了,官府在抓人了。

    狗  兒     !賈家出了什么事?

    路  人     你去看了就知道。走,咱們走。(快步下)

    狗  兒     哎—— 哎—— 唉!

              (唱) 無心再把包子賣,

                          記掛賈府乜禍災?

              (夾白)賈府到底出了乜事?難道是… (搖頭)

             (接唱) 休要在此亂疑猜,

                            探看一番自然Zai。

               (白) 待我速速前往。(欲下)

    公  差    (內) 押走吔!

    狗  兒     你看,公差押送犯人正往這邊而來,待我暫避一邊,看是如何?

                (從左側下)

    公  差    (內)押走。(從右側押著王熙鳳、平兒、周瑞妻以及賈府女眷和

                 丫鬟上(每人胸前都掛著名字),推搡下)

    狗  兒    (上)王熙鳳。壞了,姑奶奶也被抓走。待我悄悄跟隨,看她關在

                 何處,然后回家報與姥姥共賤內知道。(追下)

                【燈暗。

              【燈復亮,包子店景。舞臺右側是爐灶,灶上是口鍋,灶旁是一水

              桶;舞臺中央是大長桌,長桌右端疊著幾層蒸籠,中間是包子餡,左

               端則放著發酵好的面團,面團和餡之間是搟面板;舞臺左側是十多歲

                的青兒和八九歲的板兒在地上挑揀菜葉。

    劉  氏    (搟面皮)

                 (唱)包子生意興隆隆,

    板兒/青兒 (附和)興隆隆,興隆隆。

    劉  氏    (接唱)全家大小忙匆匆。

    板兒/青兒 (附和) 忙匆匆,忙匆匆。

    劉姥姥    (攪餡,包包子)

                (唱) 鮮肉切丁拌嫩蔥,        

                            面皮填餡上蒸籠。

               (白) 青兒加水。

    青  兒     吆。(起身,往鍋里加水)

               (唱) 舀水倒鍋把身躬,

                          一瓢一瓢水桶空。(提水桶下)

    劉姥姥     板兒,添柴燒火。

    板  兒     吆。(起身,添柴燒火)

              (唱) 添柴燒火火爐旺,

                         瞬時水沸涌洶洶。

               (白)姥姥,水沸了。

    劉姥姥     哦。青兒—— 青兒——

    青  兒    (內應) 來了來了。(提水桶上,放下)姥姥還要青兒做乜?

    劉姥姥    (唱) 快快累上大蒸籠,

    青  兒     吆。(在鍋上累蒸籠)姥姥,累好了。

    劉姥姥     嗯。大家都歇一歇吧。

    其余仨     遵命!我等愿聽姥姥指揮。(相視而笑)

                (齊唱)只待包子出籠香味濃。

    劉姥姥     哈哈哈… 吔,日頭到門前了,狗兒怎么還未回來?

    劉  氏     是啊,今日恁晚為何還未回來?

    狗  兒    (內)姥姥—— 伊哥(妻子的意思)——

    青兒/板兒   說曹操曹操到,爹爹回來了。

    狗  兒    (跑上,進店)姥姥,伊哥,大事不好了!

                  【青兒接過籃子放到長桌上。

    劉氏母女  (齊聲)乜事如此慌張?

    狗  兒     賈家出事,姑奶奶共一些女眷被公差押往獄廟關押了。

    劉氏母女   此事當真嗎?

    狗  兒     是我親眼所見,焉能有假?

    劉姥姥     哦——

               (唱) 聞此訊——

                          聞此訊生神驚到天頂尾,

                         生神驚到天頂尾。

              (夾白) 狗兒。

             (接唱) 你可知——

                            你可知賈家犯乜罪,

                           姑奶奶因何恁狼狽?

    狗  兒    (搖頭) 我悄悄跟隨公差到達獄廟,然后就急急轉回,不曾探知詳

                  情。

    劉  氏     姥姥,這要如何是好?

    劉姥姥     唉!

                (接唱) 看來唯有探獄廟,         

                               得見姑奶奶再把詳情追。

                 (白)我去去就來。(欲下)

    狗  兒    (攔)且慢,賈府之人如今都是戴罪之身,人人躲避恐之不及,姥

                  姥您何必去探獄惹事呢。

    劉  氏     狗兒此言不差,姥姥還是三思而后行。

    劉姥姥     哎呀我說你們!

               (唱) 咱們受了賈家大恩,

                           咱們受了賈家大惠,

                          有恩不報理上有虧,

                           有惠不還心中有愧。 

                          想姑奶奶她何等尊貴,

                          如今入獄該何等傷悲,

                          我這老貨不去探獄安慰,

                          怎對得起她家昔年厚饋?

    狗兒/劉氏   這…

    青兒/板兒   姥姥說得沒錯。

                  (齊唱) 賈府今日雖倒霉,

                                咱家不能有忌諱。

                               爹娘啊——

                              且容姥姥去探獄,

                              免得日后生后悔。

    狗兒/劉氏 (相視點頭) 既然如此——

                (齊唱) 快把姥姥催,

                              姥姥您速去速回。

    劉姥姥    知道,我走了。(欲下)

    青兒/板兒  姥姥——

    劉姥姥    你二人還有乜話?

    青兒/板兒 (齊唱) 記得要問小姐訊,

                  (夾白) 就說——

                (接唱) 姐弟二人掛心內。

    劉姥姥    知道知道,我走了。(急下)

                 【其余人相視嘆氣,擺造型。

     ——幕落——

     

      王熙鳳獄中托孤女

    【幕啟,陰暗的獄廟景。王熙鳳戴著鐐銬躺在地上,緩緩欲起身,又無力倒下。

    后  臺     唉!

               (伴唱) 凡鳥偏從末世來,

                              都知愛慕此生才。

                              一從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

                              高高在上落塵埃,

                             親者痛惜仇者快。                   

    王熙鳳    (掙扎起身)

               (唱) 茫然四顧盈尺地,

                          密不透風門緊閉。

                         依稀想起近日事,

                         方知身已在牢獄。

    后  臺     唉!

               (伴唱) 再無綾羅綢緞金鑲玉,

                              只剩粗粗笨笨丑囚衣。

                             再無人前人后眾阿諛,

                             惟有親朋故戚爭相譏。

    王熙鳳    (白) 我好悔!

                (唱) 悔不該弄權鐵檻寺,

                           為了銀子幫了那老尼。

                          悔不該忍不下怒氣,

                          借刀殺了尤二姐,

                          更挑唆張華狀告二爺伊,

                          再對張華起殺機。(嘆氣)        

                          原道是大事小情全周密,

                         誰料想百密一疏網漏魚。

                         二爺知情把我強休棄,

                        我哭向金陵惡果自食。

                        憐只憐全家受牽連,

                       男男女女同進牢獄。

    (夾白) 如今我成了賈家大罪人,實在無顏再見全家大小,寧愿永不出獄死在這里。我罪有應得死也就罷了,可是我可憐的女兒要倚靠何人呢?嗄!

               (接唱) 女兒年小雖未陷囹圄,

                                突逢變故何人可依倚?

               (夾白)如今只有大嫂母子共巧兒留守賈府,未知她在府內還好嗎?

                 嗄!

               (接唱) 突逢變故小小年紀,

                              恐怕日夜哭哭啼啼。

                             蘭侄兒是否安慰伊,

                            大嫂嫂是否顧飽饑?

               (白) 我可憐的女兒。。ǹ拗硨τ^眾)

                【一公差領劉姥姥上。

    公  差     老貨,打這路來。

    劉姥姥     哎。

                【二人繞場。

    劉姥姥    (邊走邊說) 今日來得匆忙,只有一點碎銀。改日再來,一定黃雞

                  帶一只白酒帶一瓶來給你“zuo men”(莆仙方言,意為“打發時

                   間”)。

    公  差    (點頭)到了,我來開門。(開門)進去吧,不要留太久。

    劉姥姥     多謝公給我方便!

    【公差擺擺手,徑自下。

    劉姥姥    (進屋)姑奶奶——

    王熙鳳    (轉身) 姥姥——  姥——姥! (撲到劉姥姥懷里痛哭)

    劉姥姥     可傷!實實可傷!

                (唱) 那樣一個玉美人,

                           變成如此落魄人。

                           往日風光女豪英,

                          今朝落難失威風。

                          面容憔悴無豐神,

                          涕淚泗淌聲哽哽。

                          哀哀哭在我懷中,

                          教人更加憐幾分。

                (白)姑奶奶你莫哭,你一直哭,姥姥眼淚也快流出來。

                 【王熙鳳點頭。

    劉姥姥    (幫王拭淚)貴府因何落此地步?

    王熙鳳     說來話長。有人狀告璉二爺,告他國孝家孝期間背旨瞞親、仗財依

                  勢、強逼退親、停妻再娶。此事傳到宮內,龍顏大怒,因此降罪于

                  賈家。

    劉姥姥     原來如此。

    王熙鳳     女眷丫鬟都被關押在此處,成年男丁或充軍或關押別處?蓱z老太

                   太自貴妃仙逝就一病不起,此次再受重擊,病體難支一命歸天了。

    劉姥姥     什么?老太太她——  (失神呆立)

    王熙鳳     家富人寧如云煙,轉眼家亡人散各奔騰。嗄!

               (唱) 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

                          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

                          昏慘慘似燈將盡。

    后  臺    (伴唱) 啊——

                                一場歡喜忽悲辛,

                                嘆人世,終難定。

    劉姥姥    (回神)老太太是乜時之事?因何無半點消息?

    王熙鳳     已有半月之久。罪臣之家,安敢大操大辦,自然悄悄進行。

    劉姥姥    (悲痛)說的也是。那太太呢?

    王熙鳳     也關在這獄廟之中。

    劉姥姥     關在何處?隨后我求公的允我去探看她。

    王熙鳳     不去也罷,去了徒增太太傷心。

    劉姥姥     這… 

    王熙鳳     是了,姥姥您來得正好,我正有一事相托。

    劉姥姥     你說。

    王熙鳳     姥姥!

                (唱)  賈家被定罪,

                             榮華頓成灰。

                           區區三載天差地,

                           幾百口人好狼狽。

                            想到自身淚狂垂,

                            想到巧兒心兒碎。

    劉姥姥     小姐現在何處?

    王熙鳳     因她年小,萬歲開恩,讓她留在家中。

    劉姥姥     家中還有何人?

    王熙鳳     還有大嫂嫂共蘭侄兒。

    劉姥姥     那就好了。

    王熙鳳    (搖頭)

                  (接唱) 怕只怕,

                                家遭大難她厄運隨,

                               離了雙親她風雨摧。      

    劉姥姥     哦—— 我能替小姐做些甚乜?

    王熙鳳     姥姥,我想托您進府見巧兒,悄悄問她:大嫂母子待她可好?您

                    ——

                 (接唱) 怕不怕受掛累?

                                會不會言辭推?

    劉姥姥     姑奶奶你說哪里話?

                (唱) 姑奶奶待我家恩如山, 

                           我家尚未報答常慚愧。

                           今日有事怎能怕連累,

                           怎能忘恩負義言辭推?

                (夾白) 姑奶奶您放心!

                 (接唱) 明日一早貴府進,

                                探到佳音定早回。

    王熙鳳    (點頭)

                 (接唱) 盼姥姥早帶佳音回,

                                好讓苦命人心得慰。(行謝禮)

    劉姥姥     哎呀,不可如此。(還禮)

                  【燈暗。

    ——幕落——

     

      千金女慘遭舅兄賣

                 【幕前。王仁鬼鬼祟祟上,東張西望后,從另一側下。

                【幕啟,賈府李紈住處稻香村景。李紈母子相對而坐,李紈在刺繡,

                  十三四歲的賈蘭在讀書(似乎有點心神不寧)。

    李 紈     (放下刺繡,起身,往外看看)哎唉!

               (唱) 昔日熱鬧鬧,

                          今日靜悄悄。

                          各房各處門封了,

                         此處僥幸保住了。

                         朝廷力倡貞節婦道,

                         法外開恩孤孀幼苗。

                        盼只盼——

                      蘭兒他有朝一日云路高,

                      李氏我母憑子貴老有靠,

                      才不枉一十余載苦煎熬,

                      才不枉苦苦煎熬成徒勞。

                【賈蘭胡亂翻書。

    李  紈    (注意到兒子不專心)蘭兒。

    賈  蘭     嗯,娘親?

    李  紈     蘭兒你好似有甚乜心事?

    賈  蘭     沒,沒。 (“埋頭用功”)

    李  紈    (搖頭)蘭兒! (牽起兒子)

                (唱) 讀書之時須專心,

                           不可胡思走了神。

                          望兒早日學有成,

                       一舉高中振門庭。

                       那時但聞鼓樂聲,

                       雄雞高唱稻香村。

    賈  蘭    娘親教誨的是,孩兒方才不該走神。

    李  紈    好了,用功去吧。為娘去廚下吩咐點心煮一碗來。

    賈  蘭   (鞠躬)有勞娘親了!

              【李紈下。

    賈  蘭    你看,娘親已經離開,待我出去,看王家大舅來了不曾。(出門,

                 繞場行)

               【王仁上,回頭看看后低頭快步走,和賈蘭撞到一起。

    賈蘭/王仁 (齊聲)哎喲。

    賈  蘭    狗奴才,走路不長眼睛。

    王  仁   (攥起拳頭)你敢罵…

    賈蘭/王仁(相視一笑)原來是王大舅你來了。(/原來是蘭哥你出來了。)

    賈  蘭   (壓低聲音)事情如何?

    王  仁   (低聲回答)有人答應買她了。

    賈  蘭    好,你稍等片時,我去騙巧兒出來。

              【王仁點頭。

                【賈蘭下。

    王  仁     哎呀外甥女啊外甥女!

              (唱) 勢敗休云貴,

                         家亡莫論親。

                        不是阿舅心太狠,     

                        實因阿舅手頭緊。

                        要怨只怨你娘親,

                        當家之時太慳吝。

                        掌管萬金不幫親,

                        幾回把我趕出門。

                       她不義,休怪我忘仁,            

                       今日只好賣她獨千金。

    巧  姐   (內,抽泣聲)蘭哥哥,我舅舅當真來了?

    賈  蘭   (內)騙你作乜?

    王  仁    你看,外甥女來了,我要假裝可憐她。

               【賈蘭牽著巧兒上。

    賈  蘭    你看,我沒騙你吧?你舅舅在那兒。

    巧  姐    舅舅—— (撲到王仁懷中放聲大哭)

    王  仁    我可憐的外甥女。◣兔κ脺I)不哭了,舅舅帶你去見娘親,然后

                到舅舅家去。

    巧  姐    嗯。

    王  仁    蘭哥,這幾日多虧你母子照顧,代我謝謝你娘親。

    賈  蘭    不必客氣,一家人理應照顧。去吧。_王仁壞笑)

    王  仁   (拱手)告辭了。(牽巧兒下)

    賈  蘭    哼!

             (唱) 二嬸總壓娘一頭,

                        賈蘭多年鯁在喉。

                       今日替娘報了仇,

                      巧妹已被我騙走。

                     為仆為奴我不管,

                    處置但憑她親舅。

               (白)此事定難瞞過娘親,我且閉口不說,瞞過一時是一時。(繞場

                  回房,假裝攻讀)

    李  紈    (端點心上,進屋)蘭兒,點心來了,趁熱吃。

    賈  蘭     嗯。(吃點心)

    丫  鬟    (上)稟大奶奶,那個劉姥姥又來了。

    李  紈     定是可憐巧兒,特地來看她。

              【賈蘭被點心噎到,起身放下碗捋捋胸部。

    李  紈     快快有請。

    丫  鬟     是。有請劉姥姥。ㄏ拢

    劉姥姥    (內)哎,來了。(小跑上)允了姑奶奶,特來看巧哥。(進屋)

                老身給大奶奶請安!

    李  紈     姥姥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劉姥姥     多謝大奶奶!這位是蘭哥吧?

    李  紈     正是。家門不幸,姥姥今日來,定是來看巧兒。

    劉姥姥     正是。勞煩喚出!

    李  紈    (點頭)蘭兒,喚你妹妹出來。

    賈  蘭     這… 唉!

              (旁唱) 可惡這個老丑陋,         

                             那事看來難瞞久。

              (夾白)罷了。

              (接唱) 那事既是難瞞久,

                             何妨和盤說出口。

                            娘親倘要嚴責詬,

                            賈蘭只好道緣由。

    李  紈    蘭兒,你因何自言自語?快去喚你巧妹出來。

    賈  蘭    娘親,巧妹她…被她大舅帶走了。

    李  紈    乜時之事?為娘因何不知?

    賈  蘭    劉姥姥后腳來,她大舅前腳剛走。他來時娘親不在這里,孩兒擅自

                 主張,讓他帶走巧妹。

    李  紈     原來如此。

    劉姥姥     大奶奶,依老身看來,此事定有蹊蹺。

    李  紈     此話怎講?

    劉姥姥     大奶奶!

               (唱) 看蘭哥神色慌張,

                           我疑心內有文章。

                          巧兒離府事大樁,

                         稟明長輩理應當。

                         她大舅不聲不響,

                         這其中費人思量。

    李  紈     是啊,這其中確實… 待我再問蘭兒。蘭兒,她大舅可曾說過,要帶

                  你巧妹去往何處?

    賈  蘭    (眼神閃爍)他說…要帶到王家去照顧。

    李  紈     阿舅照顧外甥,這倒是合情合理。姥姥您說呢?

    劉姥姥    (搖頭)事情還是感覺奇怪,他既有這等好心,更應當面稟告大奶

                   奶才是。

    李  紈     哦——

               (旁唱) 賈家出了事,

                              親友避恐不及。

                             卻為何她大舅示好意?

                             為何帶走巧兒恁般急?

                              細思姥姥此番言語,

                             李氏心中猛然驚悸。

                            莫非她大舅存歹意?

                            莫非蘭兒他也染指?

                             越思越想越生疑,

                              追問蘭兒不宜遲。

                (白)蘭兒,你實言相告,她大舅到底要帶巧兒去哪里?

    賈  蘭     娘親,孩兒方才不是已經說過,要帶到王家去。

    李  紈     不,蘭兒,這并非實言。

    賈  蘭     這…

    李  紈     蘭兒,咱母子一向推心置腹,你今日欺騙為娘,你…你真教為娘傷

                 心。

    賈  蘭     哦—— 娘親且莫傷心,孩兒說,孩兒說就是了。

    李  紈     快快說來。

    賈  蘭     巧妹她大舅說最近手頭緊,叫孩兒騙巧妹出來讓他帶走,他要將她

                   賣給販子。

    李紈/姥姥  嗄—— (目瞪口呆)

    李  紈    逆子你… 你為何共她大舅同流合污,為何要這樣做?

    賈  蘭    孩兒這樣做是替娘親報仇。

    李  紈    這話又是從何說起?

    賈  蘭    嗄!

              (唱) 爹爹染疾早病故,

                         二叔懶散無用處,

                        太太精力顯不足,

                        理家重任誰擔負?

                       自然是大房大媳娘親您,

                      不料想二嬸被邀來相助。

                     賈府偌大一攤事,

                     到頭全憑她做主。

                     她風風光光呼婢喚奴,

                     娘凄凄涼涼多番悲哭。

                     娘親悲哭傷兒肺腑,

                     孩兒暗暗尋機報復。

                 (白)故此,她大舅托人找孩兒幫忙,孩兒一口答應他。

    李  紈     你… 唉!

    劉姥姥     真是孩子辦孩子事。大奶奶,事情已經發生,唉聲嘆氣于事無補,

                  巧哥或已被賣,還是設法贖回為要。

    李  紈     姥姥你也看到了,賈家如今無人可用,要我出去拋頭露臉,委實難

                  啊。

    劉姥姥     無妨,大奶奶只要肯出資金,老身設法去贖回便是。

    李  紈     這… 

               (旁唱) 猛地聽到出資金,

                              猝不及防暗沉吟。

                            老太太生前念我寡婦孤兒可憐情,

                           特吩咐每月二十兩月錢共她平等。

                          多年倒也積攢不少銀,

                          足以贖回巧兒救她命。

    劉姥姥     大奶奶,事不宜遲!

    李  紈     哦——

                【賈蘭悄向母親擺手。

    李  紈     哎唉!

                (接唱) 姥姥她催得緊,

                               李氏我慢答應。

                               不救巧兒雖不忍,

                              奈何更怕老來貧。

          積谷防饑,積谷防饑,

          豐年之時不忘饑饉。

          蘭兒應試也需銀,

         手頭之有莫妄動。

    (夾白) 其實也可以動一點點,只是啊…

    (接唱) 其母至今猶令我嫉恨,

                                     何必假裝慷慨違內衷。

    劉姥姥    大奶奶是何意思,因何一言不發?

    李  紈    不瞞姥姥,我孤兒寡母手頭也緊啊。

    劉姥姥    大奶奶您再想想辦法,一定要救回巧哥!

    李  紈    我乃婦道人家,安有甚乜辦法?姥姥您…不必再糾纏了。(拂袖

                 下)

    賈  蘭    娘親—— (跟下)

    劉姥姥    大奶奶—— 大奶奶—— (失魂落魄,緩緩從另一側下)

     ——幕落——

     

      村老嫗解救千金女

    【三年后,幕前。

    販子甲   (快步上,回頭看) 人呢。(沖舞臺內大喊)我說你快跟上。

    【十二三歲的巧兒抽抽噎噎小跑上。販子甲不耐煩地拉起她急急繞行,遠遠看到另一側上臺的販子乙。

    販子甲   (揮手)兄弟,人給你送來了。(把巧兒拉到乙跟前)你看這孩子

                    如何?

    販子乙   (上下打量巧兒)身量太小,不過倒是個美人胚子。成交。ń汇y

                   子)

    販子甲   (收銀子,旁白)轉手一下,大賺一筆。(打拱)兄弟,請了!

                  (轉身下)

    販子乙   (對巧兒)妞,跟我走吧。(徑自下)

                 【巧兒抽抽噎噎跟下。

                【幕啟,彎彎的山道景色。

    后  臺    (伴唱) 可憐千金被賣去,

                                兜來兜去三載余。

                               七老八十村老嫗,

                              說服女婿賣田地。

                 【十四五歲的板兒攙著劉姥姥上,緩步慢行。

    后  臺    (接唱) 只為報答濟困恩,

                                 贖回弱女志不渝。

    劉姥姥    (唱) 祖孫二人京都離,

                              四處打探無歇止。

                            風里來,雨里去,

                           不覺來到金陵地。

    板  兒     姥姥,是不是過了前面那座山就到金陵地界?

    劉姥姥     正是,方才遇到的老者是這樣說的。來,扶姥姥再趕路。

    板  兒     吆。

                  【祖孫二人艱難登山。

    板  兒    (唱) 山道崎嶇不平坦,

                             一老一少攀登難。

    劉姥姥    (接唱) 山道崎嶇有盡頭,

                                  尋訪巧兒路漫漫。

    板  兒    (唱) 三載尋訪無影蹤,

                              不知再尋幾多年?

    劉姥姥    (接唱) 尋到巧兒我夙愿,

                                  莫問再尋幾多年。

    板  兒    (唱) 音訊杳無心似煎,

                             只恐白白付辛艱。

    劉姥姥    (接唱) 但把這副骨頭捐,

                                  一勞無獲也心安。

    板  兒     哦——

               (唱) 姥姥既有此心意,

                          也許老天能垂憐。

    劉姥姥     是啊。

                  (接唱) 盡人力不計辛艱,

                                 乜結果看天自然。

    板  兒    板兒知道了。哎,到山頂了,該下山了,姥姥慢點。

    劉姥姥    哎。

                【祖孫二人下山。

    板  兒    姥姥您看,有兩個人拉破草席向這山道而來。

    劉姥姥    咱們暫避一旁,讓他們過去。

    板  兒    是。

                【兩個仆人裝扮的人拉著死去的王熙鳳上。

    后  臺    (伴唱) 苦苦等待女兒訊,

                                不見姥姥報佳音。

                                心灰意冷命歸陰,

                               一張破席裹尸身。

    板  兒    (偷看草席一眼,驚恐狀)姥姥,草席中的那個人好似姑奶奶。

    劉姥姥     小孩子別亂講話。

    板  兒     不騙您,不信您去看。

    劉姥姥     哦—— (看后驚退幾步,撲通跪下,伏地痛哭)

                 【王熙鳳被拉下。

    劉姥姥     姑奶奶,老身尚未報恩,您怎么就等不及了… (繼續哀哭)

    板  兒    姥姥,起來吧。時已不早,該進城去尋找住處住下,明日繼續打探

                 小姐消息。

    劉姥姥    哦。(起身)

                【板兒攙著劉姥姥下。

                 【燈暗。

                 【燈復亮。滿春院陳設。

    巧  姐    (古箏彈唱)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

                                        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

                                       說甚乜脂正濃,粉正香,

                                       如何展眼黃泉喪?

                                      說甚乜脂正濃,粉正香,

                                      如何展眼黃泉喪? 

                                      訓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強梁;

                                     擇膏梁,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 (戛然而止,哭)

    老  鴇     (上,旁白)新買一個阿妹仔,十分乖巧,老身下大本培養她,三

                   五年后要靠她接客賺大錢。(白)巧兒。

    巧  姐     (起身,走出)媽媽。

    老  鴇      哎呀,怎么又哭了。(幫擦眼淚)不哭了,繼續練琴吧。練完琴,

                   還要學作畫,琴棋書畫都要學。

    巧  姐     巧兒知道了。

    老  鴇     知道就好。巧兒繼續練琴,媽媽去看先生來了不曾。

    巧  姐    (躬身)媽媽請便! (復坐下)

                 【老鴇欲下。

    丫  鬟    (上) 媽媽。

    老  鴇     是不是先生來了?

    丫  鬟     不是。是—— (附耳低語)

    巧  姐     嗄!

               (接唱) 訓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強梁;

                              擇膏梁,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

    老  鴇     竟有此事?

    丫  鬟     準她二人進來否?

    老  鴇     且慢。(回屋)巧兒暫且回避。

    巧  兒     是。(起身,下)

    老  鴇    (坐下)喚老的進來。

    丫  鬟     是。(向舞臺內喊)老的進來。

    劉姥姥    (內應)來了來了。(小跑上)

                   (唱) 姑奶奶她死眼前,

                               昨夜里我痛無眠。

                               只覺身上千鈞擔,

                              巧兒無蹤愁萬千。

                             一早出門無遷延,

                            一路問到滿春院。

                           聞說此處有巧兒,

                            暗暗念佛幾百遍。

                 【繞場到門口。

    劉姥姥     姑娘。

    丫  鬟     老人家請入內,媽媽在里邊。

    劉姥姥     哎,哎,謝謝好姑娘!謝謝好姑娘!

                 【丫鬟擺擺手,下。

    劉姥姥    (雙手合十祈禱)但愿佛祖有靈有圣。ㄟM屋,磕頭) 老身給媽媽

                  磕頭!

    老  鴇     起來吧。

    劉姥姥     哎。(起身,急問)媽媽,巧兒姑娘呢?

    老  鴇     不必心急。我們做媽媽的只認錢,你身上可有一百兩銀子?

    劉姥姥     有有有。(掏出銀子)銀子在此。(放回)

    老  鴇     哦—— (起身)

                (旁唱) 看她土里土氣一婦人,

                               身上竟有…竟有諸多銀。         

    劉姥姥     媽媽!

               (唱) 速速喚出小巧兒,

                          老身一刻不能等。

    老  鴇     好好好,我叫出來。(欲叫又遲疑)且慢,且慢。

    (旁唱) 她懷揣巨資,

                    我疑云忽生。

                    縱怦然心動,

                    需細細問清。                

    (白)老人家,不怕惱你,看你打扮,料不是富貴人家,因何有這么多…

    劉姥姥     哦,家中先前置了幾畝田,賣掉得來的。

    老  鴇     為了贖回巧兒?

    劉姥姥     正是。

    老  鴇     她是你家…孫女?

    劉姥姥    (搖頭)是一親戚家的千金。

    老  鴇     為何是你出來尋找?她父母呢?

    劉姥姥     慘遭厄運了。

    老  鴇     哦—— 你家又為何肯賣田替人贖回女兒?

    劉姥姥     嗄,一言難盡!    

                (唱) 未曾開口淚先垂,

                            思量往事無限悲。

                           我家本是窮人輩,

                           年年顧頭難顧尾。

                           她家卻是大富貴,

                           婢女仆從一大堆。

                          多蒙她家大恩惠,

              (夾白)我家置了田開了店——

              (接唱) 日子蒸蒸如朝暉。

                             不料忽地聞驚雷,                

                            恩人一家厄運追。

                            富貴轉眼化作灰,

                            家亡人散心愿違。

    老  鴇    (旁白)我是灶媽糯米心肝,聽到這樣的事情就會流淚。(擦淚)

    劉姥姥     恩人落難,我一家無以為報,只有賣田換回銀子,寄望能替她家贖

                   回被人賣去的巧兒。為了尋找巧兒,我祖孫二人離開京都,到今已

                   有三載時間。

    老  鴇     哦——

               (旁唱) 平平凡凡老婦人,

                               原來救苦大觀音。

                               心中油然對她敬,

                               羞愧先前看她輕。                   

    劉姥姥     媽媽!

                 (唱) 老身相信,老身相信——

                             到此必有冥冥因。

                             定是其母魂引領,

                             但愿巧兒姑娘果是她千金。

    老  鴇    (點頭)但愿如此。我這就喚她出來。

    劉姥姥     謝謝媽媽!謝謝媽媽!

    老  鴇     巧兒快出來,有人找你。

    巧  兒    (內應)哦,我來!

                 (內唱) 聽到媽媽呼喚聲,  

                                巧兒快步來前廳。(急上)

                (接唱) 不知找我是乜人,

                               難說是喜或是驚。

    老  鴇     巧兒來,這位老人家找你。

    巧  兒     哦——

    劉姥姥    (辨認,喜得大叫)正是小姐。

    巧  兒     姥姥!姥——姥。〒涞絼⒗牙褢牙锿纯蓿

    劉姥姥     小姐,你叫我找得好苦! (也哭)

                  【老鴇也哭。

    巧  兒    (唱) 留余慶,留余慶,

                           忽遇恩人,忽遇恩人。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老  鴇     這下好了!

    劉姥姥    (掏出銀子)請收起銀子!

    老  鴇     只要八十兩就好,二十兩留給你們做盤纏。

    劉姥姥     謝謝謝謝!遇到好人!遇到好人!

    巧  兒     多謝媽媽悉心照顧這幾年。ò輨e)

    老  鴇     不用不用,去吧,去吧,媽媽…就不送了。(哭著跑下)

    巧  兒     媽——媽! (又拜了兩拜)

    劉姥姥     巧兒,走吧,咱們回家。

    巧  兒     嗯。

                【二人相互攙著出門。

    巧  兒     姥姥,我娘親她還好嗎?

    劉姥姥     你娘親她… (抱住巧兒,良久方答)孩子,回去再慢慢說給你

                   聽,好嗎?

    巧  兒     嗯。姥姥是一個人來的嗎?

    劉姥姥     還有板兒,他在門外等著。

    巧  兒     哦。那咱們快走吧。

                 【二人加快腳步下。

    ——幕落——

     

      李宮裁痛喪做官兒

                【又三年后。

                  【二道幕前。

    賈  蘭    (內)左右,人馬列隊向前。

    武  士    (內應) 得令! (上,繞場行)有請元帥!

    賈  蘭    (內應) 哼—— (騎馬上)

                (唱) 氣昂昂頭戴簪纓,

                           光燦燦腰懸金印,

                          威赫赫爵祿高登,

                           路迢迢快馬馳奔。(繞場行)

               (接唱) 少時引弓搭箭勤,

                             龍顏知道授重任。        

                              遠赴河橋守邊境, 

                           一心報國立功名。

                【一行人下。

                 【三個月后。

                 【幕啟,賈府李紈住處稻香村景。兩個丫鬟攙著鳳冠霞帔的李紈

                     上。

    李  紈    (難掩喜色)

               (唱) 桃李春風結子完,

                           到頭誰似一盆蘭。

                          少年得中保邊關,

                          不愧賈家出息男。

                          子榮母貴稱心愿,

                          身披鳳襖戴珠冠。(環顧四周)

    后  臺    (伴唱) 張燈結彩屋生暖,

                                 不覺外頭是嚴寒。

    倆丫鬟    (齊聲)請大奶奶坐下,讓小婢來服侍。

    李  紈     哦,好好好。(坐下)

                 【一丫鬟捏肩,一丫鬟捶腿。

    李  紈     哎唉!

              (接唱) 服侍老少那些年,

                              誰知其中辛與艱。

                              如今苦盡嘗甘甜,

                              余生享福心暢寬。                   

               (白)只是蘭兒他… 丫鬟。

    倆丫鬟     大奶奶?

    李  紈     讓我獨自在此,汝等退下吧。

    倆丫鬟     是。(起身,下)

    李  紈    (起身,掀簾,做擋風動作)

              (唱) 輕掀簾,冷風撲面;

                         卻原來,已到冬天。

               (掰手指默數,夾白)三個月了。哎唉!

               (接唱) 蘭兒離家三月間,

                             每每翹首音書盼。

                             望眼欲穿,望眼欲穿,

                             片紙之言只不見。                                  

                             蘭兒啊,

                             為娘日夜把你念,

                             切盼來信報平安。

                             你乜事恁忙身被纏,

                            修書一封無空閑?

                            愁愁愁,煩煩煩,

                             胡猜亂疑心難安。              

    (笑,白) 哎,蘭兒才正赴任,定是十分繁忙,一時脫不開身也是可能,我何必胡思亂想?

    【鼓樂之聲傳來。

    李  紈     何來鼓樂之聲?

    一丫鬟    (上)大奶奶,宮中之人前來報喜,說蘭公子前線立功,又升官封

                    爵了。

    李  紈     哦——  快請報喜之人后廳用茶。

    丫  鬟     是。(下)

    李  紈     方才我胡思亂想真是多余。

    丫  鬟    (內)壞了啊。(急跑上)大奶奶,大事不好了!

    李  紈     何事慌張?

    丫  鬟     前線將士快馬來報,蘭公子他奮勇驅敵,不幸落入敵軍陷阱,以身

                 殉國了。

    李  紈     哦——

    后  臺    (伴唱) 威赫赫爵祿高登,

                               昏慘慘黃泉路近。

                【李紈暈倒在地。

    丫  鬟     大奶奶快醒來。

    李  紈    (掙扎起身)我的蘭——兒——啊!

              (唱) 你…你…你…

                        威赫赫爵祿高登,

                        昏慘慘黃泉路近。

                       美韶華去之何迅,

                      更那堪夢里功名!

                       我…我…我…

                       戴珠冠,披鳳襖,

                      抵不了無常性命。

                      槁木死灰守節貞,

                     枉作他人笑話柄。

         (夾白)我好悔!

           (接唱)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

                         也須要陰騭積兒孫。

                       昔日巧兒我不救,

                        今日蘭兒遭報應,

                       真真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真真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哭,被丫鬟緩緩攙下)

    ——幕落——

     

      千金女嫁與鄉村郎

                  【一座荒村野店,長大的巧兒在店里紡織。

    后  臺    (伴唱) 荒村野店紡織女,

                               布衣難掩其秀麗。

                              舞動梭子手翻飛,

                              往往復復甚麻利。

                              沉浸勞作露歡愉,

                             誰知曾是千金女。

    巧  兒    (唱) 端坐織機前,

                             手飛梭來腳踏板。

                             經線交緯線,

                             變成布匹一絹絹。(起身)

                 (接唱) 往事不堪,

                               不復憶舊年。

                               但把舊貌換新顏,                

                              沐浴在…在農家歡。

                              平平淡淡,

                            起居飲食皆泰然。                   

                【劉姥姥、狗兒夫婦和青兒推板兒上。

    板  兒     我不敢問,你們幫我去問。(躲到眾人背后)

    巧  兒     姥姥,你們在做乜呢?

    劉姥姥     青兒你去說。

    青  兒     好,我說就我說。(拉巧兒到一旁,聲音放低)巧兒妹,姥姥和我

                 爹娘有意讓你與板兒這樣…這樣… (雙手比劃),敢問意下如何?

    巧  兒     這… (以手遮臉)

               (旁唱) 羞,羞,羞,

                              臉紅脖頸后。

                             此事暗思久,

                             不期被問難應口。

    青  兒     你快說!

    巧  兒    (接唱) 眾目急切把我瞅,

               一股熱浪心底流。

              不知何處安雙手,

                                 慌不迭地忙頷首。(點頭)

    青  兒     點頭了點頭了。姥姥,巧兒點頭了。

    劉姥姥     點頭好!板兒過來。

    板  兒      姥姥。

    劉姥姥    (唱) 巧兒不比農家女,

                               待她言語要溫柔。

                              當她是骨中骨肉中肉,

                              不得粗聲粗氣自露丑。

                              凡事多遷就,

                             不做蠢犟牛。

    板  兒     板兒知道了。

    劉姥姥     知道就好。巧兒,我的乖巧兒!

    巧  兒     姥姥。

    劉姥姥    (接唱) 莫嫌荒村柴屋陋,

                                 莫嫌一日三餐粥,

                                 莫嫌板兒笨舌口,

                                 夫妻緣分千年修。

    巧  兒     嗯。

    劉姥姥    (接唱) 今后他敢把你欺,

                                  姥姥替你來報仇,

                                 定把他重重揍,

                                定教他像小時“吃掃帚”。

    巧  兒     姥姥不要!

    青  兒     板兒還沒被打,巧兒妹你就心疼了。

    巧  兒     青兒你… Hui (捂臉)

               【劉姥姥和狗兒夫婦都笑了。青兒推了板兒一把,板兒撞到巧兒,巧

                 兒站立不穩,板兒迅速拉住。巧兒回頭看了一眼,含羞背過臉去。

    狗兒夫婦   姥姥,今日就是好日子,不如就讓他們…

    劉姥姥     姥姥也是這個意思。青兒忙起來吧!

    青  兒     是。(下去取出新人衣裝,幫二人穿上)

                【板兒和巧兒先拜父母。

    巧  兒    (唱) 幸娘親,幸娘親,

                           積得陰功,積得陰功。

                   【二人再拜劉姥姥,巧兒拜了又拜。

    巧  兒    (接唱) 留余慶,留余慶,

                       得遇恩人,得遇恩人。

                 【各擺造型。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652117037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