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form id="nfdm4"></form>
    <wbr id="nfdm4"><legend id="nfdm4"></legend></wbr>
  • <nav id="nfdm4"></nav>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視頻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招聘小品編劇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中醫院小品劇本《剛好遇見你》
    口腔牙科醫生關于牙齒的小品劇本
    醫師節感人情景劇本(做媽媽的接班
    便衣警察音樂小品劇本《城市套路
    邊防警察小品劇本(禁漁令)
    維護生態環境建設美麗鄉村快板《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公司發展成長歷程年會節目情景劇劇
    憲法朗誦稿子,憲法詩歌《新憲法》
    高速公路服務區加油站年會小品劇本
    全國人民萬眾一心戰勝疫情劇本《我
    醫院醫患關系音樂劇劇本《我愿意為
    二十大同心共圓中國夢小品(我心中的
    建筑公司項目部年會情景劇劇本《加
    主播帶貨搞笑小品,直播帶貨小品劇本
    記者調查三農小品劇本(真假調查)
    關于去醫院打新冠疫苗小品《接種疫
    公務員廉潔自律小品劇本《廉潔家訪
    眼科小品劇本(醫路有你)
    村鎮基層干部如何搞好群眾關系小品
    家庭教育情景劇劇本,親子矛盾情景劇
    宣傳職業技術學校三句半劇本臺詞《
    油氣田搞笑小品《HSE監督員》
    適合重陽節表演勸老人打新冠疫苗小
    適合國慶節表演以抗疫為主題的小品
    改善人居環境詩朗誦《人居環境我最
    關于稅務局打擊偷稅漏稅開假發票小
    銀行服務小品劇本,關于宣傳銀行小品
    護林員小品,林長制小品劇本《熊大護
    關于拆遷鄉村振興小品劇本《鄉村美
    經典小品笑死人不償命,能笑死人的小
    炭纖維新型技術發展快板臺詞《科技
    健康扶貧的醫院小品劇本《好人好夢
    建筑工地施工小品劇本《你最偉大》
    預備黨員小品劇本《入黨故事》
    健康管理師小品劇本《感動你我》
    人社局三句半臺詞,人社局春節節目三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我心光明》(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bengalgenocide.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2/7/29 16:46:48     最新修改:2022/7/30 8:21:2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戲曲劇本名:《《我心光明》(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我心光明

    (根據史料及《王陽明大傳》改編)

    【劇情簡介】

          南贛巡撫王守仁奉旨前往福州平亂,途中忽聞寧王朱宸濠在南昌造反。

    福州事小,寧王事大。王守仁立即返回,運籌帷幄倡舉義兵,與寧王斗智斗

    勇。待他生擒寧王后,卻聞御駕要親征,于是風波再起…  是順從圣意等待

    御駕南下,還是違逆圣意獻俘北上?王守仁堅守良知,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場次】

        第一場    致仕未允  

        第二場    寧王密謀

        第三場    虎口逃生   

        第四場    運籌帷幄   

        第五場    斗智斗勇  

        第六場    生擒寧王  

        第七場    另起風波  

        第八場    堅守良知

     

    【人物】

        王守仁——57歲,南贛巡撫,軍務提督。

        朱宸濠——52歲,寧王。

        諸  氏——50多歲,王守仁之妻。

        婁  妃——30多歲,朱宸濠之妻。

        冀元亨——47歲,王守仁的高徒。

        伍文定——59歲,吉安知府,王守仁的得力干將。

        劉養正——朱宸濠的軍師。

        李士實——朱宸濠的太師。

        張  永——御前太監。

        丫鬟、家丁、匪徒、艄公、軍士、太監、百姓若干。

     

                                             第一場  致仕未允

                 【幕啟,王守仁坐在家中,夫人諸氏端藥在側。

    諸  氏     相公請喝藥!

               【王守仁接過喝下,順手把碗放在桌上。突然一陣猛咳,諸氏忙幫他

                 捶背,之后摸摸他的額頭。

    諸  氏   (搖搖頭)近來潮熱越來越頻繁了。

    王守仁   (慢慢起身)是啊,學生生來體弱,比年以來又勞心費神,共四省

                邊界賊匪周旋,以致今日積勞成疾。但愿此次致仕請求,能蒙允準!

    諸  氏    相公,你已有三次上疏,乞求歸鄉了吧?

    王守仁    是啊。第一次——

                (唱) 因祖母臥床不起,

           為夫懇切請歸辭。

           誠以祖母鞠育之恩,

           思一面之訣合情理。

           奈何兵戈牽滯,

           未能一見抱恨常泣。

    諸  氏    相公不必傷心。相公!

              (唱) 那時——

         贛閩粵共湖廣,

         四省賊匪猖狂。

         生靈休戚相關,

        舍私情也應當。

    王守仁   (點頭)

                 (接唱) 故我忍痛不回鄉,

                一心剿匪效圣上。

    諸  氏      第二次上疏,是因太翁染疾吧?

    王守仁    是啊。送別祖母之愿,未能得償,卒抱終天之痛。若再不能在老父

                  面前盡孝,愧為人子!

               (唱) 匪患已除邊界寧,

                          再求卸職望歸省。

                         憐老父桑榆暮景,

                        切思遂烏鳥之情。

    諸  氏    按理說,賊壘悉數掃蕩,地方也已無事,不知朝廷因乜緣故,依舊

                  不準相公還鄉,以盡孝道。

    王守仁    所幸后來咱爹病體痊愈,略感心安。

    諸  氏    可是你自身又病了。

               (唱) 經年剿匪瘴毒侵凌,

           使夫君弱軀得病癥。

           嘔吐潮熱醫藥未停,

           收效甚微瘦骨伶仃。

           短短兩月霜發染兩鬢,

           妾身看在眼里急在心。

    王守仁    學生也覺得精神大不如前,日日疲倦不堪,思鄉之情更切,故此第

                   三次上疏——          

    (唱) 請求兵部尚書王老先生,

               念枯朽之軀不再付重任,

               準我返鄉茍延螻蟻息,

              且把旗牌賜予別賢能。

    諸  氏    王老先生對相公有知遇之恩,是他派相公巡撫南贛。相公剿匪立功

                 后,又是他力排眾議,提拔相公為軍務提督,賜予旗牌。

    王守仁    是啊,王老先生對學生有知遇之恩,但愿他能準我暫歸故里,就醫

                  調治。

    太  監   (內) 報,圣旨到!

    王守仁    圣旨到,莫非是王老先生準我所求?

    諸  氏    一定是,一定是,趕緊接旨。

    王守仁    哦,開了中門,備香案接旨!

    太  監   (內)來了! (拿圣旨上)

    王守仁    公公請了!

    太  監    請了。ù蜷_圣旨)萬歲有旨,軍務提督王守仁跪聽宣讀!

    王夫婦   (齊跪)哦,萬歲!

    太  監    詔曰:因福州衛軍爆發叛亂,經兵部尚書王瓊舉薦,特命軍務提督

                 王守仁率軍前往福州鎮壓叛軍。圣旨了者,欽此,欽遵!

    王夫婦    哦,領旨! (起身接旨)

    太  監   (從懷中取出旗牌)王老先生特別交待,旗牌收好(放到王守仁手

                 中),自有用處,必要時你可“便宜行事”。

    王守仁    這…

    太  監    咱家告辭了。(下)

    王守仁    公公,公公… 哎唉!

               (唱) 老先生心意為哪般?

           不允我致仕反舉薦?

           難道我——

          沉疴日久他不憐?       

                  (夾白) 罷了。

              (接唱) 知恩圖報何惜余喘?

             為國分憂何說疲倦?

             (夾白) 夫人!

              (接唱) 收拾行裝莫延耽,

             隨我福州去平亂。

    諸  氏    相公,你身體…

    王守仁    無妨,福州叛亂,小事一樁。你去吧。

    諸  氏     哦。(下)

    王守仁    是啊,福州之變,原系小事,何需這旗牌?為何王老先生要把這旗

                  牌歸還于我,讓我必要時“便宜行事”?這其中…

               (唱) 莫非他——

           借口鎮壓福州亂,

           讓我仍舊掌兵權,

           以防他日遇大亂?

    (白) 四省匪患已除,還有甚乜大亂呢?

    家  丁   (上)稟爺,寧王派人送來一張請帖。(遞上請帖)

    王守仁    哦——(接帖,讀帖)“朱某久慕先生足智多謀飽學多才,誠邀先生

                  到府講學,切莫推辭。寧王朱宸濠” (收好請帖,對家。┲

                  了,退下。

    家  丁    是。 (下)

    王守仁    寧王朱宸濠!我明白了!

                (唱) 江西巡撫孫大人,

           曾說寧王有異心。

           一旦賊王造反忘圣恩,

           他說為大義寧可舍身,

            囑我一定要小心,       

           力挽狂瀾扭乾坤。

    (夾白) 王老先生一定也知道寧王心懷不軌,恐怕不久生變,寄望下官鞠躬盡瘁,報效朝廷,故此仍將這旗牌留在我手中。

                 (接唱) 忽覺小小旗牌重千鈞,

                鄭重收起以待御敵軍。

    (白) 寧王尚未行動,老夫不能先下手,只好靜觀其變。

                 【家丁帶冀元亨上。

    家  丁     稟爺,冀舉人到此。(下)

    冀元亨   (跪下)拜見恩師!

    王守仁    元亨請起!

                【冀元亨起身。

    王守仁    元亨,你來得正好,為師有一事相托。

    冀元亨    恩師請講,學生洗耳恭聽!

    王守仁    元亨!

               (唱) 寧王派人下請帖,

                          邀請為師去講學。

    冀元亨    哦。

    王守仁   (接唱) 閩軍內部起漩渦,

                                此事朝廷寄望我。

                               圣命難違須當行,

                              且將講學相委托。

    冀元亨     不可不可,恩師!

                 (唱) 寧王所慕恩師才學,

                            竊以為——

                            學生學識尚淺薄,

                           只恐難承此重托。

    王守仁    元亨不必過謙!以你學識,向寧王講學綽綽有余。不過,為師派你

                  前往寧王府,意不在講學,乃是為了打探寧王府內情。

    冀元亨    打探寧王府內情?!

    王守仁    是,寧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你可一邊講學,一邊留心他府中情

                  況。若有風吹草動,立即報與為師知道。

    冀元亨    既如此,學生責無旁貸,愿替恩師前往寧王府。學生去了。

    王守仁    一切小心為是!

    冀元亨    學生曉之。(欲下,又轉回)恩師有恙在身,前往福建多加保重!

    王守仁   (點點頭,揮揮手)去吧。

                  【二人依依惜別,各自下。

    ——幕落——

     

    第二場  寧王密謀

                    【幕前。

    冀元亨    (悄悄上)

                  (唱) 奉師命,到南昌,

                              在寧府,陪寧王。

                              明為講學暗中察訪,

                             所見所聞禍心包藏。

                             寧王他私造兵器私養羽黨,

                             三教九流亂紛紛來來往往。

                             他行賄朝中大臣共宦官,

                            他縱容四方賊盜共流氓,

                            劫掠商賈霸占田產,

                           無惡不作殘害善良。

                           府中人懼他面惶惶,

                           唯諾諾稱他為帝王。

    (夾白) 大逆不道,真是大逆不道!我當于講學之時,曉以大義,勸諫于他。

                (接唱) 謹遵恩師敦敦教誨,

                               僅憑良知不畏權貴。

                              曉以大義勸朱賊,

                              或望他能心知愧,      

                              仍遵祖訓守成規,

                             不再僭越收淫威。

    (白) 授課時辰將到,我這便前去。(下)

                    【幕啟,寧王府客廳。

    朱宸濠    (獨自豪飲,起身冷笑)

                  (唱) 想當初,  

                              燕王發起靖難役,

                             先祖合謀齊出力,

                            方助他登基稱帝。

                           原說道同胞兄弟有福同享,

                          誰料想事成之后榮華泡湯。

                          不許留帝京,不準去蘇杭,

                         先祖父無奈來此小南昌。

    (夾白) 在這離京千里、窮山惡水之地,即使世代為藩為王,也心有不甘。想我朱宸濠,天資聰穎、熟通史書,論才學,如何會輸那個整日不理朝事、只知嬉游玩樂的無道昏君?憑什么是他坐龍椅,不是本藩?哼!

    (接唱) 忿忿不平圖稱霸,

             十載暗暗勤謀劃。

             不惜重金賄買人,

             愿追隨者烏壓壓。

             萬事俱備,只待時機佳——    

             率眾把帝京踐踏。

    (白) 南贛巡撫王守仁博學善謀用兵如神,只用一年零三個月,就蕩平為患數十載的四省賊匪,佩服!佩服!若能把他招致麾下,本藩勢必如虎添翼,何怕大事不成?前幾日派人請他到府講學,以便試探于他,不料他竟派他學生到此。也罷,待孤今日先用言語試探他的學生,看是如何。(坐下,自斟自飲)

    冀元亨    (上) 王府授課須謹慎,一問一答存小心。(進屋,行禮)參見王

                     爺!

    朱宸濠    (起身) 先生免禮!先生請坐!

    冀元亨     謝王爺! (坐下)

    朱宸濠    (斟酒) 先生酒飲一杯!

    冀元亨     不不不,王爺還是一同坐下,即刻問答吧。

    朱宸濠     也罷。(坐下)請問先生,本藩昨日讀到“王霸之略”一詞,不知“王

                    霸”是指甚乜?

    冀元亨    “王霸”是指“王道”與“霸道”。

    朱宸濠     哦,但不知何謂“王道”?何謂“霸道”?  

    冀元亨     王爺。ㄆ鹕恚

                (唱)何謂王道?以德服人。

                           何謂霸道?以力服人。

    朱宸濠    (起身)先生再請講!

    冀元亨     是。

                (接唱) 霸道治敵,王道治民;

                              王霸兼用,天下可平。

    朱宸濠     講得好!講得妙!

                 (接唱) 憑先生所言,古時到如今,

                                 有王霸之略者寥若晨星。

    冀元亨     也不少,古時有伊尹、姜尚,后來有劉玄德…

    朱宸濠    (搶話)先生你說,當今圣上有無“王霸之略”?

    冀元亨     這…

    朱宸濠     本藩呢?

    冀元亨     你… 哎唉!

                 (旁唱) 寧王他不臣之心恁分明,

                                我不免裝癡裝呆避深坑。

    (白)王爺,孟子曾經說過:“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痹鄱瞬徽劇巴醢灾浴绷税。

    朱宸濠     你… 哎唉!

                (旁唱) 他故意裝癡呆,

                               把話題來岔開。

    冀元亨     王爺,你可知《西銘》文中說些甚乜嗎?

    朱宸濠    (強笑)哦,本藩不知。

    冀元亨    《西銘》中說:“乾稱父,坤稱母。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

                   宗子之家相也!本即罅x,不能忘記!

    朱宸濠     哼,孤只知道荒淫無度之人不配為君。

    冀元亨     請王爺言語謹慎!

    朱宸濠     ……

    冀元亨     君臣大義,永不能忘!

    朱宸濠     唉!

    (旁唱) 話不投機怒填胸,

    (夾白) 倒不如—— (做出殺的動作)不可,不可。

    (接唱) 他膽色過人真英雄。

                   惺惺自古惜惺惺,

                  不妨遣他歸以禮相送。

    (夾白)先生!

    (接唱) 先生陳大義表赤忠,

                   本藩感佩酒敬一盅。

                  (斟酒、遞酒)

    冀元亨     多謝王爺! (飲酒、放回酒杯)

    朱宸濠     這幾日有勞先生了!

    冀元亨     吔,何勞之有?

    朱宸濠     此次問學,就到此吧。

    冀元亨     王爺若無其他疑問,鄙人這就告辭了。

    朱宸濠     送過先生!

                 【冀元亨拱拱手,下。

    朱宸濠     此生尚且這般剛毅忠信,他恩師王守仁可想而知?上О】上,這

                   樣的人才不能為孤所用,多少遺憾!唉! (坐下喝悶酒)

    婁  妃    (上,獨白)聽說先生走了,特來客廳,看王爺此時正在做乜?

               (白)啊,啊啊啊,王爺對酒悶悶不樂,卻是為何?

    朱宸濠    (起身,苦笑)自然是有心事。

    婁  妃     心事?(笑)王爺!

                (唱) 王爺貴為,貴為親王,

           錦衣玉食,享用非常。

           若能循理奉法,

           永為國家保障——

           世世必然不失富貴,

           世世必然不失風光。

                (白)憑儂家想來,王爺如今錦衣玉食,享用非常,還能有甚乜心

                    事?

    朱宸濠    (唱)本藩心事,

                             非你女流輩所能知。

                             你但知小享用之歡愉,

                             豈知有大享用之歡愉?

    婁  妃     哦,何為大享用?何為小享用?儂家愿聞其詳。

    朱宸濠     大享用者,身登九五之尊,治臨天下,玉食萬方。本藩今日位不過

                  藩王,治不過數郡,此不過小享用而已,豈能滿足本藩之愿?

    婁  妃    (驚恐,左右看看)王爺此言差矣!王爺!

                (唱)萬歲爺總攬萬機,

                           晚睡早起勞心焦思;

                           內憂百姓苦疾,

                           外愁四夷強敵。

                          王爺你,

                          宮室、儀仗只亞于天子,

                          也有豐厚俸祿,卻無政事所慮。

                          分明是——

                          王爺之樂過于天子。

                          若再懷越位心,

                          儂恐求福得禍,到時悔之晚矣!

    朱宸濠     住口!

    劉 / 李    (內)報,劉軍師、李太師到府要見!

    朱宸濠     請王妃暫且回避!

    婁  妃     王爺…

    朱宸濠    (不耐煩)退下!

    婁  妃    (怯聲)是。(嘆口氣,下)

    朱宸濠     有請劉軍師、李太師!

    劉 / 李   (內,齊聲)來了。ㄉ希﹨⒁娡鯛!

    朱宸濠     免!兩位今日到此何事?

    劉 / 李   (齊聲)王爺,你已謀劃十載,養匪萬余,養士兩萬余,愿歸順王

                   爺者十多萬,所需軍費也已籌措充足,不知王爺乜時起事?

                 【婁妃悄悄出來偷聽。

    朱宸濠     本想等孤將王守仁籠絡過來再… 看來難!連他學生冀元亨滿口

                   都是“君臣大義”。

    劉 / 李   (齊聲)王爺,此事宜速不宜遲,不如就在王爺生辰那日…

                  【婁妃捂住嘴,無聲驚叫起來。

    朱宸濠     本藩生辰,六月十三日!好,到時邀請地方官全部到府賀壽,不聽

                   話者格殺勿論!

    劉 / 李    (齊聲)王守仁師徒要不要先派人去…

    朱宸濠      好,以免他師徒壞了本藩大事。

                 【婁妃做了稟報的動作,悄悄下。

    劉 / 李    (齊聲)王爺英明!

    【三人哈哈大笑。

    ——幕落——

     

    第三場  虎口逃生

                   【幕前。

    冀元亨    (內) 哎呀! (騎馬上)

                  (唱) 匆匆忙忙離王府,

                              策馬揚鞭奔前路。(繞場)

                              婁妃偷偷——

                              婁妃偷偷傳密書,

                              寧王密謀大業圖,

                             派人欲殺我師徒。

              (夾白)回到 贛州方知,恩師已于六月九日搭乘大船前往福建,此時

                 應還在途中,待我速速向前追趕。

             (接唱) 水道追趕怕事誤,

                            策馬抄近走旱路。

                            身下坐騎氣漸粗,

                            勢急燃眉無暇顧。

              (揮鞭) 駕! (急下)

              【幕啟。

               【六名艄公搖船上,船上有王守仁、諸氏及丫鬟,以及數名持刀軍

                  士,眾人跟著船只的搖晃而搖晃。

    王守仁   (唱) 受敕命,往福建;

                             水路不暢,

                             四日方到豐城縣。

    諸  氏   (唱) 相公病軀令人憂,

                            常年隨軍勤照看。

    王守仁    船工,快點。

    艄  公   (齊聲)好,站好了。(加速搖漿)

                 【諸氏站立不穩,王守仁和丫鬟同時攙住她。

    王守仁    夫人仔細仔細。

                【艄公放慢速度。

    諸  氏   (沖丈夫一笑)無妨無妨。船工,加快搖就是。

    艄  公    是。 (再加速)

                 【一行人繞場急行。艄公累得邊喘粗氣邊擦汗,速度慢了下來。

    王守仁    哎唉!

               (旁唱) 只盼速去速回,

                              心急如焚。

                             卻不忍,不忍看——

                            艄公喘氣頻擦汗。

                           命船搖近江畔,

                           歇息片時再把路趕。

                (白) 船公,船靠江畔,歇息片時。

    艄  公   (齊聲)謝老爺! (靠岸,扔下槳)

                  【眾人依次上岸,艄公和軍士席地而坐。

    冀元亨    (騎馬上) 恩師! (下馬)

    王守仁     嗄,元亨,你因何到此?

    冀元亨     哎呀恩師,大事不好了!

                 【艄公和軍士聽罷,忙起身。

    王守仁     何事慌張?

    冀元亨    (取出密書) 恩師請看這密書便知!

    王守仁     哦—— (念) “王爺密謀六月十三日造反,并派人欲害你師徒兩

                   人!獖溴 六月十三日,不就是今日嗎?不知南昌事情如何?

    家  丁    (內)報報報報報… (上)稟老爺,豐城知縣特派小的來報訊。寧

                 王今日在生辰宴會上突然宣布造反,江西巡撫孫燧、按察副使許逵

                  當場就義,其余不愿屈從者全部打入大牢之中。

    王守仁     哦—— 代王某多謝顧知縣!

    家  丁     是。(下)

    王守仁    哎呀!

                (唱) 兇訊好似驚雷陣陣,

                           心中猶如浪濤滾滾。         

         幸老夫有高運,

         因離贛州未遭刀刃。

                          蒼天對我施大恩,

                          定有大任降我身。

    冀元亨     此地離南昌只有百余里,追殺之人想必就到。恩師,您速速命船工

                    搖船,前往福建吧。

    王守仁     不,元亨,你可回湖廣老家,諒無性命之危。為師要轉回吉安府,

                   倡舉義兵,討伐叛王。

    冀元亨     哎呀不可不可,恩師!

                (唱) 恩師奉旨前往福建,

           一旦違旨返回吉安,

           朝廷怪罪事非輕,

           學生離開心怎安?

    諸  氏     是啊,相公!

                (唱) 擅自抗旨罪一等,

            只恐相公要丟命。

            擅舉義兵罪加等,

            滅族之禍太慘情。

    王守仁     哦——

                (唱) 夫人此言亂我心,

                            王某殘命何足惜,

                            累及無辜——

                            累及無辜心何忍?

    元亨/諸氏 (齊聲) 恩師(/相公),速速往福建去吧!

    軍  士    (齊聲)是啊老爺,速速往福建去吧!

    王守仁     不,汝等何曾知道?

                (唱) 天下事,莫急于君父有難。

                            賊王已然,已然造反,

                           他若順流東下,南京遭攻陷——

                           京輔動搖旬月間。

                          此時若是——

                          惜自身,惜族親,

                          顧小利,忘大義,

                         為人臣子能不心懸懸?

            (夾白) 元亨、夫人、諸位將軍!

            (接唱) 老夫甘忘緩命之罪,

                            老夫甘冒棄職之誅,

                            決意回轉——

                           報國保民免涂炭。

    眾  人    (齊聲) 哦—— 恩師(/相公 /老爺)心如日月,我等不該再攔阻。

    王守仁     好!元亨,你趕緊離開此地,回湖廣去吧!

    冀元亨     恩師…

    王守仁     去吧!重見太平之日,咱師徒再共沐儒學之道。

    冀元亨     哦,聽恩師!

    王守仁     聽而去!

                   【冀元亨忽跪地拜別恩師,方起身騎馬而下。

    王守仁    (對眾人)我等速速上船。

    眾  人    (齊應)是。

                 【眾人依次上船。

    王守仁     船工,調轉船頭,沿贛江南下吉安府。

    船  工    (齊聲)是。(快速搖船)

                 【一陣南風勁吹,船只不能前行。

    船工甲     稟大人,忽起南風,船只走不動了。

    王守仁     哦—— 事情緊急,一刻千金,這要如何是好?

    諸  氏     是啊,萬一賊兵追來,相公你要如何脫身?

                【又一陣南風。

    船  工    (拼命搖船)王大人不好了,船只進兩步退三步。

    王守仁     哦—— (雙手合十,仰面向天)皇天啊皇天! (跪地,以袖遮南

                 風)

              (唱) 皇天禰若哀憫生靈,

                         許不才王守仁——

                         許不才王守仁匡扶社稷,

                         望即反風。(虔誠叩拜)

                 【南風依舊強勁。

    王守仁    唉!

               (接唱) 皇天禰若助賊人,

                              王守仁難救生民于不幸,

                              情愿先溺死在這江水中,

                              不望余生,只求早目瞑。(聲淚俱下)

               【眾人都感動落淚。

    諸  氏    蒼天啊蒼天,求禰念儂夫君一心為國為民,息了南風吧! (雙膝跪

                 地,連連叩拜) 

    丫鬟/軍士 (齊跪) 是啊,求蒼天體恤我家老爺一片赤誠,反轉風向吧!

                 (伏地叩頭)

    船工乙     吔,風停了,風停了。

    王守仁等  (驚喜) 果然,果然! (起身)

                  【眾人也起身。

                 【北風呼呼。

    船  工    (齊聲) 轉北風了!轉成北風了!

                 【王守仁、諸氏、丫鬟和軍士們在北風中歡喜致意。

    王守仁     蒼天有靈!我大明社稷無危了!我大明百姓不用流離失所了!

                 【又一陣北風。

    王守仁     船工,趁此時北風,快快趕路。

    船  工    (齊聲)是。

               【眾人急繞場。

               【匪船在幕布前出現,匪徒手上都持刀。

    匪徒甲    (指著王守仁)在那里,趕緊追!

                【小船急下。

    諸  氏     哎呀相公,賊兵追來了,這要如何是好?

    軍士們     是啊老爺,小船比咱這大船快,要被追上了!

    王守仁     哎呀!

               (唱) 風向轉,賊又到;

                          風向轉,賊又到。

                         難道老夫今日定要——

                         定要命喪陰曹?

    諸  氏     相公,大船太慢,你可改換小船,趕緊逃生去吧!

    王守仁     不,老夫豈能棄大家于不顧呢?

    諸  氏     請相公以大局為重! (跪下)

    眾  人     請老爺(/大人)以大局為重!

    王守仁     哦—— 諸位快快請起!

    丫  鬟     夫人,那邊有一只小船。

    諸  氏     叫船夫快快搖船過來。

    丫  鬟     是。船夫快快搖船過來。

                【一船夫搖船上。

    船  夫     誰人坐船?意欲何往?

    諸  氏     即刻送儂相公前往吉安府,船只全速向前,船費加倍給你。(給

                 錢)

    船  夫     好,這生意我做。請老爺上船!

    王守仁    (對眾人) 難得汝等深明大義,老夫代當今圣上、代黎民百姓多謝

                   諸位了。ㄓ颍

    眾  人    (齊聲) 相公(/老爺 /大人)切莫如此,趕緊去吧!

    王守仁     唉! (下到小船)老夫先行一步了。〒]下手,示意船夫走)

                 【小船急下。

    匪徒甲    (內) 哎呀,王守仁換小船跑了,快去追!

                 【匪船又從幕布前過,追下。

    諸  氏     求蒼天保佑相公!

    丫鬟/軍士 (齊聲)求蒼天保佑老爺!

    船  工    (齊聲) 求蒼天保佑王大人!

    ——幕落——

     

    第四場  運籌帷幄

                 【幕啟。吉安知府衙門,知府伍文定急得團團轉。

    軍  士    (急上)稟大人,南康、九江兩城已被寧王攻陷。

    伍文定     再探!

    軍  士     是。(跑下)

    伍文定     哎呀壞了!

                 (唱) 寧王勢洶洶,

                            連得兩郡如虎猛。

                           嘆卑職一身武功,

                          無處施展空想盡忠。

               (思忖良久)

              (接唱) 苦思良策,奈才庸;

                              報國無門,愧對蒼穹。         

    王守仁    (內)報,南贛巡撫王守仁到府要見!

    伍文定     王巡撫到吉安,大明有救了!快請相見!

    王守仁    (內)來了。(急上)

                 (唱) 急匆匆搭扁舟,

                             到吉安運良籌。

                            愿為君民分憂,

                            敢與寧王結仇。

                   (拱手,白)伍知府。

    伍文定     下官不知大人到此,有失遠迎,望乞海涵。ㄓ颍

    王守仁    (攔阻)伍知府不必如此多禮!

    伍文定     大人定是為討賊而來?

    王守仁     正是。

    伍文定     不知大人帶來多少兵卒?

    王守仁     夫人共百余隨從隨后方到,老夫只身先到此。

    伍文定    (旁白)只身先到此?(笑,白)無妨無妨。

                  (唱)本府士卒充足,

          大人盡管調度。

          下官自幼弓馬嫻熟,

         也愿聽調遣戰場赴。

    王守仁     伍知府雖然英勇,但寧王擁兵十多萬,憑你一府士卒,何以御之?

    伍文定     這… 哎呀大人,南康、九江兩城已失,再想不出御敵之策,只恐

                    南京、京師都將危矣!

    王守仁     也許是,也許不是。

    伍文定     此話怎講?

    王守仁     要看朱宸濠出何策。倘若他出上策——

                 (唱) 乘其方銳之氣,

                            乘其方銳之氣——

                           出其不意直趨京師,

                            宗社無救必危矣。

    伍文定     倘若他出中策呢?

    王守仁    (接唱) 他若出中策徑攻南京,

                 半壁江山必被他奪取。

                 大江南北將遭殃,

                 婦孺難免淚淋漓。

    伍文定     那他出下策又將怎樣呢?

    王守仁    (接唱) 他若據守南昌不遠離,   

                                   待得勤王之師四集——

                                   他必似魚游釜中,

                                   惟有待擒等死。

                  (白)此為下策也。

    伍文定     依大人之見,寧王將出何策?大人又有何破敵良策?

    王守仁     寧王未經戰陣,中情必怯。老夫若偽造兵部咨文,發兵攻打南昌,

                   寧王必據守南昌,不敢遠出。旬日之間朝廷派兵前來,那時王師四

                   集,必可破敵。

    伍文定     既如此,事不宜遲,請大人速速偽造咨文。

    王守仁     好,待老夫寫來。 (寫咨文,遞給伍文定)請伍知府一觀!

    伍文定    (念)“都御史楊旦奉兵部尚書王瓊之命,率兩廣狼達士兵四十八

                  萬,前往江西討賊。沿途各軍衙備好糧草,支援行軍。倘有違抗

                  者,立即軍法論斬!”

    王守仁     速速派個心腹之人,混入寧王府,親自將此咨文送到寧王手中。

    伍文定     是。(欲下又轉回)大人您說,寧王見此公文,能信以為真嗎?

    王守仁     不論信與不信,且言疑與不疑。

    伍文定     疑固不免。

    王守仁     但得一疑,事濟矣。哈哈哈…

    伍文定     高見!大人實在高見!下官這就去派人送出公文。

                 【王守仁拱了拱手,伍文定急下。

    王守仁     此舉或能將朱宸濠拖在南昌十天半月,但終非長久之策。待老夫立

                 即上疏,稟明實情,請朝廷發兵前來征討叛王。(奮筆疾書)飛報

                  寧王謀反疏!

                (唱) 臣子奉旨往福建,    

                           途中不意聞驚變。

                           寧王不義竟謀反,

                           間不容發不忍不管。

                           不辭滅宗禍,

                           不避形跡嫌。

                          轉回吉安勤國難,

                          偽造咨文惑賊王。

                          再等朝廷發兵增援,

                         同心戮力以解大難。

                         亦乞望朝廷明鑒,

                         臣子心披肝瀝膽。

    伍文定     (上)大人,咨文已送出。

    王守仁      好,再派人將此疏快馬送到驛站。(遞疏)

    伍文定     (接疏,看介)是。來!

    軍  士     (上)在!

    伍文定      將此疏快馬送到驛站。

    軍  士      遵命! (下)

    伍文定      大人連日奔波,定是疲累到極。且到衙內休養數日,以待朝廷發

                    兵。

    王守仁      不,伍知府!

                (唱) 京師離此路迢迢,

                           等待王師戰機恐失掉。

                           遠水不能救近火,

                          倡舉義兵宜趁早。

                          驍勇精兵應急招,

                          勤加操練不辭勞。

                          男女老幼統統要,

                          打探消息,不時飛報。

                         軍民同心不動搖,

                         大明江山方能保。

    伍文定     大人想得周到!下官這就去傳大人之命,選募驍勇共義民,聚集到

                   校場之上,聽候大人調遣。

    王守仁     好,你先行一步,老夫隨后就到,老夫還有兩封密信要寫。

    伍文定     兩封密信?要寫與乜人?

    王守仁     伍知府你可吔—— (附耳低語)

    伍文定     兵不厭詐?

    王守仁     正是。

    伍文定     好,咱二人分頭行事。大人請!

    王守仁     請!

    【擺造型。

    ——幕落——

     

    第五場  斗智斗勇

                   【幕前。二十天后。

    劉、李    (內) 王爺、王爺。

                  【朱宸濠徑直上,劉養正、李士實跟上。

    劉、李    (齊聲)哎呀王爺!

                  (齊唱) 自古兵貴神速,

                                 請王爺速派兵直搗京都,

                                 打它個措手不及,

                                 奪帝位如探囊取物。

                  (齊白) 王爺,只有直搗京都才是上策。

    朱宸濠     不!兵家最忌勞師遠征,不能直搗帝京。

    劉、李    (齊聲)否則就立即率兵攻打南京,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朱宸濠     容孤王再三思三思。(思忖)不,不能冒然離開南昌!

                 (唱) 兵部已派,已派狼兵,

                            朝廷也將,也將發兵。

                            若是冒然離南昌,

                            恐怕受前后夾攻,

                            徒然取敗棄前功,

                           大業夢只怕成空。

    李士實     哎呀王爺,不久之前朝廷方遣駙馬前來監察,此時安能再發兵?此

                   必王守仁緩兵之計也。

    劉養正     是啊王爺,王爺已負反叛之名,此時當以風馳雷擊之速攻打南京,

                   先即大位,則大業指日可待也。

    朱宸濠     你二人所言倒也不差?墒侨f一…萬一王守仁并非使詐,單單四十

                    八萬狼達士兵,我等就無招架之力。還是等待探子回報,再作道

                    理。

    劉、李    (齊聲)王爺…

                  【朱宸濠擺擺手,不讓二人繼續說。劉、李二人齊嘆氣。

    探子甲    (內)報。ㄉ希┓A王爺,小的多方打探得知,兵部咨文確系王守

                    仁偽造,兩廣狼達士兵至今未見動靜。

    朱宸濠     哦—— 再探!

    探  子     是。 (下)

    家  丁    (內)報! (上)稟王爺,江彬江大人暗暗派人送來消息,王守仁

                   請求朝廷發兵的疏文已被他壓下,皇上不曾御覽。

    朱宸濠     也就是說,朝廷并無發兵?

    家  丁     是。

    朱宸濠     哦—— 退下!哎呀!

                 (唱) 王守仁他心機詭惡,

           未能殺他果釀大禍。

           偽造咨文把孤惑,   

           貽誤戰機急上火。

                            悔不聽軍師太師言,

                            驅兵直把金陵攻破。

                            今日縱想亡羊補牢,

                            焉知能否把城攻克?

    劉、李    (齊聲)王爺,亡羊補牢尚未遲。請王爺立即發兵!

    朱宸濠     好,我等沿江北上,先攻打安慶,然后直取南京!你二人前往校場

                    點兵,孤王隨后就到。

    劉、李    (齊聲)得令。ㄏ拢

    朱宸濠     嗄,女婢何在?

    丫  鬟    (內應) 來了,來了。(上)王爺呼喚何事?

    朱宸濠     前去稟告婁妃,就說孤王邀她一同外出,請她速速前來。

    丫  鬟     是。 (下)

    朱宸濠    (唱) 臨出兵,不舍婁妃;

                              怕美人掛心人憔悴。

                             騙她登舟一同向北,

                             看孤統帥摜甲頂盔。                              

    婁  妃   (上)

                (唱) 王爺何故邀儂同外出?

                             百思不明步躑躅。

    朱宸濠     愛妃,你來了。

    婁  妃     是。不知王爺何故邀儂外出,意欲何往?

    朱宸濠     哦,太后娘娘有旨,許各親王往南京祭祖。愛妃你隨孤王同往,不

                  久便回。

    婁  妃    (旁白) 竟有此事?

                 (旁唱) 突聞太后下旨祭祖,

                                教人將信將疑卻難拒。

    朱宸濠     愛妃,你在想甚乜?趕緊走吧。 (徑自下)

    婁  妃     哦,就來啊。(滿臉狐疑跟下)

                 【幕啟,內嘩喊聲。

    后  臺    (伴唱) 殺氣凄凄紅日蔽,

                                 金鼓齊鳴震天地。

                【載著劉養正、李士實、軍士、匪徒的船隊浩浩蕩蕩上,船隊前旌旗

                   飄飄。朱宸濠、婁妃及丫鬟所在的船只壓后。

    后  臺    (接唱) 艨艟壓浪鬼神驚,

                                 旌旆凌空彪虎聚。

                                  流言管蔡似波翻,

                                 爭鋒楚漢如兒戲。

                                 難將人力勝天心,

                                一朝掃盡英雄氣。

    軍  士     稟王爺,已到安慶。(一一傳達)

    朱宸濠     好,船只全部靠岸,全軍隨孤上岸攻城。

    眾  人    (齊聲)得令! (船只依次下)

    婁  妃     王爺,你不是說要去南京祭祖嗎?

    朱宸濠     待孤王攻下安慶和南京,即刻擺香祭祖。哈哈哈… (下)

    婁  妃     王爺,王爺… (跟下)

                  【光變。王守仁和伍文定出現在舞臺上。

    伍文定     大人,寧王正在大舉進攻安慶,我等即刻發兵救援安慶吧?

    王守仁     不,宜集中兵力攻打南昌。

    伍文定     攻打南昌?難道我等不管安慶之危了嗎?

    王守仁     攻占南昌之后,安慶之危自解,南京也無憂了。

    伍文定     此話怎講?

    王守仁     伍知府!

               (唱) 南昌乃是賊王根基,

                          城池牢固食貨充盈。

                          我等齊集各郡軍兵,

                         先聲奪人并力攻城。

                         城中守兵受震懾,

                        必不戀戰定棄弓。

                       南昌既破賊自喪膽,

                       定欲回歸救其根本。

                  (白) 那時,安慶之危自解。

    伍文定     大人你料定賊王會返回南昌嗎?

    王守仁     伍知府你難道忘記了,老夫曾寫過兩封密信?

    伍文定     兩封密信?哦—— 下官明白了。

    王守仁     好。即刻傳令下去,全軍速速集合,向南昌進發!

    伍文定     是。(急下)

                 【光隱,王守仁下。

               【燈亮。安慶城上,青壯男子手舉大石,婦女端著熱水,孩童拉開彈

                 弓,個個嚴陣以待。安慶城下,叛軍步步后退。

    朱宸濠    (怒吼) 不許后退,繼續攻城。

                    【軍士們面有難色。

    城上男子  (齊聲)來啊,不怕大石頭的來啊。 (紛紛扔石頭)

    城上孩童  (齊聲)還有小石子。(齊刷刷彈出小石子)

                   【城下叛軍抱頭鼠竄,一片混亂。

    朱宸濠     哇呀呀!

                (唱) 南康、九江數日降,

                            這小小安慶卻如山芋燙。

                          半月已過未能毀城墻,

                          守城軍民無一傷。

                           見這班烏合眾恁狂妄,

                           孤王怎不怒填腔?

    城上眾人   反賊,有本事你就攻上城來。哈哈哈… 哈哈哈…

    朱宸濠     哇呀呀!氣煞孤王也!來啊,推來云梯,攻上城去!

    軍  士    (齊聲)我等不敢。

    朱宸濠    (揮刀殺掉一個,威脅其他人) 敢不敢?敢不敢?

    軍  士    (齊聲)王爺饒命,我等去就是。(戰戰兢兢推云梯,欲上城墻) 

    城上男子  (齊聲)姐妹們,潑熱水。

    城上婦女   是。(潑水)

                  【軍士們慘叫著飛落云梯,下。

    其余軍士  (齊跪) 我等情愿死在王爺刀下!

    朱宸濠     汝等… 唉,起來吧。

    軍  士     謝王爺!

    劉、李    (齊聲)王爺,安慶久攻不下,我等可繞道前往南京。

    朱宸濠     這…

    家  丁    (內)報——(急上)南昌守將請求王爺火速分兵救援! (遞上

                  信,下)

    朱宸濠    (看信,咬牙切齒) 王守仁啊王守仁!

    家  丁    (內)報——(急上)稟王爺,南昌守將派小的送來兩封密信。

                (呈上,下)

                 【朱宸濠看信后大驚失色,陰沉沉盯著劉養正和李士實看。

    劉、李    (齊聲)王爺何故如此?

                  【朱宸濠舉起信,二人接信。

    李士實     (念) “李公一心為了朝廷,老夫十分感佩。將來論功行賞,李公

                   必算頭功!

    劉養正     (念) “劉公家眷已妥善安置,但請放心。請劉公擇機斬殺反賊!”

    朱宸濠      你二人還有乜話可說?

    李士實      哎呀王爺,這定是王守仁的離間之計,千萬不可輕信!

    劉養正      是啊,王爺若回南昌,則軍心離矣! 

    朱宸濠      哼,你家屬受王守仁供養在南昌,當然不愿攻打南昌。孤王子嗣

                   尚在南昌,能不回去解救嗎? 

    劉養正      這…

    朱宸濠      全軍隨孤登船,殺回南昌!

    眾  人      是。

                【依次下。燈暗。

              【燈復亮。南昌城,城下王守仁和伍文定率領的官兵,有擊鼓者,有

                抬云梯者,有持刀戟者;城上南昌守兵。

    王守仁      全軍聽著——

                 (唱) 一鼓附城,再鼓登城。

    眾  人     (齊聲) 是。

    王守仁     (接唱) 三鼓不克,誅其兵;

                                   四鼓不進,誅其將領。

    王守仁      聽明白了嗎?

    眾  人     (齊聲)明白了。

    王守仁      好。一擊鼓!

                   【擊鼓者擊鼓。官兵圍住城墻,守兵面現懼色。

    王守仁      城上守兵聽著——

                (唱) 寧王背叛,罪在不赦;

                           然朝廷慈仁,憐受牽連者。

                          汝等若是歸順倒戈;

                          可保無虞免受禍。

                (夾白) 否則——

                (接唱) 定教汝等自吞惡果,

                                頭顱斷,身染血。

                 (白) 汝等歸順不歸順?

    守  兵     這…

    王守仁     來啊,二擊鼓!

    擊鼓者     是! (擊鼓)

                 【抬云梯者放下云梯,伍文定第一個沖上云梯。

    伍文定     還不歸順嗎?

                 【城上守兵面面相覷。

    伍文定     兄弟們,往上沖!

                 【又有若干勇士沿著云梯向上爬。

    守  兵    (齊聲)汝等不要上來,我等… 我等愿降!

    伍文定     愿降好,下來打開城門!

    守  兵     是是是。 (下,開城門)

                【云梯上的勇士下云梯。

    守  兵     請王大人進城!

    王守仁     不,老夫要在此恭候寧王朱宸濠。嗄,伍知府!

    伍文定     在!

    王守仁     帶領一隊將勇,隨這幾位將軍(指已降的守兵)進城,挨家挨戶告

                    知百姓不必驚慌,可同平日一樣生活;并敦促王族相關者投械自

                    首。

    伍文定     是。走! (招呼勇士欲下)

    王守仁     回來。再去搜查寧王府,將賊王罪證押收府庫,妥善封存。

    伍文定     得令! (帶一班人下)

    王守仁    (吩咐其余軍士) 汝等分立兩旁,把好城門。

    軍  士     是。 (依令而行)   

                【朱宸濠、劉養正和李士實率領叛軍上。

    朱宸濠    (唱) 心急火燎離安慶,

                              回到南昌觸目驚。

                              城門已打開,

                              眼前盡官兵。

    王守仁     朱宸濠,老夫在此恭候多時了。

    朱宸濠    (捶胸頓足) 孤王來遲一步了。

                 【伍文定率領勇士上。

    伍文定     稟大人,百姓已經安撫,只是…

    王守仁     只是甚乜?

    伍文定     只是下官去遲一步,寧王眷屬百余人全部畏罪自焚了。

    王守仁     !

    朱宸濠     哦——  王守仁,孤王與你拼命了! (欲撲向王守仁)

    劉、李    (拉。 王爺不可!我等不知城內有多少官兵,還是暫退鄱陽湖,

                   再行計議。(示意叛軍)撤!

    朱宸濠     王守仁,孤王與你不共戴天!有種你就來鄱陽湖共孤王決一死戰!

                (被拉下)

                【王守仁手捻胡須,微笑不語。其余人肅然而立。

    ——幕落——

     

    第六場  生擒寧王

                 【幕前,八天后。王守仁和伍文定上。

    王守仁     伍知府有何守御良策?

    伍文定     王大人!

               (唱) 賊勢強盛我軍兵少,

                         眾寡懸殊難破敵巢。

                        今既有省城可守,

                      宜斂兵入城為好。

                      堅壁觀釁,

                      待四方援兵到。

    王守仁     不可不可。伍知府!

                 (唱) 賊勢雖強,

                            多是貪財投敵匪盜。

                             但逢大敵,

                            豈能膽氣豪?             

                           更今日——

                           進不得逞,退無所歸,

                           其氣早已消。

                          趁此時——

                         出奇兵再挫其銳,

                         將不戰自潰逃。

    伍文定     依大人之見,我等如何出奇兵呢?

    王守仁     可分兵四路,四面并進。

    伍文定     可是我軍兵力有限…

    軍  士    (內) 報—— (上)王大人、伍知府,撫州知府陳槐、南昌進賢縣

                  知縣劉源清率兵前來增援。(下)

    軍  士    (內) 報——(上)龍山公派族人運來糧草,支援大人! (下)

    王守仁     這下好了!

                (唱) 寧王叛逆,天下大惡;

           討伐叛賊,天下大義。

           以義除惡,人心所向;

           援兵漸集,同心戮力。

           同心戮力,賊必迎風披靡;

           擒拿寧王,只在旦夕。

              (白)有老父親支持,老夫更是義無反顧。

    伍文定    真是“虎子無犬父”!

    王守仁    哈哈哈… 伍知府,立即發兵,決戰鄱陽湖!

    伍文定    得令!

                  【二人下。

                【幕啟。鄱陽湖面,叛軍船只茫茫一片。朱宸濠、婁妃、丫鬟、劉養

                 正、李士實同坐一船。朱宸濠猶自生氣,劉養正和李士實輪流勸

                  他,婁妃唉聲嘆氣。

    朱宸濠    王守仁啊王守仁,你若有膽量前來鄱陽湖,孤王定將你碎尸萬段!

                 【天氣突變,烏云密布,疾風驟起。

    軍  士   (齊聲)哎呀,天怎么突然黑了?好像有大暴雨?

    朱宸濠    哎呀!

                (唱)為甚乜天色突變起烏云?

                          為甚乜疾風驟起船不穩?

                  【電閃雷鳴。

    劉、李   (接唱)為甚乜電閃雷鳴欲吞人?

    婁  妃   (接唱) 莫不是天公發怒懲不仁?

                 【再次電閃雷鳴,伴隨一聲慘叫。

    軍  士     不好了,小王爺被雷打死,不幸落水。

    朱宸濠     哦—— 王弟!唉!

               (唱) 未斬敵首先亡親弟,

                           蒼天待孤因何恁殘忍?

    婁  妃     王爺!

               (唱) 王爺你倒行逆施;

                          王爺你禍國殃民。

                          怨聲載道蒼天震怒,

                         懇請收手盡臣本分。       

    朱宸濠     這…

    劉、李    (齊聲)不可不可。事到如今,王爺焉能收手?

    朱宸濠     哦——  唉!

                (旁唱) 王妃兩卿各執一言,

                                聽得孤王心亂紛紛。

                               何妨一醉,

                              暫解胸中悶。

                  (白) 丫鬟,取酒一壺。

    丫  鬟     是。(進船艙取酒)

    婁  妃     王爺,此時取酒做乜?

    朱宸濠     不必多管閑事。

    婁  妃     你… 唉!

    丫  鬟    (取酒出)王爺,酒來了。

    朱宸濠    (接過酒,狂飲起來)天啊天,你既許孤王造反,為甚乜又讓孤屢

                   屢受挫? (哭笑)

                  【巨浪滔天。眾人左右搖晃,朱宸濠一個大趔趄。

    劉、李    (扶。 王爺仔細仔細。

                  【又一個浪頭。

    婁  妃     哎呀王爺,你看這巨浪滔天,定是王爺所為也觸怒江中之神了。

    朱宸濠     你… 哎呀!

                 (旁唱) 討厭她喋喋不休說鬼神,

                               卻擔心鬼神之事乃是真。

                (旁白)定是孤王臨行之前忘記祭拜長江之神,故此祂發怒。

                   (白)來!搬出案幾,擺上果品,我等一齊來祭拜長江之神。

    劉/李/丫鬟 (齊聲)是。 (抬案幾,擺果品)王爺,祭品已擺好。

    朱宸濠     好。全軍隨孤一同跪下! (跪下)

    眾  人     是。 (跪下)

    朱宸濠     長江之神啊長江之神,求禰念孤一片誠心,息了風浪,助孤成就偉

                  業! (連連叩拜)

                【婁妃不悅,徑自起身。其余人跟著朱宸濠叩拜。

    軍  士    (齊聲)吔,風浪果然平息了。

    劉、李    (齊聲)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有長江之神護佑,王爺大事必定能

                  成!

               【一聲響雷,燈暗。眾人起身。

               【燈復亮。

    丫  鬟    (驚叫) 哎呀,這桌子怎么斷了一腳?祭品都掉地上了?

    朱宸濠     哦—— 哎呀!

                (唱) 不詳之兆接踵至,

                            令孤膽戰更心驚。

    婁  妃     王爺!

               (唱) 王爺若再執意妄行,

                           妾身只怕君你今日——

                           君你今日命喪幽冥。

    朱宸濠      我驚!

    劉、李     (齊聲)王爺從容從容。難道王爺忘記曾經做了一個夢?

    朱宸濠      做夢?

    劉、李     (齊聲) 是啊,王爺!

                  (齊唱) 王爺曾做夢,

                                 夢中照銅鏡。

                                 但見鏡中發如霜,

                                 王爺大驚大叫醒。

    朱宸濠     想起來了,是有此事。事后孤王請方士徐卿到府解夢,他說——

    后  臺    (畫外音) “殿下貴為親王,夢見頭白。王字加白,乃是皇字。殿下

                   此行必取大位!”

    朱宸濠     王字加白,乃是皇字!

    劉、李    (齊聲) 是,王爺此行必取大位!

    朱宸濠     好!好!好!

                 (唱) 此夢猶如一道光,

                            驅除心中之不祥。

                           天意難測何足慮,

                          休疑親王能變皇。

                         試看孤王重抖擻,

                        全軍亮劍誰能擋?

                (白) 全軍打起精神,列好船隊,共孤王一同等候王守仁!

    軍  士     得令!

               【劉養正、李士實和丫鬟撤下案幾和果品,其余人有序列隊。

               【后臺嘩喊聲,伍文定率領將勇上。

    伍文定    (唱) 王大人南昌設奇布伏,

                              命全軍分兵來到鄱陽湖。

                              身為前鋒主將好威武,

                              乘風破浪迎強徒。

                (白)賊王,我等迎戰來了。

    朱宸濠     呸,小小知府到此做乜?王守仁呢?王守仁為何不敢前來?

    伍文定     此時何勞王大人出馬?先勝過本將軍再說。

    朱宸濠     哼,只帶這區區幾百兵卒前來,就敢夸此??殺——

    伍文定     殺——

                【兩軍搖近船只,一片混戰。起先官兵表現神勇,敵軍不斷有被殺或

                   落水的慘叫聲。漸漸官兵寡不敵眾,慢慢后退。

    王守仁    (出現在高臺上)伍知府,汝等若畏敵不前,定以軍法論處!

    伍文定     哦—— 兄弟們,繼續殺! (身先士卒奮勇抗敵)

                  【嘩喊聲,伏兵四出,敵軍忙于應付。

    劉養正     哎呀王爺,官兵四面圍攻而來。

    朱宸濠     現要如何是好?

    李士實     王爺,何不將船只連成方陣,以御四面官兵?

    朱宸濠     此計甚妙,速速連起船只。

    敵  軍     是。(拉繩連船)

                【兩軍對峙。

    王守仁     連得好,連得妙。ㄏ蚝笈_揮一下手)

                 【一炮手扛著大炮上。

    王守仁     準備炮攻!

    炮  手    (雙手哆嗦)寧王在船上,小的不敢以下犯上。

    王守仁     吔,將軍此言差矣!

                (唱) 寧王未叛以先,

                           他乃親王人不敢犯;

                           他今既成賊叛,

                          人人可誅復何所憚?

    炮  手     這…

    王守仁     將軍!

                (接唱) 爾等義民應辨忠奸,

                               報效朝廷保民平安。

                               當以百姓為念,

                              炮轟敵船不手軟。

               (白)即刻炮轟敵船!

    炮  手     得令! (發炮)

    叛  軍     哎呀,船著火了。

    朱宸濠     快快解開船繩,殺出重圍。

    叛  軍     是。(解船繩的解船繩,撲火的撲火)

                【又一陣炮轟,叛軍鬼哭狼嚎。光變。

    后  臺    (伴唱) 濃煙靄靄,青波上罩萬道烏云;

                                紫焰烘烘,綠水中布千層赤霧。

                                喊爹叫娘,狼嚎鬼哭;

                               投戈棄甲,丟鑼撇鼓;

                               各自逃生哪把親王顧?

                               各自逃生哪把親王顧?

                               分明是赤壁遇周瑜,

                               好似是咸陽逢項羽。

                 【燈暗。臺上的人下。

                  【燈復亮。

    王守仁    (漁翁打扮,搖著小船上) 哈哈哈!

                (唱) 披蓑衣,戴斗笠,

                           輕駕扁舟逐浪西。

                          酒一壺,歌一曲,

                          蓮葉叢中候那廝。

                 (進蓮葉叢,扔下船槳,席地飲酒)

    朱宸濠    (內) 哎呀。〝y婁妃乘坐小船上)

                 (唱) 戰船被毀士卒散,

                            十載謀劃付烈焰。

                           倉皇逃竄丟尊嚴,

                           恍恍惚惚如夢幻。

    婁  妃     王爺仔細仔細。

    朱宸濠     王——妃! (趴到婁妃肩上嚎哭)

                 【婁妃也不停抹淚。

    王守仁     好像賊王來了。(起身,側耳細聽)

    婁  妃     王爺!

                (唱) 王爺且住淚漣漣,

                            免教妾身淚也酣。

                            天意如斯可奈何,

                           但看繁華如云煙。

    朱宸濠     王——妃!

                 (唱) 昔人亡國,多因聽信婦人言;

                            孤王勢去,卻因不聽賢妃言。

                            事到如今——

                           孤縱然一死也不算冤,

                           連累王妃卻痛悔自怨。

    婁  妃    (泣不成聲) 王爺保重,勿以妾身為念,妾身… 妾身先去了。

                 (跳湖自盡)

                【王守仁大驚,唉聲嘆氣。

    朱宸濠     王妃,王——妃——!

    后  臺    (唱) 夕陽黯淡風悠悠,                

                            香魂一縷付東流。

                            親見玉殞不能救,

                           心如刀絞遺憾留。

    朱宸濠     王妃,是孤王害了你。ü蛳,埋頭痛哭)

                【后臺嘩喊聲。

    艄  公     王爺,官兵就要追來,速速逃生要緊。 (攙起朱宸濠)

    朱宸濠     哦—— 那里有一叢蓮葉,先到里面暫避一時吧。

    艄  公     是。 (搖近蓮叢)

    王守仁    (搖船出) 賊王,老夫在此恭候多時了。

    朱宸濠     嗄,是你! (命艄公)調轉船頭。

    艄  公     是。 (調轉船頭欲逃)

               【伍文定帶領官兵上,攔住二人去路。

    王守仁     朱宸濠,還是束手就擒吧!

    朱宸濠     哼,朱家家事,何勞王大人如此費心?

    王守仁     休要強口!伍知府,上前綁!

    伍文定     是。(綁住朱宸濠)

    朱宸濠     哎呀王大人,孤王愿意降為庶民,求王大人放孤一條生路吧!

    王守仁     自有國法在!

    朱宸濠     罷了。孤王做錯了事,死也甘心。但婁妃每每苦諫,實為賢妃。今

                   日她不幸投水而死,求大人派人打撈尸首,替孤厚葬于她!

    伍文定    (旁白)嗄,婁妃已死?!

    王守仁     這個老夫自然答應!

               【朱宸濠感激拜謝,王守仁忙攙起他。

    伍文定     是了王大人,劉養正共李士實也已抓獲。

    王守仁     好,一同押回南昌,關入大牢之中。

    伍文定     是,押走。(推朱宸濠)

                 【眾人擺造型。

    ——幕落——

     

    第七場  另起風波

                 【幕啟,南昌城,衙門內。

    王守仁    (坐著書寫什么。寫罷,放下筆,步出桌子)

                (唱) 一月余曉夜焦勞;  

                           生擒了朱賊宸濠。

                          已向朝廷喜訊報,

                         方能安枕幾通宵。

                        且喜今日身心得調,

                        伏案記下立功英豪。

            (夾白) 有功將士,一個也不能遺漏。

           (接唱) 待圣上隆恩到,

                         老夫一一前去慰勞,

                        謝諸將舍命除風暴,

                        謝諸將舍命除風暴。

    伍文定    (內) 報,伍知府回衙。

    王守仁     快請相見。

    伍文定    (內)來了。 (上) 參見王大人!

    王守仁     免!伍知府你回來了,南康、九江事情如何?

    伍文定     南康、九江兩城均已收復。

    王守仁     哦—— 收復好,收復妙!伍知府!

                (唱) 前番破賊,今番收城,

                           足下立下赫赫大功。

                          驍勇善戰,勇冠三軍,

                          功居首位,必有擢升。

    伍文定     吔,破賊、收城全賴大人妙算,下官何功之有?

    王守仁     斬陣先登,人所共知,不必過謙。

    伍文定     下官縱有功勞,也不敢妄居首位。大人你可知南昌百姓中已有歌謠

                    相傳?

    王守仁     甚乜歌謠呢?

    伍文定     大人聽來——

                (唱) 南昌百姓聞凱旋,

                           奔走歡呼脫倒懸。

                           不久便有歌相傳,

                          頌揚大人非凡男。

                  【王守仁擺擺手。

    伍文定     歌謠唱啊——

                 (接唱) 指揮談笑卻萊夷, 

                                千古何人似仲尼?

                               旬日之間除叛賊,

                               真儒作用果然奇。

    王守仁    (搖搖頭) 逆賊謀反,十年有余;我等敗之,卻只旬日,這豈是老

                    夫才智所及?全賴朝廷洪福、祖宗德澤!

    伍文定     大人,你這才是過謙!

                  【二人相視,哈哈大笑。

    軍  士    (上)稟大人,兵部尚書王大人送來急書一封! (呈上)

    王守仁    (念) “圣上得知寧王叛亂,決意御駕親征,生擒叛王。望知悉!”

                   哦—— 這是為什么?為什么呢?

                (唱) 生擒寧王訊已上奏朝廷,

                           為甚乜御駕此時要親征?

                           莫不是圣上身邊三佞臣——

    伍文定     許泰、江彬、張忠?

    王守仁    (點頭)

                 (接唱) 嫉賢妒能行不正?

                               私壓奏章齊慫恿,

                                慫恿圣上——

                              借口親征賞美景?

    伍文定     當今皇上行為不羈,喜愛游山玩水,借口親征,正好可以逃離京

                    城,南下嬉游玩樂。

    王守仁     此時南下,不但勞民傷財,只恐圣上自身也將危矣!

    伍文定     圣上自身也將危矣?

    王守仁     是!

                (唱) 寧王不軌已昭明,

                           佞臣不軌尚藏隱。    

                           圣上南下離京城,

                           小人陰謀或得逞。

                           路上露猙獰,

                           暗把毒手伸。

                          圣上心懷英雄夢,

                          怎想身處兇惡境?

                          寧王風波雖暫平,

                         更大風波恐來臨。

    伍文定     哦——

    王守仁     唉!事關重大,老夫須立即上疏勸阻圣上。(步入案桌后,奮筆疾

                  書)

               (唱) 寧王已擒,叛亂已平,

                          伏望陛下莫離京。

                          民力仍疲敝,

                          旱災猶嚴重。

                          陛下安心圖治勵精,

                         臣等有幸,萬民有幸。

                         若然決意要親征,

                         無妄之災恐降臨。

                         懇請陛下收回此念,

                         以絕奸雄覬覦之心。

                         臣當親自率軍兵,

                         押解寧王赴闕門。

                        (步出案桌,轉向軍士)將此疏快馬送往驛站!

    軍  士    (接過)遵命! (急下)

    王守仁    (轉向伍文定)老夫要即刻啟程,南昌之事,煩請伍知府代勞!須

                     防朱賊余黨作亂!

    伍文定     下官曉之。

    王守仁     請!

    伍文定     請!

                 【王守仁下。燈暗。

                 【燈復亮。杭州地界。

    軍  士    (內)押走! (一行人押送囚車上,繞場行)

                   【朱宸濠在囚車內狼狽低頭。

    王守仁    (內)馬來! (上)

                  (唱) 一戰功成未足奇,

                             親征消息尚堪慮。

                             民力東南已盡疲,

                             忽傳王師已及徐。

                             萬里秋風嘶甲馬,

                            千山斜日度旌旗。

                            小臣何爾驅馳急?

                             欲請回鑾罷六師。

                (白)車馬速速向前。

    軍  士     是。(繼續繞場)

                 【張永騎馬上。

    王守仁     張公公! (下馬)

                  【張永也下馬。

    王守仁     張公公,你為何單身前來?

    張  永     王大人!

                (唱)萬歲命你再去鄱陽湖,

                           放走寧王由他親逮捕。

                           你抗命不遵北上獻俘,

                           龍顏大怒一時難平撫。

                           咱家請旨假意來探路,

                            實為奉勸大人——

                           奉勸大人莫再惹上怒。

    王守仁     張公公!

                (唱) 感蒙公公情意重,

                            王某卻難…難聽從。

                            釋放寧王后患無窮,

                           王某只怕復見兵戎。

                            可憐江西民——

                           舊傷未愈怎受新痛?

                           望公公念我一片憂世情,

                          快馬轉回勸圣躬,

                         勸他息怒速回宮,

                         待我到京獻元兇。

                         此舉斷非為邀功,

                        可對蒼穹表赤忠。 (欲跪)

    張  永    (攙起) 王大人忠心耿耿,咱家自然知道。只是萬歲已到徐州,斷

                  斷不肯空手而歸。況他此時盛怒,又有群小在側煽風點火,王大人

                  若逆其意而行,只怕兇多吉少!

    王守仁     吔,老夫既已抗命不遵,早把死生置于度外了。

    張  永     王大人不為自己著想,也該替百姓考慮!

    王守仁     哦——

    (唱) 提起百姓心一顫,

                老夫頓時犯了難。

    (夾白) 釋放寧王,配合圣上演戲,大亂必然再起,生靈必再遭殃;若是違逆圣意,老夫命懸一線,余孽定再糾集生事,生靈也必遭殃。這教老夫如何是好?

    (接唱) 左思右想難決斷,

                    何人可有計兩全?

    張  永     咱家愿替大人押送俘虜,將他帶到萬歲面前,勸萬歲罷息怒氣,親

                 自押解犯人回京問罪。萬歲面上有光,或許就不再怪罪大人,百姓

                  也就不必再遭殃了。

    王守仁    (點頭)只好如此了!公公大恩,王某沒齒難忘! (欲跪謝)

    張  永    (攔阻)不必多禮。事不宜遲,請大人速速吩咐屬下! (說畢,去

                    牽馬)

    王守仁     好。(轉向軍士)諸位將軍,老夫須轉回南昌,汝等隨張公公押送

                   寧王北上,切切小心!

    軍  士    (齊聲)是。

    張  永     王大人請!

    王守仁     張公公請!

    張  永    (轉向軍士) 隨我來! (下)

                 【軍士押著朱宸濠跟下。

    王守仁    (牽馬)

                (吟唱) 自嘆力盡螳螂臂,

                                孤身返回情郁郁。

                  (從另一側下)

    ——幕落——

     

    第八場  堅守良知

                【幕啟。王守仁家中,諸氏侍候丈夫喝藥;王守仁喝罷,長嘆一聲。

    諸  氏     啊啊啊,萬歲一無怪責相公擅自抗旨未去福州,二無怪責相公擅舉               義兵討伐朱賊,三無怪責相公抗命獻俘北上。如今朱賊已戴罪伏

                誅,萬歲又讓相公兼任江西巡撫,理當歡喜才是,因何唉聲嘆氣呢?王守仁     哎呀夫人。。ㄆ鹕恚

                 (唱) 萬歲悄無聲息三不怪,

           圣意難以琢磨費疑猜。

           教人心頭反惴惴,

           只怕不測一旦來。

    諸  氏     吔——

                (接唱) 相公升官留旗牌,

                                尚能統兵除無賴。

                                圣上如此作安排,

                                能有不測不應該。

    王守仁    (搖頭)

                  (接唱) 士卒無一封賞不自在,

                                  老夫獨自升官心難開。

                                  怕只怕圣上余怒在,

                                 乜時忽然降禍災。

                                  怕只怕士卒因憤慨,

                                  情緒失控亂又再。

    丫  鬟    (上)老爺,張公公派人送來密書一封。(遞上,下)

    王守仁    (接過,念) “佞臣造謠:大人共寧王有交,曾遣門人冀元亨往見

                    寧王,許他借兵三千,后見事勢無成,轉去襲取寧王以掩己罪。萬

                 歲聽信讒言,將要派人南下調查,大人務必小心!迸丁 (苦笑)

                  不測果然來了!果然來了!

    諸  氏     安有是事?安有是事?相公,趕緊上疏向萬歲辯明清白吧!

    王守仁     清者自清,何須辯白?只擔心元亨…

                【光變。兩名軍士押著冀元亨,另兩名軍士輪流鞭打。冀元亨咬緊牙

                  關,一聲不吭。

    軍士甲     寧王造反之前,你是不是奉王守仁之命前往寧王府,共寧王簽訂秘

                   密盟約?從實招來!

    冀元亨     哼,要我無中生有,出賣恩師?汝等休想!

    軍士乙     嘴硬!好,連同他妻女一同押下,打入大牢,慢慢拷打!

    軍士丙丁  (齊聲) 是,押走。

                   【一行人下。

    王守仁     元亨—— 元亨——

                 【燈亮。王守仁眼前一黑,仆倒在地。

    諸  氏     相公—— 相公—— (慢慢攙起丈夫)

    王守仁    (唱) 可恨奸佞太毒狠,

                              元亨無辜受慘刑。

                              鞭鞭都是催魂奪命,

                             打在他身,痛在我心。

                             元亨啊——

                            是為師害你遭不幸,

                             害你一家身陷囹圄中。 (痛哭流涕)

                  【諸氏也不停抹淚。

    王守仁     唉!

                 (接唱) 為師即刻啟程進京,

                                入朝面君陳說實情。

                                待到金雞啼天下白,

                                教你一家重見光明。(欲下)

    諸  氏     相公—— 相公——

    倆軍士    (舉長槍上,攔住王守仁)不得離開家中半步!

                   【幕布后也隱約可見眾多軍士舉著刀槍來回走動的身影。

    王守仁     汝等乃是何人?意欲何為?

    倆軍士    (齊聲)大人不但曾遣門人前往寧王府,而且厚葬叛王之妃,朝中

                   議論紛紛,說大人共寧王一家關系匪淺;故此,圣上派我等前來監

                   督調查大人。

    諸  氏     這… 哎呀相公!

               (唱) 你當初何等蒙昧,

                           為何不分錯與對?

                           為何答應朱賊——

                           答應朱賊葬婁妃?

    王守仁    夫人你也糊涂!

               (唱) 朱賊是朱賊,

       婁妃是婁妃。

        不義之賊淪為刀下鬼;

        人人稱快誰愿灑熱淚?       

        忠義之妃跳湖自盡魂魄飛,

        不替撈尸厚葬心中豈無虧?      

    諸  氏     哦—— 妾身一時心急,言語糊涂,相公教訓得是!

    王守仁     元亨,為師不能上京搭救于你,為師對不起你! 

    伍文定    (內) 壞了! (上)參見王大人、王夫人!

    王夫婦    (齊聲)免!

    王守仁     伍知府,諸位將軍拼死立功未得封賞,此時情緒如何?

    伍文定     依舊心里不平。

    王守仁     嗄!

                (唱) 論功行賞——

                           天下忠義熱心才不涼,

                           今日怯懦可望變剛強。

                (白)皇上真是一時不明!  

    伍文定     皇上不明,不但未論功行賞,而且還懷疑大人,諸位將軍義憤填膺

                   ——

                 (唱) 諸位將軍義憤填膺,

           吵吵嚷嚷忿忿難平。

          說甚乜要解甲歸田當草民,

          說甚乜要落草為寇反朝廷。

         左勸右勸勸不聽,

         無可奈何請大人!

    王守仁     哦—— 才經大亂,繼以旱災,民不聊生。百姓若為窮所迫,追隨

                   諸位豪杰落草為寇,天下定成土崩之勢,朱賊余黨必然死灰復燃,

                   社稷又將危矣!

    伍文定     故此下官才匆匆而來,請大人前去安撫士卒,安撫民心!

    王守仁     事不宜遲,走吧! (欲下)

    諸  氏     且慢。相公,你重病在身…

    王守仁     夫人,社稷安危重于泰山!

    諸  氏     哦——

    軍士甲    (悄聲對乙說) 這時候還關心社稷安危,憑我看,他實在不像參與

                   謀反之人。

    軍士乙    (悄聲答) 憑我看,也不像。

    王守仁    (轉向伍文定) 走吧。

    伍文定     是。

                   【二人欲下。

    倆軍士    (攔。┦ド嫌辛,我等不敢擅自放你出去。

    王守仁     老夫求兩位將軍了! (欲跪)

    倆軍士    (攔。┎荒芄虿荒芄,我等承受不起。想不通,萬歲如此待你,

                    你還這樣替他賣命。

    王守仁     忠于君父,力保國泰民安,乃是臣子良知所遣。

    倆軍士    (齊聲)哦—— 良知所遣?! (對視一眼,點點頭) 王大人請

                   吧! (讓路)

    王守仁     多謝兩位將軍!

    倆軍士     不要,不要。

                 【伍文定扶著王守仁緩緩欲下。

    后  臺    (男女輪唱) 堅守良知忠君父,

                      一片冰心在玉壺。

    倆軍士    (默默目送王守仁,再對視點頭,齊聲喊) 王大人留步!

    王守仁    (轉身) 兩位將軍還有乜事?

    倆軍士    (齊跪) 我等愿助大人一臂之力,共除朱賊余黨!

    【幕布后的軍士從兩側上,也齊跪。

    眾軍士    (齊聲) 我等也愿助大人一臂之力!

    王守仁     哦—— (做攙起眾軍士的動作)

                  【伍文定點點頭,諸氏喜極而泣。

                 【畫面定格。

    后  臺    (接唱) 光明磊落憑天鑒不多語,

                看守官兵自倒戈來相助。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engalgenocide.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652117037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A 国产精品一级特,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在线观看,色噜噜噜噜噜网站免费视频网站_第1页 {$UserData} {$CompanyData}